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爭議讓我們四分五裂,該如何在「道德部落」建立對話、凝聚共識?

當爭議讓我們四分五裂,該如何在「道德部落」建立對話、凝聚共識?
Photo Credit:Stephanie Sicore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都只放大對方缺點,對自己人的過失當作不存在,其實這不是台灣人素質低,是因為人類演化來的某種「情感機制」不斷地在放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許多公共議題的辯論,真的很叫人傷透腦筋,例如究竟該不該廢死?或是我們該開放移民、該抽富人重稅作重分配嗎?同性戀婚姻該合法嗎?墮胎該合法嗎?該限制發展來保護環境嗎?

鄉民的正義,在這些議題的討論中,常常是不缺席的。就算是理性的討論,正反方都能提出有理的論據,在教育中不太強調思辯的亞洲社會,尤其令人難以抉擇,所以乾脆憑感覺,或者不理會而去小確幸了……。

可是問題不會因「大家都在小確幸」就自動解決,於是我們自暴自棄地說:「反正就鬼島嘛!」其實,只要一天沒有足夠的人來公民參考地理性思辯,我們就只能坐等權益被即得利益者一步步地剝削下去,因為愚民,是當權者最愛的奴隷。

理性的討論,究竟有多難?

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因為支持或幹譙的不同立場,就讓我不少朋友,在臉書上狂刪好友!很多被刪的,還不止是「臉書朋友」,而是現實中、真的認識的人。有些朋友在政治上的立場和我相反,看了火大,也讓我取消追蹤了好幾位,據說因為不爽我的立場,取消追蹤我或刪除朋友的,也有十幾人了……

有本好書《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政治與宗教如何將我們四分五裂》(The Righteous Mind: Why Good People are Divided by Politics and Religion),就是在探討為何大家對公共議題,會爭得面紅耳赤?

作者強納森‧海德特(Jonathan Haidt)指出,根據許多心理學和神經科學的研究顯示,我們的很多道德判斷,是直覺先來,策略推理後到的。

海德特提出柏拉圖(Πλάτων,約公元前427-前347)、哲斐遜(Thomas Jefferson,1743-1826)和休姆(David Hume,1711-1776)的主張。柏拉圖認為理性是主人、哲斐遜認為理性和感性是平等共治的,休姆則認為理性是熱情的僕人。

他提出許多研究證據,顯示休姆可能才是對的。他以「象」和「騎象人」為比喻,形容心智就好比騎象人(控制式歷程)騎在大象(自動化歷程)上。

騎象人的行為逐步演化為「服侍大象」。我們的道德判斷有強烈的直覺,理由是事後努力建構的。想要在道德和政治議題上說服別人,要先和大象對話。海德特也舉出大量的心理學和神經科學研究來說明,為何是直覺先來,策略推理後到。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是一本啟發我的好書,雖然我已經寫過兩三百本書評,但可以讓我一見朋友就大力推薦的好書,其實並不多。這本書是我認為,如果今天只想讀一本嚴肅的書,讀這本準沒錯的好書!

我們每個人都是「道德部落」的動物

無獨有偶,今年也讀到一本用心理學、神經科學與道德哲學來「談道德」的好書,是哈佛心理學家約書亞・格林(Joshua Greene)寫的的《道德部落:道德爭議無處不在,該如何建立對話、凝聚共識?》(Moral Tribes: Emotion, Reason, and the Gap Between Us and Them)。

書中指出,我們的大腦像是一台雙模式相機,配有自動模式及手動模式。自動模式指的是我們的道德情感機制,大腦從演化、文化,及個人經驗形塑出我們的情感系統,讓我們得以用直覺,自動並有效地解決日常事務;思考能力則如同大腦的手動模式,透過理性的運作,我們的想法也更多元、更具彈性。

《道德部落》 指出,成為社會動物需要自動運作的情感機制,以自我融入社群中。但同樣的情感機制,也將我們變成部落動物,促使我們(Us)開始對抗「非我族類」(Them)。

而我族與他族之間,往往存在相異的價值隔閡:「我們是對的,你們是錯的」,此一信念深植所有人心中,讓我們在面對各種政治議題時,習於對抗非我族類,時而使用語言,時而用肢體暴力,極端份子甚至用槍炮炸彈,必定要攻擊對方,至死方休。

台灣人對這點應該非常熟悉,泛藍也好,泛綠也好,藍綠的鄉民都只看到和放大對方缺點,對自己人的過失當作不存在,言語甚至肢體霸凌是家當便飯。不是因為台灣人素質低,是因為我們身為人而演化來的情感機制不斷地放肆!

格林也用「東西南北」四個部落來作比喻,最常提到的北方和南方部落,就像美國的自由派和保守派。我們大腦的設計,能幫助我們適應部落群體生活,和同我族類合作相處,並對抗非我族類。但現代資訊社會將世界上不同群體全塞進一個共同的空間,尤其是在網路上,這樣前所未有的契機,激化了各群體的價值衝突。

上百萬年間,絕大部分的人天天見到的,都是自己認識的人,除了少數宅到爆的人,我們一般天天也都會碰見陌生人,文明社會能夠讓陌生人間不發生衝突甚至協作,仰賴的是許多法律和制度的建立,可是法律和制度要如何讓大部分人滿意呢?

而當世界愈來愈小,區分不同群體的道德分野愈來愈突出,我們就愈來愈容易困惑。從抗議租稅法規、墮胎、同志婚姻到全球暖化,不同文化背景形成了不同的道德常識。面對不同的道德常識標準,能不能找到所謂的共識?

