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自行車城市的階級政治、新疆戈壁上的巨型毛時代標語、這一次 恐懼真正籠罩布魯塞爾

懶人時報看什麼?自行車城市的階級政治、新疆戈壁上的巨型毛時代標語、這一次 恐懼真正籠罩布魯塞爾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自行車城市的階級政治(劉昌德)

(呼叫柯P。轉自Chad Liu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為了在激烈的全球經濟競爭中脫穎而出,許多國家與大都市都絞盡腦汁提出各種誘因,要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白領專業經理或創意人才。華盛頓市府也不例外,於2003年提出「city living, dc style」的計畫,主打吸引「單身創意新貴」的富裕移民。呼應創意新貴對生活品味的追求,市府推動「上流化」都更,也大手筆廣設自行車道、以配合這些新移民熱愛的單車活動。

在華府與倫敦等地,單車通常不是無力購買汽車的中下階層或一般上班族的通勤選項。例如一項調查詢問倫敦居民「是否騎腳踏車通勤」,結果受訪的少數種族婦女不禁失笑,反問研究者「啊這樣是要把小孩放哪裡咧?」

大都會中能以單車通勤的人,多是單身的專業經理人或創意工作者等中上階層,因為他們有較彈性的上下班時間,又不需要攜帶太多物品(包括小孩)。這些創意新貴有閒更有錢,能負擔所費不貲的高檔單車與相關配備;更重要的是家裡可能不只一輛汽車的他們,樂於透過「選擇騎單車」來展現對於健身與環保的熱愛。有閒階級藉由單車「秀異」,在台灣社會也並不罕見,幾年前的小摺單車熱就是一例。(懶人時報

璞玉計畫要142公頃園區卻徵收3倍地 都委會決議退回重審

(被暫時擋下的璞玉計畫。轉自漂浪島嶼–munch 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今(22)日上午召開第871次會議,審議「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特定區計畫」(亦稱璞玉計畫),由於計畫在去(2015)年底通過專案小組會議,若今日再通過都市計畫委員會大會審查,新竹縣政府即可開始辦理徵收,對支持居民與反對居民皆是重要關鍵,兩方民眾皆在清晨自新竹北上,至營建署外向媒體大眾陳情,支持者期盼改善生活環境,反對者則控訴計畫未有公益性與必要性,便要徵收範圍逾九成的特定農業區。獲獎農民不惜撕毀獎狀,痛陳「這張還有意義嗎?」幾位居民亦以砸碎陶瓷碗的方式,象徵飯碗遭政府打破。

會議最終作出退回專案小組重審的結論,提示應檢討縮小範圍、研議分期、分區執行的可能性、而新竹縣政府應詳加調查居民務農意願需求等。

(中略)「璞玉計畫」旨在發展知識經濟產業,然而,到現場聲援的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吳姿徵質疑,產業專區僅佔整個計畫的13.73%,而政府可以標售的住商區域卻占整個計畫的40.02%,由此可見案子本身主要的內容並非發展知識經濟產業,因此徵收447公頃不具正當性。此外,當前計畫範圍逾九成為特定農業區,依法,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但行政院核定的重大建設例外。然而,行政院於2004年核定本案為重大建設的範圍僅142公頃,因此吳姿徵指出其餘305公頃依法不得徵收。

「我家你要嗎?」:昨日現場一景懶人時報

文革遺迹:新疆戈壁上的巨型毛時代標語

(蒙昧歷史的碑文。轉自Muhchyng Hu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一架無人機全速低空掠過中國西部的新疆哈密市附近的戈壁灘。這片荒涼的廣袤地域看不出有人居住的跡象。但無人機不斷升高,逐漸發現堆積成特定形狀的碎石堆,明顯可以看出人為干預的跡象,以及毛澤東的影子。

在光禿禿的大地上,碎石堆積成巨大的漢字,呈現「毛主席萬萬歲」、「為人民服務」、「只爭朝夕」、「向鬥爭中學習」、「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字樣。這些毛時代口號現在成為北京獨立導演雎安奇的新電影《大字》的核心內容。

