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角力再一章:北韓大唱「毀滅威脅」,中國為何嚴詞反對南韓部署THAAD?

美中角力再一章:北韓大唱「毀滅威脅」,中國為何嚴詞反對南韓部署THAAD?
美軍試射THAAD|Photo Credit: U.S. Missile Defense Agenc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韓與美國維持軍事同盟關係有利於首爾防衛平壤威脅,但其在區域立場上親美,才是華府看重的戰略意義。

前言:從北韓氫彈試爆到南韓部署THAAD

今年1月6日,北韓宣布成功進行第四次核彈試爆,對象為首度出現的氫彈(Thermonuclear weapon)。氫彈採用核融合技術,製造難度較高,爆炸威力和輻射影響都比原子彈大上許多。雖然如此,平壤此次試爆所引發地震芮氏規模為5.1,與史上氫彈試爆記錄相比明顯較小,也讓國際間懷疑官方造假的可能性。

2月7日,北韓宣稱發射光明星4號(Kwangmyongsong-4)地球觀測衛星進入軌道,由於發射衛星使用的火箭技術和洲際彈道飛彈有所關連,且與上次核彈試爆僅相隔一個月,再度讓各國大為關注,更讓第一線的南韓感到芒刺在背。

兩起事件接連發生,讓首爾決定部署美國戰區高空防禦飛彈(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以保衛國家安全。除了平壤繼續大唱「毀滅威脅」外,此決定更引來北京嚴聲反對。到底THAAD是什麼樣的武器讓中國不惜賠上好轉中的中韓關係?朝鮮半島暗中上演之美中角力故事又是什麼?對亞太局勢又會如何影響?本文將從美中數十年來的權力分合開始談起。

戰區高空防禦飛彈|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 Flickr CC By 2.0

戰區高空防禦飛彈|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 Flickr CC By 2.0

分分合合的美中角力

自古以來,大國間權力競逐永遠以自身利益為最高指導原則,這樣的信仰讓美國與中國在過去幾十年間呈現「分-合-分」局面;而朝鮮半島,儼然就是兩大國角力下的「代理人遊戲」。

由國際法觀之,1950年代的韓戰,聯合國軍(United Nations Command)與北韓、中國雖於1953年7月27日簽署《朝鮮停戰協議》(Korean Armistice Agreement),但停戰協定並非和平條約,戰爭理論上尚未結束,然大致象徵朝鮮半島邁入嶄新紀元。雙方根據北緯38度線分治。

隨後,美國與南韓於1953年10月訂立《美韓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1961年中國與北韓簽訂《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Sino-North Korean Mutual Aid and Cooperation Friendship Treaty),兩條約讓雙方當事國互為軍事盟邦關係。

美國曾在韓戰與中國為敵,但冷戰背景中,「中蘇同盟」與「聯中制蘇」利弊卻顯而易見。華府在冷戰期間對蘇聯採取來自肯楠(George Kennan)著名「長電報」(Long Telegram)所發展出的圍堵政策;再者,美國國安會早在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伊始便發現中俄矛盾嫌隙,而發布NSC 48報告《美國對亞洲的立場》(U.S. Policy toward Asia),明白表示離間中蘇之戰略目標。經過二十年漫長等待,華府終於在珍寶島事件找到切入點。季辛吉(Henry Kissinger)一舉釜底抽薪,奠定蘇聯垮台的命運。

近年來中國崛起,在世界局勢上有與美國一較高下之企圖。雖然如此,卻因美中正處於一種各取所需的現狀,經貿關係深厚、人員交流頻繁,冷戰時期的圍堵政策無法套用於對中關係,故合作與競爭(congagement)間如何拿捏,是美國想定未來處理兩國關係的必要考量。

有了以上初步了解,本文接續以美中對弈為經,南韓部署THAAD為緯,綜合探討此事情背後的緣由與發展。

什麼是THAAD?

一枚彈道飛彈從發射後會歷經三個階段:Boost(進入太空前的上升階段)、Mid Course(飛彈在太空飛行)、Terminal(飛彈重返大氣層下降中)。THAAD全名戰區高空防禦飛彈,是美軍陸基反彈道飛彈系統,第一個T即是Terminal縮寫,旨在攔截重返大氣層下降中的彈道飛彈。

THAAD本身不攜帶彈頭,而是以高速衝撞模式摧毀來襲目標。THAAD除可和愛國者飛彈(MIM-104 Patriot)形成所謂「高低搭配」外,更可與海軍神盾系統(Aegis Combat System)分享資料,共同成為美國國家飛彈防禦系統(National Missile Defense)的一環。

愛國者三型與THAAD簡易比較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中國反對主因:AN/TPY-2型X波段雷達

首爾面臨平壤三不五時武力威嚇,部署THAAD屬正當國土防禦範疇,但身為第三國的中國卻嚴詞反對,除了「挾中韓關係以令首爾」外,又何嘗不是大大打臉自己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宣示?

