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頭辛勤的水牛吧!」羅文嘉夫婦淡出政壇 深耕學田做便當

「做一頭辛勤的水牛吧!」羅文嘉夫婦淡出政壇   深耕學田做便當
Photo Credit:非常木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1年立委選舉,黨內初選失利,是羅文嘉政治生命的最後一役。夫婦回到桃園新屋老家,親自下田種有機米、成立「我愛你學田」,營收更只做認購募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前立委羅文嘉之妻劉昭儀,總是醒得比太陽還早。清晨五點不到,她已經起床,準備5點半之前把國二的女兒送到師大練游泳,7點半再轉接到學校。

中間的空檔,她便去跑步,從師大跑到中正紀念堂,跑到大安森林公園,大約10公里,一路看著街景從近乎黑白的素顏,到充滿聲音、塗上色彩。她是天生的運動選手,跑速度的。

曾有人問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跑步時都在想些什麼?當時他認真想了想,回答「我都在空白中跑著」,但正是因為這一片空白,任何東西都可能流進腦袋。「我愛你學田」享譽江湖的「公益便當趴」,便是劉昭儀在跑步時凌空而出的點子。

淡出政壇的羅文嘉夫婦,不但回故鄉種稻,更成立「我愛你學田」,並將營收投入偏鄉教育,徹底脫離以往的政治生活。「我愛你學田」是餐廳也是小農市集,以「小農種什麼,就煮什麼」為特色。

Photo Credit:非常木蘭

送孩子們到校後,劉昭儀漸漸轉到思考模式:今天晚上要做什麼菜?

「每天晚上,一家人坐下來吃一頓飯,對我、我的孩子、我的家,是一天當中最重要的事,我們的家庭儀式。」因為這樣,劉昭儀每天用心地做不同的菜,然後在臉書上分享「便當文」,食材也當然來自小農。

而做菜最仰賴的雞高湯,就是她基於家庭主婦需要,建議市集餐廳主廚蘇彥彰開發而成。以高等桂丁雞、根莖蔬菜及天然香料熬製,造福視熬高湯為必要卻嫌麻煩、對此又愛又恨的料理人,如她。

決定了晚餐菜色,時近中午,劉昭儀來到瑞安街的我愛你學田市集,水牛書店不算的話,現在這裡賣店、餐廳以及課程,三路並行。市集每周進菜2次,她要確保種類的多樣化與品質穩定,要以使用者的角度試吃廚房團隊開發的新菜。

更多的時間,她固定與小農接觸,開發新商品,並投入企業用戶年節禮品的設計包裝。剛剛下檔的春節禮,以「豐收」為概念,用自家芋香米搭配各種顏色的雜糧做成禮盒,雜糧來自於南部契作的農夫。但年才過完,接下來的端午、中秋,眼看就在轉角了。

這還不包括去年開始,兩星期舉行一次的公益活動「我愛你便當趴」。便當趴原本是新租店面的促銷活動,由劉昭儀打頭陣,接著邀請隱藏民間的素人高手主廚,在廚房團隊的協助下,製作20到30份便當義賣,獲得款項捐給主廚指定的單位。

近兩年發展下來,演變成一場接一場的創作暨比武大賽,楊索、蔡英文和范雲輪番上陣,所得也分別捐給了關注街友的芒草心慈善協會、協助弱勢攤販的「人生百味」、台灣兒童少年希望協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等。今年開春三月第一檔的蔡珠兒,搶訂時間劉昭儀根本不敢進辦公室,害怕造成暴動。

始於促銷,卻因為劉昭儀跑步時一個轉念,便當趴變身為社會運動,彰顯了主廚想要在這個社會推動的理念。

今年年初,吳念真和柯一正響應「123無家者人權尾牙音樂會」,也來到「我愛你學田」廚房,為街友做白菜滷和炒米粉。當天,必須為營業額負責的蘇彥彰很殺,宣布餐廳停業。

Photo Credit:非常木蘭

從送女兒去游泳、跑步到做晚餐,還順便製作隔天的麵包。體力、腦力、溝通力、行動力、執行力,劉昭儀數算她一天工作的時候,神情認真,美如林青霞,這也是朋友喚她「瑞安青霞」的由來。

「瑞安青霞」不是公主,這只是她尋常的一天。都說「我愛你學田」是羅文嘉的故事,其實「我愛你學田」也是劉昭儀的故事,那是羅文嘉和劉昭儀從兩條平行的路走下來之後的交聚處,他們共同選擇的未來,一起寫下的故事。