Photo Credit:Marc Veraart @Flickr CC BY SA 2.0

格林帶領我們追溯道德的起源,並探索了現代社會價值衝突的現況。他表示,我和我群的關係而建立的道德直覺,已經不適合現今的複雜的社會狀況了。

當我群和他群同時存在,面對複雜多元的現代社會,並且要共享分配資源時,他主張我們需要開啟「手動模式」、理性操作,才能超越部落情感, 以設立實用的思考路徑,建立一個適用於全球的道德方案,幫助我們解決分歧問題。

既然我們要放下道德直覺而進入手動模式,那我們應該要如何面對、處理道德爭議呢?格林認為,實效主義(Utilitarianism)是個好方法,因為實效主義的思維模式,就是經過最理性的算計的。

在哈佛政治哲學家桑德爾(Michael Sandel)著名的「正義課」中,他用電車問題來讓學生討論。電車剎車失靈,要撞上鐵軌上的五個不知情的工人,另一邊的鐵軌只有一個工人,如果變換軌道犧牲一人來保住五條人命,大家能接受嗎?如果是從天橋上推一胖子下去呢?

實效主義(Utilitarianism)最令人感冒的是功利的算計,而且在看「正義」課程,會有種實效主義被桑德爾駁到的感覺,因為桑德爾舉例說,如果羅馬時代,大家都認為把基督徒丟到競技場去餵獅子老虎會感到快樂,那樣就算道德了嗎?

實效主義不僅被批評,《好人總是自以為是》還指出,效益論(實效主義)的鼻祖美國哲學家邊沁是個亞斯伯格症患者;而開創「義務論」的德國哲學家康德終生恪守書齋。作者認為若把道德比喻作味覺的話,效益論和義務論都是單一受體型的道德觀。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的原文出版在《道德部落》之前,後者書中有討論到《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只是在後者中照原文書文直譯作《正義之心》。然而,《道德部落》卻認為實效主義是一種深度的實用主義!

格林認為,實效主義其實是被長期誤解和汙名化。例如有人推論出實效主義者會支持奴隸制度,因為奴隸制的益效最大。可是格林指出,會那樣想是完全誤解實效主義,以為財富就等同快樂!可是奴隸制實際上雖然能為主人累積財富,但卻製造出更多不快樂的人,所以這個攻擊是無的放矢!

如何相信直覺,同時理性思考?

《道德部落》並非要我們成為一個完全的實效主義者,而是建議我們何時該相信我們的直覺,何時又該理性思考,而什麼樣的思考又能讓我們跨越分歧,向共識邁進。

他提出六大原則,首先,在個人生活中,該信任道德直覺,可是在面對我群和他群的道德爭議時,應切換到手動模式!再來,權利不是用來論證的,而是用來結束論證的,當我們達到道德進步時,權利能作為盾牌來保護,但我們永遠不知道哪一項權利比另一項優勢。

接著,格林主張,我們我們該把焦點放在事實上,並要求別人也這麼作!有些政策並沒有必要急著爭論成效,因為連最基本的事實都還沒有。共和黨在九月中的初選辯論,在美國知識份子界引起了軒然大波,因為那些競爭總統候選人寶座的共和黨人,在台上無視事實而畫唬爛的地步,已經是到了幾乎全都是黑白講、練肖話的地步,彷彿他們來自另一個星球。

原則四是要當心有偏私的公平,因為我們會有意無意地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方式然後宣稱其公平。原則五是運用共通貨幣,簡單來說就是用科學的知識,來尋找最客觀的方案。最後,他提議我們在有餘力的情況下,也要試圖改善他人的生活!

Photo Credit:The sky of Gene

前述提到格林是自由派,他認為海德特主張自由派和保守派該互相理解,但他在關於理性、手動模式在道德心理學上扮演的角色,和海德特的見解相異。他認為即使對手不邪惡,也不見得他們的主張是正確的!他不認同海德特主張自由派道德味覺狹隘,就是不認為自由派在道德上有缺陷。

從《道德部落》中可知,保守派反而才是心胸狹隘的一群人,成天只顧及自己的利益和部落歸屬,無法接受「多元觀點」。也就是說,與其說保守派道德味覺較廣,還不如說他們完全接受自己部落的公平、忠誠、權威和神聖,可是不管他群的死活!

可是自由派的道德味覺不僅沒有損壞,反而是更精細地包容多元,完全認同我群而排斥他群的保守派,只會在複雜的世界中造成更大的衝突和對立,並無法促成更大的善!我認為,保守派充其量只能達到最大的偽善!

他也反對自由意志主義,指出深度的實用主義者不會是自由意志主義者,因為他不相信真正的公平是存在的,有些人包括他自己,還有我自己,出生時就因為家庭背景比一些人佔了些優勢!

如果不是我父母那麼勤快能幹,我不會有機會在高等教育上比別人更有優勢,所以我也不相信該完全放任,因為有時候跑得比較遠,不是因為跑得比較快,是因為出發點出別人遠!因為怎麼能把一個人的財富多寡完全歸因成是個人的努力,而一點一滴都不該捨予?

《道德部落》和《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是這個混亂時代的兩盞明燈,值得所有關心公民議題的朋友花心思好好閱讀思考,咀嚼其中博大精深的細緻精髓。

本文獲授權刊登,文章來源:The Sky of Gene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Gene 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