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倒大煤了」重編辭典爭議多 張大春怒批:罵你中文學界通通沒出息

「教育部倒大煤了」重編辭典爭議多 張大春怒批:罵你中文學界通通沒出息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站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許多通用詞是過去考題中的改錯字題目,如今卻成正確用詞,引發PTT等網路熱烈討論。有人說,「以前考試被扣分的現在有無損害賠償?」

聯合報導,曾任台中一中國文老師、現為國文考用書作者的徐弘縉,在「搶救國文大作戰」臉書粉絲頁分享了40個「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通用字詞,許多平常易混淆的字詞都列為正解,包括「一味」和「一昧」、「惹事生非」和「惹是生非」、「倒楣」和「倒煤」、「一窩風」和「一窩蜂」等等,一個詞可以有多種寫法都不算錯。對於教育部的重編字詞多數網友都覺得無法認同,但也有人認為文字應與時俱進。

  1. 「鬼」計多端與「詭」計多端兩者並列。
  2. 走「投」無路,也作「走投沒路」、「走頭無路」。
  3. 倒「楣」,也作「倒煤」、「倒霉」。
  4. 「魅」力與「媚」力」兩者並列。
  5. 披星「帶」月,也作「披星戴月」。
  6. 「殺」風景,也作「大殺風景」、「大煞風景」、「煞風景」。
  7. 大相「逕」庭與大相「徑」庭兩者並列。
  8. 「糟」蹋,也作「蹧」蹋。
  9. 惹「是」生非,也作「惹事生非」。
  10. 「伎」倆與「技」倆兩者並列。
  11. 「冒」然與「貿」然兩者並列。
  12. 一「味」(總是、一直)也作「一昧」。
  13. 「卓」見與「灼」見兩者並列。
  14. 「姍姍」來遲也作「珊珊來遲」。
  15. 「褪」色,也作「退色」。
  16. 如雷「灌」耳,也作「如雷貫耳」。
  17. 「默默」無聞也作「沒沒無聞」。
  18. 如法「泡」製,也作「如法炮製」。
  19. 深根「柢」固, 也作「根深蒂固」。
  20. 意氣「洋洋」,也作「意氣揚揚」。
  21. 眼花「瞭」亂,也作「眼花撩亂」、「眼花繚亂」。
  22. 不「醒」人事,也作「不省人事」。
  23. 一窩「風」,也作「一窩蜂」。
  24. 「精」疲力竭,也作「筋疲力盡」。
  25. 「瞭」如指掌,也作「了如指掌」、「了若指掌」、「瞭若指掌」。
  26. 「剎」車與「煞」車兩者並列。
  27. 「牽」就與「遷」就兩者並列。
  28. 「躬」逢其盛與「恭」逢其盛兩者並列。
  29. 輕歌「曼」舞,也作「輕歌慢舞」。
  30. 「煽」風與「搧」風兩者並列。
  31. 「留」芳百世與「流」芳百世兩者並列。
  32. 「插」腰與「扠」腰兩者並列。
  33. 張燈結「彩」,也作「挂燈結綵」、「掛燈結彩」、「懸燈結彩」、「張燈掛彩」。
  34. 「調」頭與「掉」頭」兩者並列。
  35. 「消」聲匿跡,也作「銷聲匿跡」。
  36. 美「輪」美奐,也作「美侖美奐」、「美奐美輪」。
  37. 別出「新」裁,也作「別出心裁」、「獨出心裁」。
  38. 「鬨」堂大笑,也作「哄堂大笑」。
  39. 直「接」了當,也作「直捷了當」、「直截了當」。
  40. 水「洩」不通也作水「泄」不通

蘋果報導,負責國語辭典編撰的國家教育研究院表示,網傳的內容有些並非並列,例如「魅力」與「媚力」釋意不太一樣。語言的使用過程本來就會有變化,國語辭典是工具書,因此編撰時會大量採錄古籍用法並釋意。有些課堂上老師教學時告訴學生其他用法是錯的,是因為是從最原始的典故角度切入;但若脫離最原始用法的背景,那些變化字不能說是錯字。

逢甲大學中文系教授謝海平說,教育部網站上列出的古籍來源,代表都已是經過研究才會並列通用,一般人可能較習慣看到「常用」的字,但「不常用」的字也不代表錯,只要大家能接受就好。國家教育研究院表示,一般觀察新字用法是否要收錄國語辭典,會看看是否出現在各種不同的文件,例如報導、官方文件等,若該詞能存活超過5年,就會進一步討論是否有收錄進國語辭典的必要。

中時報導,此文一出讓知名作家張大春極為不滿,在臉書直接了當地說「劃下道兒來罵你中文學界通通沒出息又怎樣?」痛批中文學界以「與時俱進」的名義編出「不學無術」的字典。砲火大開指出「今日中文學界之粗疏、顛倒、懶惰、媚俗已經到了令我既切齒又翻胃的地步。」最後更不客氣的表示「你們一整個兒地這麼不長進,難怪大家都在去中國化呢!」

劃下道兒來罵你中文學界通通沒出息又怎樣?編出這樣不學無術的字典來,還敢假與時俱進四字以為名義,那我還是退化到底得好!今日中文學界之粗疏、顛倒、懶惰、媚俗已經到了令我既切齒又翻胃的地步。不客氣地說:你們一整個兒地這麼不長進,難怪大家都在去中國化呢!

張大春貼上了 2016年3月23日

由於許多通用詞是過去考題中的改錯字題目,如今卻成正確用詞,引發PTT等網路熱烈討論。「教育部的螺絲好松」、「教育部倒大煤了」、「只怕再過幾年,在與再也能通用了」。有人批評此舉根本是「積非成是」,也有人認為,「當年的考試題目全變通用字!」、「以前考試被扣分的現在有無損害賠償?」、「以後錯別字不會存在了,反正都通用」,但也有人認為語言是活的,只要辭義通順、不違背原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