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have nothing to lose.....非典型的「棒球農場」如何讓王建民浴火重生?

You have nothing to lose.....非典型的「棒球農場」如何讓王建民浴火重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沃佛斯握著王建民的手,厚實的手掌就和他的眼神一樣篤定:『別擔心,你已經準備好了。』

文:文生大叔

2015年春訓,鄭錡鴻覺得自己的職棒生涯遇上了瓶頸。

回想起高中時的每一場征戰,旅美在小聯盟時的每一年,勝投時的振臂歡呼,養傷復健時的孤獨徬徨,一幕一幕在腦海閃過;接連兩年表現不理想,他知道很多人已經將他的棒球生涯判了死刑。

這幾年在太太Joyce的協助之下,鄭錡鴻一直在網路上搜尋各種棒球資訊,訓練的、復健的、心理建設的、甚至砍掉重練的,小倆口花了很多時間一點一滴的嘗試、過濾,也在臺灣接受各種專業協助,什麼都不放過。

手太早開、平衡不對、上半身失去協調、下半身力量不夠,這些通通都是聽過的症狀,但沒人能給他答案; 這天晚上,鄭錡鴻突然想起曾經在某篇報導中讀到一個叫棒球農場的地方,坐在電腦前的Joyce立刻上網搜尋,沒多久就找到了德州棒球農場(Texas Baseball Ranch)

德州棒球農場的網頁簡單明瞭,但相當低調,從網路上鄭錡鴻只知道農場主人沃佛斯(Ron Wolforth)是個非傳統路線的棒球教練,但並不知道他的成功案例中有多位大名鼎鼎的大聯盟投手。

網站上的介紹影片卻讓鄭錡鴻大感興趣,影片中看起來並不那麼健壯的年輕選手,投起球來卻又快又準,動作也輕鬆流暢,完全超乎了鄭錡鴻的預期。

他第一時間連絡上在美國的經紀人張嘉元,請他直接去與棒球農場聯繫,一方面蒐集更多資料,另一方面也查詢訓練課程的相關費用和進行方式。

沃佛斯的訓練方式以科學為基礎,藉由調整投球姿勢來改善平衡並提升效率,在醫師和體能教練的配合之下,每個學員的訓練內容都是量身打造的,一整套要做12週才能開始驗收成效。

Dirk Chatelain / The World-Herald

Dirk Chatelain / The World-Herald

傳統棒球界對他最大的質疑,就是他在乏善可陳的大學球員生涯之後,完全沒有任何職業棒球的經驗,也因此沃佛斯被貼上了一個『非典型』的標籤;畢竟一個連職業棒球都沒打過的人,怎麼有資格教導最高殿堂的職業球員呢?

「照這種說法,那男人通通都沒辦法當婦產科醫生了,因為他們也沒有任何當女人的經驗,不是嗎?」沃佛斯曾經在一次受訪時笑著說,但傳統棒球界對他那套訓練方式還是打上了大大的問號,把他當成是邪魔歪道;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球速是教不來的,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自2003年起,棒球農場已經有近200名學員的球速超過90英哩,有87名學員經由選秀加入了大聯盟球隊,就算部分學員的球速是天賦本能,棒球農場的訓練還是有其成效。

但儘管部分選手對沃佛斯深信不疑,大聯盟球隊中卻只有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休士頓太空人隊、以及西雅圖水手隊完全接受了他的教學理論,其他的27支球隊有的抱持觀望態度,但大部分都對沃佛斯的棒球農場嗤之以鼻。

「其實春訓時我就叫他趕快決定要不要直接去德州,」Joyce笑著說,「這樣我們可以早點訂機票什麼的,可是他大概比較謹慎,想再考慮一下。」

「我跟他說,棒球不能打一輩子,要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認識新的人、多接受新的資訊,這樣以後才能在棒球這個圈子做出貢獻。」

於是在太太的鼓勵之下,鄭錡鴻訂購了一套棒球農場的基本教學DVD,開始嘗試DVD裡的訓練方式;由於這些訓練與他過去所接觸到的傳統訓練有很大不同,他非常謹慎地請教了幾位對吸收新知有同樣熱情的教練,在反覆的思考和嘗試之後,他決定繼續照著練。

這時的鄭錡鴻,在中職二軍。

隔著太平洋的王建民,這時正經歷著亞特蘭大勇士隊小聯盟、獨立聯盟、西雅圖水手隊小聯盟的三溫暖轉折,網路上充斥著叫他「回中職、不要再掙扎了」的閒言閒語。

經紀人張嘉元想到鄭錡鴻的德州棒球農場,覺得或許可以讓王建民試試,但是球季正在進行,一切只能等到球季結束再說。

Photo Credit:Keith Alliso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Keith Allison CC BY SA 2.0

