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天募到百萬學費!台灣第一人,300個人出錢送他去念Google的未來學院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台大資工博士,同時也是Linkwish和SBACE.CO共同創辦人的葛如鈞,目前獲得位於美國矽谷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錄取通知。這間由Google和NASA聯合建立的夢幻學校,由未來博士、Google 工程總監Dr. Ray Kurzweil擔任負責人,宗旨是「教育並啓發領導者能夠用指數技術(exponential technologies)來解決人類的巨大挑戰」。

Kurzweil並邀約各方好手提出對饑餓、貧窮、疾病的解決辦法,講師群包括X競賽創辦人Peter Diamondis、網際網路之父Vin Cerf、諾貝爾獎得主Daniel Kammen 、《精實創業》一書的作者Eric Ries、三度上太空的 Daniel Barry等,而每個參與的學員都需提出一項能夠改變10億人的研究計劃,並且要能公開募資3萬美金。透過Flying V平台,葛如鈞已完成奇點設下的第一道挑戰題:截至今日,已獲得347人贊助,總募得台幣1,169,565元。

葛如鈞在交給奇點大學的自介影片中,以楊德昌電影《一一》裡拍攝人們後腦勺的小男孩作為其註解:

「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後想做什麼嗎?我要去告訴別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給別人看他們看不到的東西。我想,這樣一定天天都很好玩。」摘自《一一》台詞

以下為與葛如鈞(人稱寶博士)的訪談。

你的求學背景有傳播、設計、資工,如此的生涯規劃是在何時成形?你擅長的領域看起來都和你的事業方向有關,這是你原先的計劃,還是一步步慢慢摸索?

我其實並不是個有太多規劃的人,到日本慶應大學做博士後研究和申請到奇點大學,其實都不是事前的計劃,是一點點的規劃和理想,加上一些「自動導航」,自己也努力把眼前的事情做好,然後到達一個個目的地。

我從小就很喜歡玩遊戲,尤其是任天堂製作的創意類遊戲,大學念淡江大學資訊傳播,是因為當時對新聞和電視媒體有興趣,整合起來就是唸了一個偏設計的傳播,又因為覺得「宅的東西」還不錯,想再繼續唸和電腦相關的設計,就到元智大學唸了資傳設計組。

在元智念資傳所時,接觸一個很新的領域叫「互動設計」,是透過控制器、感測器科技做出跟人互動的新介面和新方法,像Wii與其控制器Wiimote的創新設計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當時覺得就這樣畢業很可惜,如果能再多個幾年做這方面的研究或許很不錯,所以又再考了博士班。台大資工和雲科大設計學院都錄取了我:台大科系是電機資訊學院資訊網路與多媒體研究所,雲科則是非常有規模的設計學院,最後我選擇台大,也順利在2012年取得博士學位。我大學拿的是人文學士,研究所則是資訊學院碩士,而博士竟成為理工人,拿到了資工博士學位。

目前在日本慶應義塾大學做博士後研究的葛如鈞,佩戴研究室正負責開發J!NS的智能眼鏡,功能為偵測眼動,以推斷疲勞等人體行為(照片由葛如鈞提供)
你是Linkwish和SBACE.CO的共同創辦人,也是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 Taipei( SLP)的年度負責人,請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創業的想法?

研究所念設計的時候,經常在看像idN這類的設計雜誌,常覺得有一個工作室很酷,讓我心中想像的,不是去一間很大的公司,而是和一群很酷的朋友一起做一件很酷的事。

在台大期間,因緣際會遇到一群製作App的朋友,推出了iBeauty;國外大約是在o7、o8年開始做App,台灣卻還沒什麼人在做,當時iPhone 3G才剛推出,而我們產品在當時便成功奪下台灣App下載排行第一名。那時看到臉書創辦人祖伯克也是學生時期創業,我們都在想是否可以像臉書那樣成功。

也就是在那時候,我才慢慢了解創業,但當時並無太多談論創業的書籍,有些學校老師也是鼓勵學生到大公司上班,而非創業;不過台大很有氣魄,將在Berkeley的陳彥仰老師請回來,是台灣第一位在大學裡教行動設計(Mobile Programming)的老師,還把最新行動程式與應用的熱潮帶回來,是我在台大的最後一堂課,也引發我第一次創業的動機和緣份。

而在2012年由一群台灣年經創投引進的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SLP),是2006年在美國波士頓創立,提供全球23個城市創業經驗、知識共享與創業家網絡的非營利組織。我是SLP Taipei的第一屆學員,傳統上學員就是下一屆主辦團隊,而我則被選為2013-2014年的執行長,和多位執行團隊成員共同合作,這經驗又讓我學到團對合作,及組織一群人去改變某一件事。

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 Taipei 2013-2014團隊 (照片由葛如鈞提供)
奇點大學的重點是在解決未來的問題,那麼奇點的重要成果是什麼?為什麼奇點特別強調2045年?