(中略)在這些被遺忘的石頭中,看到了「烏托邦的幻滅」。雖然從高空中看,這些碎石展示了一些鼓舞人心的口號,但對於地面上的人來說,這似乎僅僅是一堆堆廢墟。

「這些大字成為一個烏托邦的奇蹟,讓人感到瘋狂,」雎安奇說。「可是當我到了現場看到了構成這些大字的碎石,卻感到了很深的傷感。」(懶人時報

川普、保守主義與美國白人的焦慮(張鐵志)

(川普崛起的社會與經濟背景。轉自張鐵志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過去共和黨經濟思維是「自由放任主義加上小政府」,但是科技發展、全球化和金融危機造成了貧富不均和中下階層生活的困境。保守派評論家 David Brooks 指出,針對這些問題,共和黨仍然不相信政府可以扮演積極角色。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克魯斯(Ted Cruz)就是這種態度,過去的茶黨也是。然而,杜林普不是。他支持全民健保政策,支持對富人加稅、批評自由貿易、反對刪減社會安全,甚至說出他支持福利政策,以避免讓弱勢者「死在街上」。

美國著名評論人法蘭克(Thomas Frank) 在英國《衛報》上指出, 大多數媒體評論都認為白人支持杜林普的主要理由就是種族主義,但他認為,大部分白人藍領階級所關心的問題都是「經濟」。

(中略)簡言之,藍領白人對這個體制有很深的憤怒與焦慮。他們嚴重不信任華盛頓菁英;他們認為外來移民和中國搶走了他們的工作;他們不反對政府提供福利,但不認為福利應該給別人;他們所看到的美國是白人不再是這個國家的多數,然後2008年又是一個黑人自由派當選總統(且父親是肯亞人,小時候又在有許多穆斯林的印尼成長過)──因此,這是一個他們感到日益陌生的美國,或者說他們熟悉的美國正在一點一點崩毀。

(中略)這才是杜林普這個科學怪人的祕密:他一方面是過去共和黨文化(從種族主義到不妥協的對抗態度)所豢養的產物,另一方面,他又比那些只是為富人牟利的極端自由市場派,更能掌握選民的經濟需求,且在許多社會議題上更理性。(懶人時報

太陽花學運31人遭警毆傷 今提國賠1037萬

(轉自吳學展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前年324群眾佔領行政院行動中,包含牙醫師王心愷等31人遭警方打傷,民間司改會代王男等31人向台北市政府要求國賠共1037萬餘元遭拒,今至台北地院正式提告,要求市府賠償1037萬餘元。

在王心愷等人求償前,已有國中理化老師林明慧在324佔領政院行動中,在警方驅離時被打得頭破血流,他為此聲請國家賠償,法院去年判台北市政府須賠30萬元後,雙方放棄上訴,全案確定。(懶人時報

這一次,恐懼真正籠罩布魯塞爾

(轉自Mimi Chen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這種族群與政府的分裂情況,在作為荷法雙語區的首都布魯塞爾達到了極致。布魯塞爾本身為布魯塞爾首都行政區(Brussels-Capital Region),由荷法語社群共同管轄,此外又分成19個小行政自治區,以及由6個警察部門負責各自的轄區安全。政府機構疊床架屋,造成政策落實效率低落、情報傳遞速度緩慢,各層級之間推卸責任的言論屢見不鮮;誰都能管的結果,就是誰也都不管。

(中略)無時、無地不在的恐懼,正是恐怖攻擊所欲達到的最高目的。下一個爆炸的,有可能就是自己所在的這班飛機、這節電車、這個地鐵站;大衣裡穿著炸彈背心的,有可能就是眼前即將擦肩而過的人;衣櫃裡藏滿槍枝和子彈的,有可能就是自己樓上的鄰居。鋪天蓋地的警力、信誓旦旦的政府官員,都無法給予任何保護和安慰。

隨著恐懼而生的,則是對周遭之人的猜忌與排斥;弱勢的群體,因此看起來更為可疑。最終造成社會上各族群的分裂與隔閡,正是比爆炸當場的死傷人數更難撫平的傷痕。

布魯塞爾──多元文化或平行社會?

布魯塞爾驚爆 聖戰士為什麼看上比利時?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