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Fashion:當看見我的「時尚」成為廢物,我才真正認識了時尚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Fashion:當看見我的「時尚」成為廢物,我才真正認識了時尚

Fashion是什麼?流行和時尚對我來說,是近年來最被濫用的字眼。

那我也來濫用一下這個字眼,最近在大家都在談論What is fashion?不過不是正經八百的理論,而是以一秒變格格的搞笑方式成名的Hold住姐帶出的新話題。在網上看到這個很不流行的搞笑造型,卻造成大流行的影片,一整個將我帶回最開始接觸流行的15歲青春時期,那段流行受害的年代。

我記得,1980年代是台灣經濟長紅和設計師品牌剛進入台灣市場的時期,當時讀高一的我,此生買的第一件與流行沾上邊的品牌是Comme des Garcons(我很慶幸這牌子到現在還是很Hold得住場面,如果第一次是給了皮爾卡登,我可能就不敢寫出來了。)我也記得這個第一次,花了我爸媽大概近兩萬元,那是當時普通人的二個月薪水吧。我也不懂為何我會像著魔似的把當時可以買400個便當或是300個麥當勞漢堡的錢,拿來買一件像是沒錢修改衣服而補了碎花布的衣服?可能只因為身邊的朋友都說這是Fashion,所以不懂流行的我,就此踏入了不歸路。

12627498323_c91242f1ca_z

紐約Comme des Garcons的店面。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接下來的高中時期,我就如同上癮般的不斷捧場當時全台灣最Fashion的小雅和中興百貨。每當脫掉高中制服和近視眼鏡後,如同超人變身般,急欲找到自我辨識度的我,就會馬上披上這些設計師加持過的新衣,走路有風的穿梭在當時台北最Fashion的地方。每件衣服的標籤如同符咒般的迷惑了我,讓我以為穿上這些設計師的作品就會讓我變高、變帥、變名模。不過,萬萬沒有想到,陰差陽錯之下,16歲的我真變成為那個年代的名模了。而我堅信那是Fashion符咒的功效,所以更是對它深信不疑,甚至如同邪教崇拜一般的偏執著。

800px-The_former_Sunrise_Department_Store_headquarters_in_Sesame_Building_meitu_1

中興百貨原址現在已經是星聚點了。Photo Credit: Solomon203 CC BY SA 3.0

記得媽媽那時總會笑著問我:「冠毅啊,你這樣誇張買衣服不存錢,是能得到什麼呀?又不可能會得獎,幹嘛那麼的認真?」我也無法回答,因為那時的我確定是瘋了!不過,孝順的我,因為媽媽這句話的啓發,終於在2002年於香港一年一度的Fashion盛會中,得到年度十大最佳衣著品味獎。我馬上開玩笑的打給媽媽說:「媽咪,我穿衣服得獎了,這些年的投資得到回報了。」我想我娘一定覺得我一生修讀的這流行課程,應該把我弄瘋了吧?的確,我也這麼認為,因為這個圈子不瘋的還端不上檯面呢。

當一個人花了數百萬或甚至上千萬出國去接受好的教育、學習特殊技能,一定會得到好的知識、技術或值得炫耀的文憑。而我經過無數名設計師的心血洗禮,加上沒有概念的爸媽總為我的敗家繳交學費,我的品味千真萬確完全變了,不過除了變好之外,也變更貴了。因為我似乎陷入無底深淵,總是覺得永遠少了一套衣服、一雙鞋子,任何藉口都可以用來敗家。

當時的我,衣服越來越多,而自信卻越來越少,總覺得沒有穿上Fashion的衣飾,就好像超人少了披風和那紅內褲。只因為所有流行的廣告和報導都是在提醒我們如何的不夠完美,Fashion的品牌不斷地綁架我的自信之後,再讓我掏錢把它贖回來。所有的資訊讓我深信,如果對Fashion忠誠信仰,它就會帶給我完美的外表,讓我高人一等。

382733164_37b7fa3fb9_z

如果對Fashion忠誠信仰,它就會帶給我完美的外表,讓我高人一等。Photo Credit: Art Comments CC BY 2.0

因為當時描述的流行就像是美好的天堂,而我完全被催眠了。最後,Fashion讓我得到了什麼?我也一直在問著當時才20歲的自己,後來,我發現本來我可以買房子做包租公的錢,全落入這些對流行的盲目信仰中,但是我還是找不到What is Fashion的正確答案。

所以失望至極的我決定背叛我在台灣信仰的流行,毅然決然的搬去巴黎尋找這個信仰的真理,因為他們說那裡是它的發源地,那裡不只是追求流行,那裡談論的是更高的學問、是流行的進階版:時尚。於是我帶著熱情,還有本來可以買房子的錢所換來的一堆流行服飾搬到了時尚之都:巴黎。

6672156239_822c689d3d_z

因為找尋時尚真理,來到了巴黎。Photo Credit: Moyan Brenn CC BY 2.0

帶著台灣式盲目膜拜時尚的忠誠態度,在巴黎的每一天我都興奮的發掘時尚訊息,如同虔誠的信徒們尋找他們的真神一樣,我也試著用所有的方式來接近時尚。我學習法文、我不斷地買設計師作品來裝扮,我帶著如同信徒研究經文般的熱忱,買無數的雜誌叢書來研究,我絞盡腦汁每年參加上百場大小品牌的時裝秀和展覽,我相信我會找到屬於巴黎時尚的真理。

我還進入了在法國有160年歷史的ESMOD服裝學院繼續研究這個信仰。上課的同時,我也開始做服裝採購,以接觸更多不同流行品牌,進而學習瞭解背後商業運作的層面。然而,當我學習得越深入,越理解整個設計過程和商業操作方式之後,我卻開始厭倦所謂的Fashion了。