原來,北京真正在意THAAD系統內的AN/TPY-2型X波段雷達。此雷達具有高解析度之飛彈追蹤能力,能夠精確識別彈頭真假與判定飛彈落點。分析指出,X波段雷達探測能力可超過2000公里。換句話說,就算是部署在朝鮮半島南邊,仍可讓其擁有探測中、俄的潛力。更遑論前推部署至38度線附近。

AN/TPY-2所偵蒐的資訊,不可能專屬於南韓。因首爾根據《駐韓美軍地位協定》(SOFA),韓方只負責選址與相關基礎設施,包括THAAD建造、維護費用在內的其他支出則由美方負責。故這樣的雷達,資料不可能專屬於南韓;如同新竹樂山雷達站使用的鋪路爪長程預警雷達(PAVE Phased Array Warning System)一般,雖由我方出資,但台灣除了資料分享以外,其他操作維護、後勤補保等等均無法介入。這些美製長程雷達構成的偵蒐網絡,都會是美國與其盟邦情報交換分享的重要合作,也是中國反對主因之一。

朝鮮半島局勢發展

朝鮮半島南北分治超過一甲子。對南韓而言,被納入以美國為首的全球盟邦體系,符合其國安利益。但現任總統朴槿惠甫上任即高舉歷史與領土大旗,操作國內反日情結,在歷屆總統中實屬罕見。她在2013年率先訪中,是第一位訪中先於訪日的總統,甚至截至今日為止,上任三年多仍未訪日。朴槿惠更於2015年出席備受國際領袖抵制的北京九三閱兵,成為僅次於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的典禮貴賓。世人不禁擔憂,南韓是否出現「脫美入中」的政策大轉彎?

2013年朴槿惠訪問中國|Photo Credit: Republic of Korea @ Flickr CC By SA 2.0

2013年朴槿惠訪問中國|Photo Credit: Republic of Korea @ Flickr CC By SA 2.0

一直以來,北京強烈反對南韓部署THAAD,在過去首爾立場舉棋不定時,也被外界解讀成可能是朴槿惠親中的立場展現。韓方近期與美方展開部署THAAD談判,遂引來中國官方由上至下的強烈反對。中國駐韓大使邱國洪更表示,此舉可能會瞬間破壞中韓關係。

朴槿惠上台後中韓互動日漸密切、日韓關係急速惡化,這樣的發展絕非美國所樂見。2014年3月底,在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促成下,朴槿惠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首度展開會談。據媒體報導,會中討論主題圍繞在北韓議題與美日韓同盟上,似未觸及兩國領土主權以及歷史問題。2015年12月28日,日韓就慰安婦問題達成歷史性協議,這份協議對雙方關係實質進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今年3月7日,美韓舉行規模四十年來最大、為期兩個月的「關鍵決斷」(Key Resolve)兵棋推演與鷂鷹(Foal Eagle)實兵驗證等聯合軍演,參演兵力超過30萬人,且高調出動F-22戰機、B-2轟炸機、史坦尼斯號航空母艦(USS John C. Stennis, CVN 74)、維吉尼亞級(Virginia Class)核子動力潛艦等各式主力武器。

美軍史坦尼斯號航空母艦參與2016鷂鷹演習,泊靠釜山軍港|Photo Credit: U.S. Pacific Fleet @ Flickr CC By NC 2.0

美軍史坦尼斯號航空母艦參與2016鷂鷹演習,泊靠釜山軍港|Photo Credit: U.S. Pacific Fleet @ Flickr CC By NC 2.0

由於近況發展變化甚鉅,雖讓外界對南韓是否親中的疑慮稍有緩解,但這是否意味首爾已「戰略歸隊」尚屬未知。惟不論如何,對現階段美日韓同盟而言,確實具有重要正面意義。

結語:牽一髮動全身的東亞安全

南韓與美國維持軍事同盟關係有利於首爾防衛平壤威脅,但其在區域立場上親美,才是華府看重的戰略意義。假使南韓親中,美國勢力只能撤守日本,而日本(與駐日美軍)也會失去以朝鮮半島作為其戰略緩衝區之利基,對馬海峽將被迫成為新的北緯38度線。

除日本外,南北韓局勢發展與台灣也有密切相關。韓戰時杜魯門(Harry Truman)總統不僅宣布台海中立化政策,派遣第七艦隊巡弋以嚇阻解放軍侵略野心,更催生《中美共同防禦條約》(Sino-American Mutual Defense Treaty);而美援也讓台灣經濟快速發展。再者,韓戰更改變華府對台北的政治態度,決意支持當時風雨飄搖的蔣介石政權繼續作為中國合法政府代表。

現今地球村的概念與1950年代相比過之而無不及,南韓部署THAAD之決策,勢必影響區域安全。台灣位於東北亞與東南亞轉換樞紐上,北可連結日本與朝鮮半島,南可通向南海。亞太局勢牽一髮動全身,包含朝鮮半島在內的新聞報導應該深入每節整點新聞,使國人廣泛認知周邊事態發展,對各項情境想定有所掌握;國安觀念的普及,對台灣而言,應當屬要務之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