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Fashion:當看見我的「時尚」成為廢物,我才真正認識了時尚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Fashion:當看見我的「時尚」成為廢物,我才真正認識了時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Fashion是什麼?流行和時尚對我來說,是近年來最被濫用的字眼。

那我也來濫用一下這個字眼,最近在大家都在談論What is fashion?不過不是正經八百的理論,而是以一秒變格格的搞笑方式成名的Hold住姐帶出的新話題。在網上看到這個很不流行的搞笑造型,卻造成大流行的影片,一整個將我帶回最開始接觸流行的15歲青春時期,那段流行受害的年代。

我記得,1980年代是台灣經濟長紅和設計師品牌剛進入台灣市場的時期,當時讀高一的我,此生買的第一件與流行沾上邊的品牌是Comme des Garcons(我很慶幸這牌子到現在還是很Hold得住場面,如果第一次是給了皮爾卡登,我可能就不敢寫出來了。)我也記得這個第一次,花了我爸媽大概近兩萬元,那是當時普通人的二個月薪水吧。我也不懂為何我會像著魔似的把當時可以買400個便當或是300個麥當勞漢堡的錢,拿來買一件像是沒錢修改衣服而補了碎花布的衣服?可能只因為身邊的朋友都說這是Fashion,所以不懂流行的我,就此踏入了不歸路。

12627498323_c91242f1ca_z

紐約Comme des Garcons的店面。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接下來的高中時期,我就如同上癮般的不斷捧場當時全台灣最Fashion的小雅和中興百貨。每當脫掉高中制服和近視眼鏡後,如同超人變身般,急欲找到自我辨識度的我,就會馬上披上這些設計師加持過的新衣,走路有風的穿梭在當時台北最Fashion的地方。每件衣服的標籤如同符咒般的迷惑了我,讓我以為穿上這些設計師的作品就會讓我變高、變帥、變名模。不過,萬萬沒有想到,陰差陽錯之下,16歲的我真變成為那個年代的名模了。而我堅信那是Fashion符咒的功效,所以更是對它深信不疑,甚至如同邪教崇拜一般的偏執著。

800px-The_former_Sunrise_Department_Store_headquarters_in_Sesame_Building_meitu_1

中興百貨原址現在已經是星聚點了。Photo Credit: Solomon203 CC BY SA 3.0

記得媽媽那時總會笑著問我:「冠毅啊,你這樣誇張買衣服不存錢,是能得到什麼呀?又不可能會得獎,幹嘛那麼的認真?」我也無法回答,因為那時的我確定是瘋了!不過,孝順的我,因為媽媽這句話的啓發,終於在2002年於香港一年一度的Fashion盛會中,得到年度十大最佳衣著品味獎。我馬上開玩笑的打給媽媽說:「媽咪,我穿衣服得獎了,這些年的投資得到回報了。」我想我娘一定覺得我一生修讀的這流行課程,應該把我弄瘋了吧?的確,我也這麼認為,因為這個圈子不瘋的還端不上檯面呢。

當一個人花了數百萬或甚至上千萬出國去接受好的教育、學習特殊技能,一定會得到好的知識、技術或值得炫耀的文憑。而我經過無數名設計師的心血洗禮,加上沒有概念的爸媽總為我的敗家繳交學費,我的品味千真萬確完全變了,不過除了變好之外,也變更貴了。因為我似乎陷入無底深淵,總是覺得永遠少了一套衣服、一雙鞋子,任何藉口都可以用來敗家。

當時的我,衣服越來越多,而自信卻越來越少,總覺得沒有穿上Fashion的衣飾,就好像超人少了披風和那紅內褲。只因為所有流行的廣告和報導都是在提醒我們如何的不夠完美,Fashion的品牌不斷地綁架我的自信之後,再讓我掏錢把它贖回來。所有的資訊讓我深信,如果對Fashion忠誠信仰,它就會帶給我完美的外表,讓我高人一等。

382733164_37b7fa3fb9_z

如果對Fashion忠誠信仰,它就會帶給我完美的外表,讓我高人一等。Photo Credit: Art Comments CC BY 2.0

因為當時描述的流行就像是美好的天堂,而我完全被催眠了。最後,Fashion讓我得到了什麼?我也一直在問著當時才20歲的自己,後來,我發現本來我可以買房子做包租公的錢,全落入這些對流行的盲目信仰中,但是我還是找不到What is Fashion的正確答案。

所以失望至極的我決定背叛我在台灣信仰的流行,毅然決然的搬去巴黎尋找這個信仰的真理,因為他們說那裡是它的發源地,那裡不只是追求流行,那裡談論的是更高的學問、是流行的進階版:時尚。於是我帶著熱情,還有本來可以買房子的錢所換來的一堆流行服飾搬到了時尚之都:巴黎。

6672156239_822c689d3d_z

因為找尋時尚真理,來到了巴黎。Photo Credit: Moyan Brenn CC BY 2.0

帶著台灣式盲目膜拜時尚的忠誠態度,在巴黎的每一天我都興奮的發掘時尚訊息,如同虔誠的信徒們尋找他們的真神一樣,我也試著用所有的方式來接近時尚。我學習法文、我不斷地買設計師作品來裝扮,我帶著如同信徒研究經文般的熱忱,買無數的雜誌叢書來研究,我絞盡腦汁每年參加上百場大小品牌的時裝秀和展覽,我相信我會找到屬於巴黎時尚的真理。

我還進入了在法國有160年歷史的ESMOD服裝學院繼續研究這個信仰。上課的同時,我也開始做服裝採購,以接觸更多不同流行品牌,進而學習瞭解背後商業運作的層面。然而,當我學習得越深入,越理解整個設計過程和商業操作方式之後,我卻開始厭倦所謂的Fashio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