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他放棄如日中天事業屈就一顆「爛蘋果」:面臨人生決定,直覺更能讓你做出選擇

當年他放棄如日中天事業屈就一顆「爛蘋果」:面臨人生決定,直覺更能讓你做出選擇
Photo credit: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四年過去,「沒有賈伯斯的蘋果」在新舵手的運籌帷幄下不僅安然度過難關,業務亦持續蒸蒸日上,財報每每開出亮麗的成績。庫克一肩扛起所有問號,粉碎了世人的疑慮,延續賈伯斯創下的種種輝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ulian Kan

2011年10月4日,iPhone 4S發表會場瀰漫一股不同於以往的迥異氣氛,「二當家」提姆庫克(Tim Cook)臨危受命,由幕後被推向台前,代替病危的賈伯斯(Steve Jobs)站上舞台介紹新機。隔天下午,賈伯斯因癌症病逝,庫克自此正式掌舵Apple,引領全美市值最高的公司繼續向前航。

從副總裁、營運長一路升上來的庫克對公司大小業務瞭若指掌,絕對有足夠能力擔當蘋果執行長一職;不過,由於賈伯斯的個人風格異常鮮明,相對溫和的庫克不僅顯得「缺乏特色」,更沒有賈伯斯的明星魅力。

曾經一度,他甚至不被外界看好,全球媒體紛紛猜測,沒有了賈伯斯的蘋果,能否繼續維繫「果粉」的忠誠度?蘋果未來的設計會不會偏離賈伯斯的核心概念?蘋果究竟會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隨著新產品陸續上市,所有的臆測或不信任皆煙消雲散,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的足堪大任。

憑一己之力出人頭地

1960年次的庫克出生於美國阿拉巴馬州羅柏戴爾(Robertsdale),一個人口約5千的小城鎮,他的父親為船廠工人,母親在藥局工作。從小,庫克就是個成績優異的好學生,不過,他父母一直不知道兒子這麼厲害。

1982年,庫克自奧本大學(Auburn University)工業工程系畢業,1988年又獲得北卡羅萊納州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的企管碩士學位。對於母校奧本大學,他至今懷抱深厚的情感;據說,他的辦公室和住家裡依舊放滿了紀念大學時代的物件。

此外,他長期以個人名義捐助奧本大學工學院,但個性低調不願張揚,而校方亦配合他每每否認。從另一個角度看,勞工家庭出身的庫克並非讀長春藤名校,又無顯赫的家勢人脈可以倚仗,能夠出人頭地,憑的全是真本事,難怪他感念母校的栽培。

進入蘋果前,庫克任職於IBM長達12年,離職前的業務範疇為北美營運的管理,負責北美洲與拉丁美洲IBM產品的製造和通路。1994年他離開IBM轉戰電腦批發商Intelligent Electronics,擔任經銷商部門的營運長,直到1997年該公司被微軟併購為止。

之後,康柏電腦(Compaq)聘他為副總裁,負責材料採購和產品庫存管理。當時的康柏堪稱IT界的巨頭之一,38歲的庫克儼然已晉身國際級高科技產業專業經理人之列。此時,正逢賈伯斯重回蘋果,亟需人才幫他整頓虧損連連的殘破局面,但由於他的主觀好惡甚強,獵頭公司找來面試的人都不合他的意─不少有頭有臉的大公司經理人與他談不到五分鐘就被轟出辦公室,孰料他與庫克談不到幾句一拍即合,庫克亦深有同感。

放棄如日中天的康柏屈就一顆「爛蘋果」,許多人認為他的舉動簡直瘋狂,他卻解釋:「面臨人生重大決定時,直覺似乎更能讓你做出正確的選擇,與史蒂夫‧賈伯斯會面不到五分鐘,我便把邏輯與謹慎拋到一邊,加入了蘋果公司。」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幫助蘋果轉虧為盈

那時的蘋果倉庫裡堆滿賣不出的電腦,1997的財報損失超過10億美元─單單庫存即高達4億多美元;原因之一是,蘋果把從亞洲生產的零組件運往愛爾蘭組裝,又把其中一大部分成品運回亞洲市場銷售。

所幸,這對庫克而言都不是難題。加盟蘋果的庫克很快地改善了效率低下的產銷環節,兩年內便把70天的庫存縮短為10天以內,亦徹底改革了蘋果的生產模式─關閉直屬海外工廠,將生產外派予協力廠商。此一模式有助蘋果降低庫存,大幅提升效率和利潤。

2000年後,他開始接觸產銷之外的其他業務,涉獵的範疇愈來愈廣,譬如,自行開設專賣店Apple Store便是他的主意,而他亦一路高升,於2005年被拔擢為蘋果資深副總裁兼營運長,管理供應鏈、技術支援、售後服務等全球性業務,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蘋果「二當家」。

假使執著於美感與理想的賈伯斯是蘋果的文化符號與精神領袖,務實的庫克便是蘋果營運成功的幕後大功臣。iPad誠然是賈伯斯團隊的創新設計,若無庫克過人的才能,肯定無法於短短九個月內順利生產1500萬台並迅速運往世界各地,為公司帶來上百億美元的收入。賈伯斯深知庫克的才能與重要性,因此在兩次手術與修養期間任命他為代理CEO。

此外,庫克還是眾所皆知的「工作狂」。他每天清晨四點半開始發e-mail,因為加州的清晨四點半是紐約的早上七點半(大家準備進辦公室),是歐洲快下班的下午四點半(人還在辦公室),也是勤奮的亞洲人開始加班的傍晚七點半。發完e-mai,他會在健身房運動一段時間,當矽谷的上班族尚堵在擁擠的280號公路上浪費時間,他已經處理好一堆事情了。

Photo credit:達志影像
做自己,不做賈伯斯

身為蘋果第二把交椅,上頭又有備受尊崇、強勢、且情緒化的賈伯斯,庫克深諳保持低調的「老二哲學」。他幾乎不對外演說,無論情況或事態如何緊急,他永遠保持冷靜,同僚亦不曾聽他提高聲量說話。他不像賈伯斯會高談闊論,更不會當眾斥罵下屬,但極重視細節,而且絕對不浪費時間,總是劍及履及地解決問題。

儘管為人彬彬有禮,這位「南方紳士」卻鮮少與同事打成一片,甚至被形容為不苟言笑。他與賈伯斯兩人相互截長補短,令蘋果打遍天下無敵手,從一個巔峰邁向另一個巔峰,締造一次又一次的銷售盛況,他的接位絕對實至名歸,因為再也找不到比他更了解蘋果的人了。

四年過去,「沒有賈伯斯的蘋果」在新舵手的運籌帷幄下不僅安然度過難關,業務亦持續蒸蒸日上,財報每每開出亮麗的成績。庫克一肩扛起所有問號,粉碎了世人的疑慮,延續賈伯斯創下的種種輝煌。或許,他必須盡快找到一位能夠從創意面思考出發的合適助手,填補賈伯斯留下的巨大空缺,方可帶領蘋果更上一層樓。

雖然世人總喜歡拿他和賈伯斯比較,但他很清楚─他不是賈伯斯,他只要做自己和自己擅長的東西就好。事實上,自從庫克於2014年「出櫃」、大方公開承認性取向之後,言行舉止顯然不再像從前那麼拘謹,站在台上介紹蘋果新產品亦愈來愈得心應手。毫無懸念,他已走出屬於自己的風格。

本文獲《東西名人》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林佳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