8月中王建民接連投出兩場精彩勝投,其中包括了一場久違了的完封勝,但緊接著的卻是兩場慘不忍睹的敗投;儘管球季最後一場先發投了8局獲勝,但最終還是沒能得到9月的擴編,以4勝5敗的成績結束了2015年球季。

水手隊高層當時很誠懇地告知經紀人張嘉元,說王建民在狀況好的時候絕對是個稱職的大聯盟投手,但狀況不好時就會相當辛苦,而他最重要的課題,就是要想辦法找回他過去最傲人的穩定性。

9月底張嘉元向王建民提起沃佛斯,王建民未置可否,只希望能得到更多資訊,他發現沃佛斯的教學內容好像很重視「重球」訓練;重球是一種特製的、比正規棒球重的棒球,王建民擔心他開過刀的肩膀不能承受這樣的訓練,他覺得重球或許對年輕的選手有幫助,但他自己恐怕是用不上。

張嘉元又聯繫上沃佛斯,也提供了王建民的紀錄影片,希望能獲得一些專業意見;好不容易,王建民同意和沃佛斯通電話「聊聊」,他直接開口問沃佛斯,「到底你可以幫到我什麼?」

沃佛斯點出了他在影片中看到的幾個重點,也為王建民提供了一些建議;他說王建民的投球動作有幾個缺失造成了身體過度疲勞,沒辦法在投一休四的節奏中得到充足的休息,而因為沒能及時恢復到最佳狀態,王建民一整年的表現才會起伏不定。

他說王建民當時的狀態,就跟史考特凱斯米爾(Scott Kazmir)剛找上他時非常相像。

張嘉元向沃佛斯詢問王建民對「重球」的困擾,沃佛斯說根本不需要擔心,王建民的訓練重點是要改善復原速度、提高動作流暢性、以及加強整體穩定性,幾乎用不到重球;所有的訓練內容也會在王建民嘗試過覺得可行之後,才會繼續下去。

放下電話的王建民充滿疑惑,他誠實的告訴經紀人張嘉元,說這些「症狀」是他從來沒聽說過的,他說過去經歷這麼多球隊,每個教練都告訴他一切都很好、「投就是了」,他無法想像原來自己的投球動作有這麼大的問題。

和鄭錡鴻一樣,王建民自己開始做功課,他努力學習這個德州棒球農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然後逐一向過去信任的教練打聽沃佛斯的訓練方式。

一位王建民很尊敬的投手教練說自己不了解沃佛斯,沒辦法提供建議,而一位過去曾經負責他復健的治療師則告訴他,「你已經是成名的大聯盟選手了,今年季末你的球速也回來了,你知道怎麼調整自己,要相信你自己。」

這些都是他聽過千百遍的老話。

10月初,人在芝加哥的經紀人張嘉元在季後難得空閒,帶著7歲的兒子參加了一場小朋友的棒球訓練營,訓練營的主辦人麥克萊恩(Mike Ryan)同時也是水手隊多年的區域球探;滿腦子王建民的張嘉元向萊恩問起沃佛斯,萊恩說如果還有人能幫到像王建民這樣等級的選手,那就是沃佛斯了。

王建民還在考慮。

這時中華職棒的臺灣大賽結束,緊接著是熱鬧的12強大賽和球隊秋訓,張嘉元問起鄭錡鴻測試棒球農場教材的成效,聊到沃佛斯曾經讓凱斯米爾貝瑞齊托(Barry Zito)從傷痛中找回球速,也讓C. J. 威爾森(C. J. Wilson)等大聯盟投手專程前往求教;一連串大名鼎鼎的投手名單唸下來,鄭錡鴻立刻就心動了。

Joyce回想起第二天早上,鄭錡鴻笑咪咪地醒來,「他說他夢到以前在美國打球的時候,很辛苦,可是很開心,我跟他說,那就表示應該要順應你的心,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鄭錡鴻馬上決定向球隊請假,出發前往德州參加沃佛斯的一對一課程。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44.50

到達德州的時候,經紀人張嘉元已經等著他,鄭錡鴻的英文沒有問題,但是一趟課程不便宜,為了確定自己沒有一絲遺漏,他還是請了經紀人擔任翻譯;張嘉元從小在美國長大,過去曾多次擔任三級棒球中華隊赴美比賽時的翻譯, 課程翻譯是他的基本功。

鄭錡鴻的時間不多,選擇參加的是4天的密集加強課程,沃佛斯幫鄭錡鴻從頭到腳做了詳細的測量,逐一分析了他的投球影片;出乎鄭錡鴻意料之外的,沃佛斯不只告訴他問題在什麼地方,還告訴他要用什麼方法去克服去改進,每一個環節都能找到對應的訓練。

