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9歲帶兩百美金離開緬甸,15年後返家用鏡頭記錄故鄉

他19歲帶兩百美金離開緬甸,15年後返家用鏡頭記錄故鄉
來自緬甸貴概的黃建邦笑說,故鄉的環境及種族複雜,至今貴概出身的人仍保持強悍、大氣、不卑不亢的人格特質。圖:陳靖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期沒回家的黃建邦飽受思鄉之苦,只能不停把自身投入工作,才能讓他不那麼想家,直到他發現了畢生最大興趣 ── 攝影,才找到紓發情緒的方式。

文:陳靖偉

來台15年的緬甸華僑黃建邦,2005年起接觸攝影,喜好拍攝風景及人文題材,然而因為種種因素,15年來他從未返鄉過,直到2015年初才有機會回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故鄉 ── 緬甸北撣省的貴概(Kutkai,又名貴街)。

黃建邦利用返鄉期間拍攝許多緬甸平民的日常生活照片,回台後與四方報及桃園「望見書間」合作,於2015年11月27日舉辦「歸鄉‧壹伍 ── 緬華攝影家黃建邦個展」,展示返鄉旅程的攝影成果。

遵從儒家教育、「重華輕緬」的緬甸華僑

黃建邦的祖先為躲避戰亂,從中國雲南遷徙到緬甸貴概定居,那時緬甸經濟情況很差,他五歲就出去工作賺學費。由於貴概鄰近中緬邊界,加上緬甸境內缺藥物、營養品,不少商人委託貴概居民去邊界私運貨物,年幼的他就幫忙搬這些貨物。

「我們很熟邊界的山路,就負責把維他命、葡萄糖之類的物品放在米筐裡,再用人力挑著走山路,一直走到車子能開的路為止,這些東西拿去緬甸大城市賣,都能多賣好幾倍的價錢。」大人背一趟可以賺幾十塊,他跟其他小孩的工作則是折用來包裝貨品的紙盒,折十個算一毛錢,手腳俐落的他一星期能賺25塊。當時學校一個月的學費是13塊,買一袋二、三十公升的白米也是13塊,黃建邦在還不識字的年紀,就從數字體會生命的現實。

「我們從小接受中國的儒家教育,經過老人面前要低頭,吃飯時要讓長輩先動筷,如果說話頂撞長輩就會挨揍。」黃建邦回憶祖父會在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梳洗,然後念佛、抄經,他則必須更早起床打水、燒柴、備飯,做完這些工作才去上學。早上先去緬甸學校學習緬文及英文,放學後再去華人私塾,透過《三字經》、《論語》等書學習中文。

「我們不太喜歡學緬文,但一定要學中文,而且私塾要是翹課,會被吊在樹上打。」黃建邦說當時緬甸排華風氣極盛,加上長輩要求子女不能忘本,因此華人子女普遍有「重華輕緬」的傾向。緬甸的學校沒有畢業年限,黃建邦直到15歲才升上國小五年級。

相關評論:這是一個六歲緬甸華人兒童的童年-中文學校學ㄅㄆㄇ、國際學校講英文、晚上與家教唸緬文

來自緬甸貴概的黃建邦笑說,故鄉的環境及種族複雜,至今貴概出身的人仍保持強悍、大氣、不卑不亢的人格特質。圖:陳靖偉

來自緬甸貴概的黃建邦笑說,故鄉的環境及種族複雜,至今貴概出身的人仍保持強悍、大氣、不卑不亢的人格特質。圖:陳靖偉

貴概人特質:強悍、大氣、不卑不亢

黃建邦回憶他在緬甸的學生生活,基本上就是一直被打:緬文學不好被打、中文學不好也被打。當時中文書很少,私塾老師都把中國經文寫在黑板讓學生抄寫,隔天老師再用學生的手抄本來考試,同樣的,字醜或背錯的學生都會被打。他笑說挨打前會先將花椒揉碎,抹在手心或臀部來減輕痛處,但效果一過還是非常疼痛。

