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笑了你就共謀了這一場刺殺

《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笑了你就共謀了這一場刺殺
Photo Credit:台南人劇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觀眾不僅參與監看這一場血腥連環戮殺的過程,甚至發笑,使得殘暴更顯殘暴,全然荒謬詭譎。

台南人劇團今年的「春天戲水」相當精彩:兩齣劇目《無差別日常》及《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前者以詭譎表演肢體與冷調漫畫影像解析日常生活之暴力本質,後者則試圖藉由一則動物園政治權謀案件,轉喻當代台灣社會光怪陸離之政經運作。兩齣戲皆屬黑色幽默,前者使人驚怖,而後者,先使人開心大笑,走出新北市藝文中心後,一股子寒心才緩緩滲透,脊髓發涼。

《無差別日常》劇照。Photo Credit:台南人劇團

《無差別日常》劇照。Photo Credit:台南人劇團

《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是四把椅子劇團繼其台北藝穗節獲獎作品《等待窩窩頭之團團圓圓越獄風雲》所推出的第二部集體創作。導演許哲彬與演員竺定誼、林家麒、王安琪、王世緯、高若珊、鄧名佑與劉冠廷一同創作的結果,首先表現在整齣戲幾乎沒有冷場的濃密厚度上。各種笑點綿延不絕,娛樂性自不必說,但有趣的是,觀眾在劇場中的笑聲,似乎也被捲入劇情的陰謀論戰裡:觀眾不僅參與監看這一場血腥連環戮殺的過程,甚至發笑,使得殘暴更顯殘暴,全然荒謬詭譎。

這些笑點泰半來自於劇情所大量剪輯而來的台灣政論節目、新聞、廣告、直播、美劇(紙牌屋)、莎劇(凱薩大帝)、其他製作《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的改編挪用。而這些改編挪用,有效地突顯了當代大眾傳播、社群媒體的全球性爆炸所帶來的資訊碎裂、不穩定、不可靠、不可信任感。

《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劇照。Photo Credit:台南人劇團

《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劇照。Photo Credit:台南人劇團

滋長於阿帕度萊所強調的「數位景觀」(mediascape),當代社會的權謀運作一方面呈現虛浮恣意的狀態,另一方面,卻也再難獨立於數位媒體之外。舞台上幾乎貫徹全戲的現場直播,也呼應了數位媒體對於資訊的扭曲,直播所看到的畫面不僅角度不同,甚至經過許多「加工處理」,使得原始畫面被製作成更為理想的畫面:直播中團團圓圓一家人生活的竹林山谷,實際上只是一片陽春搭景;團團暗殺記者的貓纜影像,也只是粗陋陽台的一角,諸如此類的對比,不斷強調虛擬影像與實際環境的差異與斷裂。

不得不說,《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令人想起一齣布萊希特較為冷門的戲《可抵禦的阿督羅烏伊之崛起》(The Resistible Rise of Arturo Ui)。這齣戲講述阿督羅烏伊將軍崛起的故事,筆法幽默,當然也少不了布萊希特一貫「疏離」的效果。

其劇名隱隱透露了劇作家想說的話:獨裁者的崛起是可以抵禦的,但若只是冷漠旁觀,那麼這世界終將被這樣荒謬可怖的政權所統治。布萊希特比喻的是希特勒強權,而《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則暗喻台灣現今傾中與台獨兩種路線的緊密共生。

《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劇照。Photo Credit:台南人劇團

《刺殺!團團圓圓之通往權力之路》劇照。Photo Credit:台南人劇團

在故事當中,2008年中國所贈送台灣的貓熊團團圓圓,生下轟動全台的圓仔,三人共組理想明星家庭。然而團團渴望掌權動物園,進而連環謀殺相關人士,當中意外揭發圓仔並非親生,而是當初為求園區業績所「製造」出來的。

有趣的是,劇情雖無直接解答,卻暗示了圓仔的親生父親可能是園內的台灣黑熊。故事講到這邊,這齣戲所要暗示(或明示?)的意義已經非常明顯。意識形態批鬥、統獨政權相爭,實無一定界線,而過程中的手段往往難有所謂政治正確的詮釋。

這齣戲非常令人驚艷,它不只是好看(絕無冷場),再度證明台南人劇團春天戲水節目的水準與企圖,更提示了台灣當代劇場高度的政治批判性(而非政治)與美學方法上的成熟與彈性。

唯有一點稍有討論空間的是,圓仔的身世追尋,來自於父親而非母親;渴望權勢者是父親而非母親;意圖革命者是兒子而非女兒(實際上台北市立動物園的圓仔是母貓熊),作為大寫的「父祖」論述,似乎仍然陰魂不散。另外,台灣黑熊與團團圓圓一家的本省外省形象稍稍刻意了,然而這些劇場筆法,又或者提示了一種未來重思的可能性。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