因為我發現在台灣看到的Fashion都太膚淺、太表面了,我領悟到我以前真是好傻好天真的盲從,但也只是這個時尚圈子最下層環節的流行受害者,因為我們這些人充其量不過是充當讓西方時尚業者蓬勃發展的凱子而已。哦,我的意思是說我們都只是棋子。當時的我,開始對Fashion的信仰有了動搖的念頭。然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卻是一個讓我痛徹心扉的週日下午。

惡夢發生的那一天,也是我和流行斷絕來往的關鍵。在台灣度過二個月暑假才回到巴黎的我,發現這段期間大雨滲入我地下室的儲藏室,而我多年來所有的收藏品已完全被淹沒。看著多年收藏心血發霉發臭的那一瞬間,我才如夢初醒的領悟到,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Fashion,原來只是一堆廢物。

我醒來了,也變得不再盲目追求流行,因為每次追求它的同時,腦海總是回想起讓我淚流滿面的一堆發霉廢物。發霉物,是我除了懼高症之外最害怕的事物;也因為過於害怕發霉物,我反而間接治癒了瘋狂追求流行的敗家病症。我理解到,Fashion只是時尚產業創造出來的商業幻影罷了,而我竟然愚笨的追逐這幻夢多年,卻得不到真理。

就這樣,我發現過去在台灣信仰Fashion的模式,原來非常的不Fashion,因為在巴黎,人們談論的Mode是一種文化氛圍,也是成功的商業模式,更是一種美好生活的藝術,我恍然大悟過去的我有多麼的膚淺。之前的我們這些流行受害者,就如同政治的受害者一樣,總是被最上層面的政客操縱控制著,他們許了一個美好的幻覺讓我們盲目的追逐,而我們卻始終只是個搖旗吶喊的棋子,盲目追求者越多,政客們得權獲利就越高。

5238558290_a1c9a19eae_z

在巴黎,Fashion是一種文化氛圍,更是一種美好生活的藝術。Photo Credit: Moyan Brenn CC BY 2.0

在他們的操控下,我們完全失去了自己,只是為了追求那說不出個所以然的意識形態,然而真理是什麼,卻沒有人知道。至此我徹底領悟了時尚的另一層意義,我要找回自己,才能夠掌握它的精髓,因為我不想要做那一群追求虛無夢幻的人們。

很幸運的我,當時在巴黎藝文界、時尚界好友和師長們分享他們如何找到屬於自己風格的小宇宙,他們種種追尋自我的故事慢慢在我內心發酵,我理解出要找到自己文化的精髓,和對自我的透徹理解,才能夠有自我的風格,如此才可以反過來詮釋時尚,不被流行俘虜。

人家說,幻滅是成長的開始。我對Fashion的憧憬到幻滅的一刻,我獲得了無價的成長。那些年,我們在崇洋和貶低自我文化的心態下接觸了流行,在過於重視表面虛榮而不求內涵的時代裡一起追逐流行,我們得到了什麼?或許,繳了無數學費和誠心追逐的過程,讓我跌跌撞撞的找到自我風格,也算是有修到時尚產業的基本學分,加上辛苦追求時尚真理的過程,增強對質感的要求和美感的感知能力,也算是因禍得福。

長輩常說,在那裡跌倒,就要從那裡爬起來。加上旅居在巴黎的時期,我理解到亞洲人其實都被西方人當成時尚界最大凱子來對待,因為我們最乖,他們說什麼,我們都照著買,他們的媒體說這個品牌美,我們亞洲媒體沒有人敢發聲反對。如果時尚媒體代表一個國家對於這個產業的聲音,那麼,在上個世紀的我們對時尚卻是完全沒有發言權。我們被西方的時尚媒體用殖民的手法侵略了,然而我們卻束手無策。

在無法改變外國的月亮特別圓的崇洋心態,在無法反制行之多年的西方時尚媒體的文化侵略和洗腦的現實下,在這個世紀開始的2000年,我就著手計畫出版屬於亞洲人的英文時尚雜誌,希望能以我們的美學和文化來觀察時尚產業,並表達我們自己對時尚的看法,而不再只是西方時尚產業裡無聲的消費者。

突然回想起十多年前,我在巴黎為中天電視製作有關歐洲時尚的節目時,曾多次遇上西方時尚品牌公關在秀場外,對著製作團隊怒喊:「No Chinese for this show!(中國人不可進來看秀!)」,再回到目前整個華人在全球時尚產業的崛起,心中不勝唏噓。而當全世界的目光聚焦於我們這個市場的現在,我們更要急起直追再接再厲,因為除了全球華人將成為全球最大消費族群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贏得西方人誠心的肯定和尊重。這是從我進入時尚產業第一天就擁有的夢想,我也很開心這個美夢已接近成真了。

5668795027_908b29d231_z

過去華人被阻擋在時尚圈外,今日卻有Jason Wu登上世界。Photo Credit: Charles & Hudson CC BY SA 2.0

回想這些年,我們一起盲目的追求時尚,讓我愛上了這個產業。我用了25年試著做過所有時尚產業核心和周邊的各種不同角色,從模特兒、藝人、採購、行銷公關、品牌包裝、服裝設計師、時尚總編輯和時尚媒體創辦人;從盲目的時尚受害消費者,到2006年在中國大陸的中國風尚大典榮獲時尚終身成就獎;對於我來說,時尚產業已經是我生命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了。而在接受不同媒體訪問時,我最常被問的一個問題是:請問你認為時尚是什麼?經過這些年來的領悟,我的回答其實就是:時尚,是懂的人在玩弄操控,不懂的人在追求的夢幻遊戲!

而你是屬於那一個呢?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東西名人》2011年10月號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