除了被打,黃建邦也打人,「以前學校裡什麼種族都有,華人、緬甸人、果敢人(Kokang)、克倫人(Karen)、印度人,打架看誰贏誰就是老大。」他說孩子們的秩序都是打出來的,雖不至於受重傷,但非得要呈現出一股血氣、兇悍,才能在校園不被他人欺負。

1983年起,彩色電視機在貴概漸漸普及,黃建邦回憶那時有電視機的家庭都會去借錄影帶開起「私人電影院」,放電影給其他居民看來收費,離電視機最近的位子要15塊,最遠則是5塊,像他這種沒錢的就是給5塊然後三個人站的遠遠看。有時身上沒錢但又非常想看,就趁節目播到一半時跟收費員殺價。

之後貴概陸續出現正式的電影院,黃建邦幾乎每天翹課去看電影,他還記得看的第一部電影是《封神演義》,有一次他與親戚小孩一起偷家裡的錢翹課看電影,幾個孩子開心的大吃大喝看影片,但老師發現後通報家長,結果他回家後在佛堂跪算盤跪了一整夜。

海拔1350公尺、四面環山的貴概,如今是一座有十多萬人口的城市,滇緬公路直接穿過貴概市區,從這裡開車到中緬邊界約一個半小時。黃建邦說由於貴概的環境及種族複雜,至今貴概出身的人仍保持強悍、大氣、不卑不亢的人格特質。

貴概最著名的「萊山」。圖:黃建邦提供

貴概最著名的「萊山」。圖:黃建邦提供

「離家那天,阿公放鞭炮把我罵走。」

到了2000年時,緬甸國內毒品氾濫,因此稍微有經濟能力的家庭會選擇送孩子去國外留學,避免留在當地染上毒癮,孩子出國前都會放鞭炮慶祝。那一年黃建邦19歲,家裡也決定讓他去台灣留學。

他回憶祖父先依照天干地支算出良辰吉日,到了出發日晚上九點,祖父先點燃鞭炮,然後對著他大罵:「你滾!滾出去!」他知道祖父雖然嘴巴罵他,但內心非常捨不得他離開。於是在鞭炮聲中,黃建邦帶著兩百塊美金、一件皮衣、兩條牛仔褲和襯衫離鄉,以僑生身分到台灣留學,就讀國立高雄海洋技術學院(現為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來台灣的第一天我還在台北,第二天到高雄報到,第三天我就去工作賺錢了。」他笑說自己雖然是新生,但在僑生中年紀最大,連宿舍管理員都比他小,因此他不用被宿舍門禁規範,還時常有同學請他抽菸。

在學長介紹下,黃建邦到學校附近餐廳當外場服務生,一開始不習慣這種服務別人的工作,難過了一陣子,後來餐廳老闆的父親得知他是緬甸華僑且會講中文跟閩南語,兩人相談甚歡,老闆的父親便雇用黃建邦當他的私人看護,推他坐輪椅去醫院或公園順便聊天,日子才慢慢好過。

台灣物價比緬甸高,當時在台灣買一瓶礦泉水的錢,在緬甸可以買一大箱,因此孤單一人在台灣的黃建邦除了花錢得精打細算,更到處拼命打工,同學們週末放假出去玩,他跑去船屋做鐵工,一天可以賺六、七百塊,就當作下個星期的生活費。由於僑生們都很窮,彼此培養出革命情感,常常買一個便當大家分著吃。

大學畢業後黃建邦輾轉進入營造業,憑著學生時代的吃苦精神努力打拼,多年後他現在已當上老闆,有自己的營造公司,曾參與好幾項台北地區的重大建設工程,更提供許多工作機會給其他緬甸華僑。