沃佛斯似乎對鄭錡鴻的每一個問題都有答案,讓鄭錡鴻不禁覺得這個美國大叔是不是太樂觀了一點?不過密集加強課程的訓練份量很重,他每天和一些年紀小他一輪的年輕選手一起操體能,只能大呼這些年輕人的體力怎麼都用不完。

同學裡有5位特別休了半年學來上課的大學生,他們計畫上完12週的課程以後,剛好趕上春季學期開學,同時加入球隊春訓;鄭錡鴻報到時他們剛剛進入第6週,狀況正好,其中有一位來自哈佛大學的選手最讓鄭錡鴻驚訝。

這位哈佛選手身高未滿180公分,體重大概也不到80公斤,比鄭錡鴻小了一整號,他說在高中時可以輕鬆投出88英哩的快速球,但到大學時球速只剩下80出頭;可是在6週的訓練之後,他的球速就已經進步到91英哩。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45.45

傳統棒球有一種「老天爺賞飯吃」的想法,認為球速是天賦本能,長得高長得壯、手長腳長條件好,球速自然就會投得快。

在棒球農場,鄭錡鴻發現沃佛斯一點也不強調天賦,沃佛斯重視的是選手無傷無痛,不給自己的身體製造壓力,各種各樣身形體格的選手,在棒球農場都能在投球上進步。

密集課程結束,鄭錡鴻得到一份沃佛斯為他量身打造的訓練課程帶回臺灣,但獲益良多的他決定跟著沃佛斯教練團一起前往芝加哥,繼續近距離觀察沃佛斯為青少年選手舉辦的投手訓練營。

沃佛斯教練團為參加的40位學員都拍攝了影片,然後在分析之後為每個人作出個人專屬的訓練課程;鄭錡鴻特別注意觀察10到13歲的選手,他用心記錄教學的內容,同時也為訓練過程拍攝影片,他告訴張嘉元,在短短3天之中這些選手明顯都進步了。

從德州到芝加哥,鄭錡鴻知道這一套訓練課程真的有用,一定可以幫助到臺灣的年輕選手;他在想,怎麼樣可以把這樣的一套教學方式引進臺灣?臺灣的教練能接受這些新觀念嗎?

更重要的是,他希望王建民賢拜也能和他一樣,從這個訓練課程之中得到收穫。

於是他花時間把自己在這段時間的心得整理出來,他也剪接了自己拍攝的紀錄影片,讓賢拜能看到小選手們訓練的經過和成果。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46.05

張嘉元跟王建民說:「這人真的有他的一套,You have nothing to lose(你沒有什麼可損失的)」

也許是鄭錡鴻的心得筆記激發了王建民的好奇心,也可能是影片中小選手們對棒球的純真熱愛觸動了王建民內心的某個角落;從球季結束後考慮了一個多月,王建民終於決定接受沃佛斯的指導,嘗試改進自己的訓練方式。

唯一的困擾是,在外征戰了大半年的王建民剛剛回到佛羅里達,他不想一下子又拋下家人遠走德州三個月;他告訴沃佛斯說他可以在德州待一個星期,剩下的時間他想知道能不能在佛州找到適合並熟悉棒球農場課程的訓練場所。

上天要幫一個人的時候,彷彿全世界都會和他站在一邊;你說有沒有這麼巧?就在王建民擔心又要遠離家人的時候,沃佛斯的德州棒球農場早就計畫要開分校,而且不近不遠,這個新成立的佛州棒球農場(Florida Baseball Ranch)王建民每天開車可到,練完了球就可以回家當好爸爸。

於是王建民的棒球農場改造計畫,就在11月中正式展開。

走進佛州棒球農場的第一天,門口迎接王建民的是這個牌子,上面寫著棒球之神貝比魯斯(Babe Ruth)的名言:「不放棄,就不會失敗。」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46.25

這板子就擺在訓練中心的入口,每天早上迎接著每一位學員。

負責人藍迪蘇利文(Randy Sullivan)問王建民:「你什麼都有了,為什麼還要跳進這個火坑,為什麼要這麼辛苦?」

王建民說:「因為我覺得我還做得到,因為我想趁我現在還有體力的時候,證明自己還做得到。」

蘇利文是沃佛斯多年的合作伙伴,他是捕手出身,後來成為專業的運動治療師,他的訓練一開始就讓王建民眼界大開;王建民說在大聯盟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多科技器材,而這些科技與棒球的結合也讓他好奇不已。

