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艾琳達:國民黨下台的時刻,社會運動應趁勢而起並持續壯大

專訪艾琳達:國民黨下台的時刻,社會運動應趁勢而起並持續壯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在台灣還不會發生出人意料的變化,而在國民黨下台這樣一個轉變的時刻,社會運動應趁勢而起,並持續壯大。

文:丘琦欣
翻譯:William Tsai

1960年代初到台灣時還是少女的艾琳達,在1970和1980年代成為台灣民主運動的老將。她在美麗島事件之後雖被驅逐出境,卻仍持續在境外為台灣民主奔走,1990年獲准重返台灣之後,也繼續參與台灣社會運動。艾琳達2007年起任教於台北醫學大學,直到2012年。破土在2015年8月訪問艾琳達,隨後於2016年1月再次拜訪,順應時事發展補充訪談內容。

政治背景

問:我猜大多數讀者對你的生命故事都略知一二。我想知道你會怎麼敘述自己在青少年時代走向左翼政治的歷程,像是你的政治化,以及後來的基進化。

艾琳達:你可以在我的著作《我的聲音借你:台灣人權訴求與國際聯絡網1960-1980》(2008)裡面讀到英文版,也可以讀我的中文傳記(《美麗的探險:艾琳達的一生》,2011),不過我在傳記裡並沒有寫得很詳細。

我認為,我對階級問題最初的理解多半是來自小時候和我父親在台灣的生活經驗。我父親在美軍顧問團工作,當時也和台灣的很多上流菁英來往。陳香梅(Anna Chennault)的女兒就是我的同班同學,我見識過許多台灣上流菁英的生活方式。

但我平常在街上閒逛,真正直接體驗台灣的時候,看見的則是在街頭、在市場工作的人,他們說的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語言:台灣話,我真的感受到了有錢的統治階級與一般大眾之間的巨大差異。

我想,那立刻就為我勾勒出一幅這個社會的生動圖像。就算我那時年紀還小,我都清楚了解到,台灣社會的不平等是由軍事力量和高壓統治維持的。因為你在街上到處都看得到警察,美國軍人也毫不避諱地談論美軍如何支持蔣介石,即使他們都知道他很腐敗。

所以我從小時候的經驗就能清楚看到,台灣社會是個殖民社會,而且是美國的半殖民地。然後我去研究人類學和社會學,特別是在1970年代,我的觀點也發展得更深入。當然,這是經由反越戰運動以及其他社會運動。但我認為,當我們細看人們參與社會的動機,就真的會看到他們的早年經驗與直接見聞,這在動機的形成上往往十分重要。我想這樣就能說明我的動機了:我對美國帝國主義有直接的認知,同時對台灣人民有著個人情感。

太陽花運動的得失

問:我的下一個問題是關於現況,因為我們《破土》是由於太陽花運動而創辦的刊物。基於你在台灣境內及境外以各種不同形式投入台灣民主運動的豐富資歷,你對太陽花運動有甚麼看法?比如說,這場運動有哪些優點,以及哪些缺點?

艾琳達:這個問題我恐怕不能回答得很充分,我對這場運動的理解也不太夠。我以為,太陽花運動間接算是世界各地的反全球化抗爭之一,但我不覺得太陽花運動本身對於台灣在世界經濟上的地位這類問題有很高的自覺。不過我認為,台灣的貧富差距日漸擴大,經濟也缺乏未來出路等等這些切身課題都是很迫切的,推動著年輕人參與運動,他們都明白自己的薪水始終無法提升。

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公有領域

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公有領域

在美國和西班牙之類的已開發國家也是這樣的情況,隨著全球化進展而加速去工業化(deindustrialized)。我認為台灣目前的急速去工業化是這場運動的根本原因,許多參與太陽花運動的人,看來也有這樣的認知,但我也認為,太陽花運動的錯誤認知即在於他們以為這僅僅是中國因素所致,我以為這樣的理解並不恰當。我只是覺得,太陽花運動沿襲了過去台灣獨立運動的許多缺點,包含一種島國觀點,一種自島內產生的看法。

但我們仔細看任何一場運動的歷史,全世界幾乎每一場運動都有這樣的性質,都是對於最切身經驗的回應。只不過在許多其他國家,運動多半具備一個核心領導群體,他們以全球歷史分析為基礎,擁有十分寬廣的視野。至於太陽花運動,也有些人對運動者們發揮了影響力,像是林一方;至少我在去年五月曾經和他進行深入訪談,他當然是有全球觀點的,也有集體非暴力抗爭的策略。

因此太陽花運動的參與者可能有了一些深入發展的方向,只是我目前還沒感受到,或者有一些我所不知的戰略指導,但我認為,我們在很大程度上必須理解,一切群眾運動都有著回應當下事態的性質,幾乎沒有一場運動是為了展望未來而發動的。在我看來,這場運動在這方面同樣有所欠缺,對於下一步往哪兒走似乎還沒有具體方針。

台灣獨立運動的歷史

問:由此進入下一個問題再好不過,下一題是關於台灣獨立的。在你看來,台灣獨立具有明確的左派立場嗎?要是沒有的話,又為何要提倡台灣獨立?至少對我來說,這是太陽花運動隱含的問題,他們提倡獨立,卻不太從左派觀點出發。

艾琳達:這是我們所面對的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現在其實並沒有左派的台灣獨立運動,但以前曾經有過。因此我認為,要是我們回顧更久以前的歷史,就我所知,在1970和1980 年代,那時有過一個受到史明啟發的組織,名叫「台灣時代」。

我記得這個組織有相當多的不公開成員,大約100人吧,但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他們計劃要改變海外台灣人的思想,他們在1980年代的計劃與行動都很浩大,但在台灣逐漸開放民主,民主進步黨成立之後,這個組織在1986年基本上就瓦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