2015年黃建邦回到緬甸,拍照記錄基層人民的生活景象。圖:黃建邦提供

2015年黃建邦回到緬甸,拍照記錄基層人民的生活景象。圖:黃建邦提供

在台一待十五年 自稱「異鄉過客」

長期沒回家的黃建邦飽受思鄉之苦,只能不停把自身投入工作,才能讓他不那麼想家,直到他發現了畢生最大興趣 ── 攝影,才找到紓發情緒的方式。

2005年,黃建邦在台北市大安高工附近工作,工作場所隔壁是一間攝影造型公司,於是他半夜跑去隔壁看人拍照,這間攝影公司很專業,拍的模特兒都穿的光鮮亮麗,黃建邦後來忍不住花了6000元買下人生第一台相機,就此開啟他對攝影的興趣。

「以前在緬甸有相機的人都很跩,我們那時出去玩,還得湊錢請別人幫忙拍照,一張50塊。」這是他買相機的第一個理由,另一個理由是父親過世時,家裡翻箱倒櫃卻找不到一張父親的照片,更堅定他要買相機的決心。

相機入手後,黃建邦大肆購買攝影相關書籍,利用休假走遍台灣各地的風景名勝拍照。一開始練技術時他比較愛拍人像,後來迷上拍風景跟自然現象,像是雲瀑、火燒雲、星軌……等,只要有人稱讚他的作品就能讓他開心好一陣子。之後他認識其他專業攝影師,開始接觸布雷松(Henri Cartier-Bresson)、何藩(Ho Fan)等攝影大師的作品,才逐漸將攝影當作「說故事」及「表達自我」的方法。

黃建邦當時以「異鄉過客」為筆名在網路上經營部落格,固定發表照片及文字,現在則改到Facebook發表作品。「異鄉過客」四個字來自中國古代詩人王維的詩作《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詩作第一句是「獨在異鄉為異客」,下一句則是「每逢佳節倍思親」。

黃建邦指出,至今緬甸的童工問題仍很嚴重。圖:黃建邦提供

黃建邦指出,至今緬甸的童工問題仍很嚴重。圖:黃建邦提供

緬甸改革開放 返鄉仍見平民純樸且辛苦

台灣跟緬甸沒有邦交,加上緬甸政治因素影響,黃建邦直到2015年初、離鄉第15年後才能回故鄉,當他踏入久違的貴概時,心情五味雜陳,很多親戚跟同學認不出他,他就一個個上前相認;此外他發現有些親友變得勢利而陌生,一見面就問他做什麼工作、賺多少錢,聽到他當老闆後,態度馬上大轉變,這些複雜的歸鄉情緒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

此外他利用這次回緬甸的機會四處拍照,不止拍風景,也拍一般城鎮的街景及市井小民的工作景象,更針對童工、婦女、環境及宗教等議題來作拍攝,像是在瓦城著名的大金佛,其他觀光客忙著拍佛教跟寺廟,他卻專注在拍穿梭人群賣花的小孩子。

緬甸在2015年11月舉行開放後的首次民主大選,黃建邦說他返鄉時發現民眾都在討論大選,翁山蘇姬及她的全國民主聯盟(NLD)支持度很高,但仍有民眾悲觀認為就算翁山蘇姬選上,生活也不會變好。緬甸雖然歷經數次改革開放,但基層人民的生活仍純樸且辛苦。

黃建邦回台後整理這次返鄉所拍的照片,舉辦「歸鄉‧壹伍──緬華攝影家黃建邦個展」,受到這次歸鄉經驗衝擊,他也將攝影重心放在台灣的平民生活跟勞工。由於自身開營造公司,目前他正在拍攝與工地相關的系列影像,未來希望將作品集結成冊,為自己十年來的創作歷程留下紀念。

緬甸是佛教國家,許多僧侶在滇緬公路旁的偏僻場所苦修。圖:黃建邦提供

緬甸是佛教國家,許多僧侶在滇緬公路旁的偏僻場所苦修。圖:黃建邦提供

相關評論:是緬甸造就趙德胤導演的強悍-我們都是被體制操弄的小人物

本文獲四方報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