別把棒球農場想成一個冷冰冰的生化基地,德州的藍天白雲在佛州變成了室內球場的人工草皮,但不變的是對棒球的熱愛和對夢想的堅持;不管你是曾經縱橫大聯盟的王建民,還是想拚一份大學獎學金的高中小鬼,大家都是棒球人,在興奮的擊掌歡呼聲中,雪白的棒球來來回回,畫出一道道夢想的弧線。

汗水灌溉著的,是萌芽待發的夢想。

一個星期的適應期之後,沃佛斯從德州飛往佛羅里達親自觀察王建民,並和蘇利文一起擬定12個星期的訓練計劃;王建民早已計畫12月初要舉家返回臺灣探親,沃佛斯建議王建民和鄭錡鴻一起訓練,鄭錡鴻開始得早,他對課程的熟悉程度已經足夠配合王建民。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52.08

這時的鄭錡鴻人在臺灣,每天秋訓之後,他繼續默默照著沃佛斯給他的課程練著;他的心中放著一個時間表,一點一點,他要找回那個曾經認識的自己。

建民賢拜要回臺灣,兩個人可以一起練習是件好事,但是很多課程內容需要在健身中心進行,賢拜個性低調,可能需要找一個隱密一點的地方。

他想到了另一個旅美的賢拜郭泓志。

郭泓志在臺南開設了一家專業健身中心,但當時他人正在美國為自己的肩膀手術進行復健,一起參加訓練的還有健身中心的教練和統一獅隊的隊友。

這些前期的旅美選手曾經一起走過最辛苦的一段路,當年不像現在網路通訊方便,他們靠著偶爾的電話互相鼓勵,在季後一起分享一整年的甘苦,有著外人無法理解的革命情感。

一通電話,郭泓志就把一切安排的妥妥當當,同時也提醒健身中心的教練,要特別注意兩位選手的訓練時段,做好空間規畫讓他們能安心訓練不被打擾。

郭泓志還不忘開開鄭錡鴻的玩笑:「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啊!復健這種事我還蠻拿手的。」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52.24

鄭錡鴻是有壓力的,接連兩年的身體狀況和成績表現都達不到自己的理想,現在又選擇了一個不要說臺灣棒球界沒有聽說過,連美國主流棒球界都尚在觀望的訓練課程;雖然自己對課程的成效有信心,但不到比賽開始,只能一天一天慢慢累積訓練的能量。

鄭錡鴻說,他到棒球農場去只是盡一個棒球選手的本份,盡量充實自己,為球隊的成績盡力;他希望大家多幫王建民加油,因為賢拜為臺灣選手在大聯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紀錄,是每一個棒球選手的模範。

「但其實錡鴻想的已經不只是2016,」張嘉元說,「他想的是年輕的小學弟,他希望學到的這些東西不是只幫到他自己,而是能在未來幫到更多的年輕選手。」

1月中,王建民回到佛羅里達,蘇利文在棒球農場等著他,12週的訓練課程已經進入下半場;棒球農場像是個無限期舉辦著夏令營的大家庭,每天熱熱鬧鬧的滿是互相打氣的嘻笑聲,教練和學員用各種各樣的小比賽激勵彼此,王建民沒多久就碰上了大家的新遊戲:

Velocity Day(球速日)

還帶著一點時差的王建民當然還沒進入狀況,但他也有點好奇,想知道練了一個半月的新課程到底有多少成效;於是他站進牛棚,嘗試著出力投了幾球。

80

83

81

然後隔壁的小鬼輕輕鬆鬆地甩出個91英哩。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52.35

80出頭的球速要說沮喪或許有一點,但對課程倒是沒有產生疑問,因為王建民發現其實投球時肩膀變輕鬆了,動作也更順暢了;他感覺自己確實是出了全力投球,但投完卻沒有過去的那種緊繃感,反而覺得沒什麼壓力,恢復得也很快。

和一起練球的年輕小鬼們混得更熟了一些,每個人都知道王建民的故事,大家都希望看到他再站起來,球速日變成了大家期待著的一天;再一次站進牛棚,這次換成王建民輕輕鬆鬆的就把球速推上了90。

一直幫王建民接捕的蘇利文,這次跳起來甩著手說,「那個誰拿個護墊給我,我的手套要破了!」

一陣歡呼大笑。

螢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7.52.44

1月底,12週的訓練接近尾聲,沃佛斯從德州飛到佛羅里達幫王建民做最後驗收,他花了3天時間一項一項檢查,並且和王建民對訓練內容做最後溝通。

然後沃佛斯和蘇利文告訴王建民,2月開始可以在高中選手打擊練習時練投,習慣面對真人打者,為即將到來的春訓做準備。

沃佛斯握著王建民的手,厚實的手掌就和他的眼神一樣篤定。

「別擔心,你已經準備好了。」

延伸閱讀:

本文獲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棒球農場:兩個棒球魂的重生之路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