我講兩個非常有意思的例子:一為Getaround公司,目的是讓閒置在路邊的汽車能夠和他人共享,畢竟這是個資源不該被浪費的時代,它就像汽車版的Airbnb,讓車子不只是讓車主開去上下班。另個有趣的例子是Glowing Plants,他們透過Kickstarter募到48萬美金,透過基因改良研發發光植物,主要用於第三世界國家,讓孩童可以在夜間看書。除此之外,目前有45間公司是由奇點大學畢業的學員所創立。

此外,奇點大學是由未來博士Ray Kurzweil擔任第一任創校校長,他曾在80年代成功預測90年後電腦會在西洋棋上戰勝人類,又在90年代預言西元2000年後會出現自動眼鏡和自動車。而在《奇點迫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 When Humans Transcend Biology)這本書中,他表示電腦運算將繼續以指數形態高速/加速發展,以致30年後,手機和電腦運算能力會是現在的10億倍,而到2045那年,電腦的智慧便可能超越人腦!因此,奇點大學希望能從此刻便開始探討能否提供2045年所需的人才和技術,並提前思索人類即將面對的巨大改變,及如何運用科技解決人類重大問題的可能性。

你覺得獲選奇點大學的理由是什麼?能否說明一下申請的過程

奇點的申請文件,除了兩個推薦人、訂出「如何改變10億人」的計劃,還需各別用250個字回答5個問題:創新領導力、對人道主義的承諾、團隊合作、長期對奇點的支持、未來計劃;每個問題都會由小題目串聯,去詢問你人生經驗中實際體驗過的事,讓你無法閃避也很難打高空,或隨意胡扯嘴砲,此外要在拍攝一個兩分鐘的短片,分享什麼是你人生中的熱情。

我覺得申請資料除了要有特色,還要用好的故事去包裝,在這裡要特別謝謝有物報告創辦人Michael在過程中給了我許多建議,尤其在資料準備過程中,根本性地大改了一兩次。另外,我的個性在本質上雖然是嚴肅的,但稍微又有一點搞笑和搞怪,所以很多內容寫得不那麼制式,可能也是成功在幾千份申請書裡突圍而出的原因;而跨領域和創業經驗對我的入選或許也有幫助,但無論如何,真正原因可能得等抵達奇點問問他們,才有機會知道。

你覺得奇點大學能夠帶給你未來什麼樣的收獲?

或許會見到和親自操作很酷的東西,但我覺得不要預設地太偉大,或許看到才會更有驚喜。當然,我還是會希望能找到解決華人在創新創業上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我們可說是被西方的創新創業給荼毒了,因為他們的方法和經驗未必適合我們,但華人卻又因語言的不同,在閱讀西方傳來的經驗上處於於劣勢,必須要趕快思考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另外,希望能在奇點那段時間,看一看是否有適合台灣發展的最新技術和產業方向。我們的國家不是很大,但許多在這座島上的人們卻常在心理與韓國、日本和美國相比;我認為台灣人是有能力解決世界性的問題,但必須有能力抱著這種既小又大的自我肯定,來找到一條通往世界的路,一旦找到了,就能找到在全球化世界中的位置。

奇點大學有要求申請者寫出一個改變10億人的計劃,你能透露你的計劃內容嗎?

當時我所提出的構想,是除了推廣像是SLP Taipei (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這樣的組織和平台,也要開始試著建構一個「虛擬的加速器」、一個能改變華人創業環境的公開資訊平台。這個加速器裡應該要有:

  • 夠簡易的進入門檻
  • 被系統化記錄著的前人經驗談和創業知識分享
  • 能夠被搜尋、補充和共同編輯的有機網路平台
  • 各種實體非實體的資源可以充分在這裡獲得交換
  • 全華文的資訊,讓世界各地的華人能在這拋開華人世界的閉門文化,敞開心胸分享屬於華人的創新、創業經驗談,和吸收寶貴的知識、故事和經驗,去減少每位新創新者、創業者嘗試錯誤的時間及跌倒次數

創業不是那麼容易,以我自己為例,就算已找到很棒的夥伴,共同成立第二間公司,但還是有很事情不知道;創業沒有標準答案,也沒有固定方法,不過很多知識跟經驗還是非常必要且有用,因此衷心希望能為這目標收集資源。

完成這目標會需要某種程度的串聯,會需要資源分配和共享,如果能有創業輔導組織和單位一起來努力,讓做的事情和分享的知識用更為簡約的方式統整、傳遞、分享和累積,那麼新的創業者實現夢想的可能性就會提高許多,也更快前進。矽谷有許多華人創立的公司,或是在著名新創公司的團隊裡工作,如果我能知道他們在創新過程裡如何運作和面對衝突,那麼或許就能找到一些加速台灣人、華人創新的線索。

特斯拉的電動車開進奇點大學。Photo Credit: David Orban CC BY 2.0
以現在的科技發展趨勢,台灣有沒有在這個潮流之中?