一切始於羅文嘉接手水牛書店,若要再推得更遠,好吧,就要從劉昭儀和羅文嘉談戀愛說起。

當時羅文嘉是台北市新聞處長,人稱政治金童,而劉昭儀任職媒體,專長企畫、行銷與溝通。劉昭儀看羅文嘉,是一個比她更不懂社交的人,「他需要很用力」,她讀出他的本質,從來就是一個懷抱理想的鄉下孩子。

他們談了很久戀愛才結婚,期間劉昭儀有著:「我會消失,然後成為某某人的妻子」的不甘願,「我年輕時很驕傲,最恨人家介紹我是羅文嘉的女朋友。」她從來不想依附在某個名字底下,但最終還是捨不得彼此,兩人決定成為一家人。

羅文嘉的身分確實帶給媒體工作人困擾,「妳去跟羅文嘉講一下嘛!」這樣的試探不時出現,而羅文嘉天生潔癖,乾脆跟她說:「妳就不要交新的朋友吧。」也是玩笑,也是認真。

繁華落盡 夫妻共耕一畝學田

婚姻裡不可能沒有退讓或牽就,劉昭儀最後選擇離開媒體,去寫劇本,接著又與一群年輕人經營網路公司,開發交友軟體。「和他在不同的領域發展,真是快樂呀!」只是網路公司走得太前面,社會跟不上來,劉昭儀的快樂只維持了兩年,資金燒完,她賺到一段經驗,一段事業與羅文嘉脫鉤的人生。

劉昭儀沒有想到的,是羅文嘉離開政治,會離開得如此徹底,徹底到彷彿昨日種種夢一場,「他心裡一定有個洞,小小的洞,不是大洞。」她想。

2011年立委選舉,黨內初選失利,是羅文嘉政治生命的最後一役。之後他回到桃園新屋老家,親自下田種有機米,收成的「我愛你學田米」只做認購募款,所得作為新屋圖書館「弱勢兒童英文班」之用。又因緣際會接手水牛出版社,在台北瑞安街和新屋的老房子打造「水牛書屋」。

【紙包不住火】某天 遇見兒子幼稚園老師 她充滿喜悅說:Ian好棒 有次老師給每個小朋友一顆仙楂糖 他吃完糖 跑過來跟我說 老師 我爸爸也很喜歡吃這糖 我可以多拿一顆回去嗎?」老師的眼神流露出 無比感動。我心裡一陣納悶 仙楂糖 我愛吃?我把渾小子叫到旁邊:我的仙楂糖呢?他湊到耳邊 輕輕說:被我吃掉了……又再補上一句:不要告訴老師。賊小子 我當然不會告訴老師 只會寫在臉書上。

羅文嘉貼上了 2014年2月25日

自此劉昭儀又和羅文嘉走上同一條路,一路上,因為種田而認識了農夫;因為有水牛書店這個空間,農夫來寄賣地瓜;因為地瓜太好吃,不斷有主婦前來詢問還有沒有別的菜種;因此租下隔壁屋厝,開始賣小農的菜;因為菜賣不完,所以開了餐廳。今年羅文嘉還準備在復興鄉山上租下一塊地,辦戶外學校。

偏鄉教育、自耕有機、小農市集、農學食堂、實驗廚房到戶外學校,羅文嘉和劉昭儀一起耕耘,共構一個亦學亦田,散發美好品質的理想國度。

現實上,水牛書店意外的沒有賠錢,但「我愛你學田」至今並沒有賺錢。不久前劉昭儀、羅文嘉召集店長、主廚開會,討論成本結構與因應對策,「我們是社會企業,但社企還是必須賺錢,有賺到錢才能做我們想做的事。」

然而劉昭儀是心安的,一種繁華落盡見真淳的心安。滴在土裡的汗水、一吋吋成長的稻子、努力在水中前進的女兒、心熱火烈的便當趴、平衡淡季營收的半熟食、穩定成長的年節禮,還有每天晚上一家人的晚餐,她知道一切都朝著正向前進,這讓她對人生種種變得有耐性,誠心面對,願意付出,安靜等待。

於是,她每天都選擇起得比太陽早。

Photo Credit:非常木蘭

本文獲非常木蘭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林佳賢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非常木蘭』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