在科技趨勢的發展上,我覺得自己還沒有資格說些什麼,因為我並沒有真正走進世界的中心裡,但如果談台灣有沒有在這個全球拼創新或創業的潮流之中,我們或許還有很多值得努力的地方。國外科技一直在更替,但台灣政府現在提到科技產業,卻仍在講張忠謀。我們不能永遠只靠一個台積電,特別在科技產業創新上,我們需要更多張忠謀,而每個新一代的張忠謀都要全力去做「非他不可」的事。

西方很看重小孩的潛力,並且從不回避要讓孩子理解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事;特斯拉(Tesla Motors)創辦人Elon Musk,很小就知道了矽谷,甚至因此要求爸媽讓他從南非移民到美國,那麼當國外有越來越年輕人都試著創新,台灣有沒有在這部分迎戰?有沒有創業知識分享?這個社會缺乏讓你了解所長的部分,在價值選擇上很混亂,每個人都想去做被認證可行的事,但應該有更多人要去做風險很高的事。

我覺得應該越早給小孩關於創新的資訊,反觀我自己,1981年出生,我會很希望把自己的經歷分享給別人,像我這樣年紀的人,都該把手心向下,分享資訊給年輕人。我現在33歲,是應該要準備去做一些什麼去改變這個環境,有點像花農照顧溫室裡的花朵,不是去改變花朵,而是改變溫室。

但資訊分享也會造成問題,國外有個現象就值得省思:因為老少都能上網,讓知識普及成為一個發展趨勢,這讓創新門檻降低,卻也因訊息過多而混亂,如果不去試著改變這現象也是非常危險。

為何選擇和資訊、媒體、生醫、能源四個領域的專家對話? 你會想如何呈現這場分享會?

奇點很強調跨領域,一直很重視生醫和能源,而我認為如果20年後人類有一種社會形式,所有問題都會是捆綁在一起的。如果生醫背景聽到我們的分享,就會彼此撞擊,前陣子哈佛有一個3D列印化妝品的研究,讓我也想邀請化妝品產業一同來討論。

至於講座形式,因為我非常不喜歡一言堂,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我們都只是一個載具,如果是一台卡車,做的就是卸貨的工作。

我不知道台灣有沒有未來學家,也不知大家思考的台灣未來,會是多遠,但藉由這個講座,可以詢問Fox(iCook創辦人)、 馬力歐(關鍵評論網創辦人)他們對於未來的想像是什麼,讓大家儘量去思考,我就覺得很棒。講座形式上會是一個遠眺式的思考,另外我是一個做夢的人,會希望它的呈現就像演場會,有人或許會覺得這樣的思考是無稽之談,但做任何事我都會希望有新的突破。

代爾夫特理工大學(TU Delft)的機器人專家Martijn Wisse ,正在給奇點大學學員講授機器人講座。Photo Credit: Sebastiaan ter Burg CC BY 2.0
為什麼公開募資會和創業連在一起?

原因很簡單,創業最困難的事,就是很多人會看不懂你做的東西,而透過傳統方式找不到人和資源,而一個公開平台就較容易讓更多人了解。而奇點要求學員募資的原因,是要證明參與者的影響力,如果連3萬美金都募不到,要如何去說服別人你的計劃能改變10億人?要怎麼清楚和別人表達你的計劃?一旦說服就會成為一種改變世界的力量,也是一種宣傳,奇點創造出這個挑戰,但挑戰過程對雙方都會有幫助。

美國有Code for America透過寫程式讓政府的公共建設獲得有善效利用,台灣也有Code for Tomorrow,但要如何讓政府可以和創新技術無縫接軌呢?

臉書在達成第一億個用戶時,小布希可能還不了解狀況,我覺得重點不在政府是否知道這些技術,而是有沒有足夠的眼界;政府沒有一定要替人民解決所有問題,有時第一步和第二步我們要自己走,如果有政府的加入當然可以做得更好。

從跨領域的經驗、創業的洗禮,到出發去奇點,你有沒有什麼話想補充?

我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值得仿效的樣本,但是我的精神就是接受任何的分享邀請,因為我強調透明性,而台灣正缺乏這個關鍵字 :透明度。我不去定義我自己,但我願意把自己所經驗到的知識分享給更多人,至於我究竟可以變成什麼目前還無法知道,但只要有任何收獲,不管好壞,都希望可以分享,不要只去分享成功的過程,而是連過程的思考和改變都要分享。

身為第一位即將進入奇點大學的台灣人,葛如鈞立志要改變10億華人對創業的思維,我們拭目以待。想了解葛如鈞的奇點之旅,請見【奇點臺灣.未來講座】首個登上Google未來學院的臺灣人 – 百萬學費募資大挑戰 (已於5月14日達標)

達成奇點募資目標後,葛如鈞的手寫感謝信。(圖片來源:葛如鈞臉書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吳象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