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制服存廢」會影響成績?那學生只會被培育成「服從的軍人」

思考「制服存廢」會影響成績?那學生只會被培育成「服從的軍人」
Photo Credit: Ryo FUKAsawa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體制的反思」是否為教育內容的一部分?如果不是,那最後,整個社會除了掌權者外,就不會有人可以思考體制的合理性了。

文:溫朗東(辯論人、ACG愛好者。曾從事房地產業、廣告業、政治業。以促進公共對話、社會政策的改革為人生目標。)

在無聊的夜晚裡,思考著最近有關學生是否該穿制服的爭議,我想制服的合理性可以分成「物理性」與「心理性」。

物理性的合理性,就像是一眼望穿的「辨識性」,像是運動競賽的兩隊,或是戰爭中的敵我。如果沒有制服,慌亂中傳球可能會傳錯,子彈可能打到自己人,公務員得要更頻繁的出示證件。在此,「制服的正當性」和「辨識的重要性」成正比。

回到「學生應不應該穿制服」的命題上,這個辨識性最常成為了「校園安全」這樣的正方辯護理由。這種說法的邏輯是:如果學生都穿便服,會有想像中的侵害者,混入學生之中,造成某些危害。

物理性的理由還可以說是幫學生省錢。不過這可能只在學生連鞋子都買不起的年代、成衣業尚不普及的時候,統一製作的制服或許可以節省一點成本。如今,沒了制服學生還是有一堆衣服可以穿,制服只是多花一筆錢罷了。

心理上的理由就更多元了!因為只要假想中某種功能,套個理論進去就可以,要創造理由變得非常容易,要逐一討論變得相當困難。不過寫這篇文章時,正是個「無聊」的夜晚,我就趁睡前再通盤整理一下:

一、制服避免學生耗費心思想要穿甚麼,對學習有幫助?

這個論點最難證明的,就是制服與學習效果的「因果關係」,如果制服真有奇效,那麼大學生研究生也應該穿制服。如果制服只在高中以下有效,那似乎還得論證高中以下課程跟高等教育相比,具有某種特殊性,才能取得邏輯的一貫。

這個特殊性或許是:高中以下比較……不需要自主思考?那麼,讓不需要自主思考的高中生決定大學科系,或者乾脆讓父母選填科系,導致選填一個背離興趣的科系,對於學習效果會有多大的負面影響,倒是可以有實證支持的。

然後,這個論點預設人類的思想力是有限的,大概就像是遊戲裡的「MP值」(魔法值 / Magic Point)一樣的概念吧!把MP花在思考服裝搭配上,就沒辦法把百分百的點數放在課業上。順著這樣的預設,又有了新的問題要解釋:人類真的有能力把MP值每天都燒光嗎?

其次,學生若不去想「穿什麼」的問題,他們也可能會思考髮型的問題、明星的問題、社交的問題乃至於戀愛的問題。如果學習本身不能成為最有趣、最讓人想投入腦力的事情,各式各樣可以消耗MP值的問題,禁得完嗎?

再來,腦力可否藉由學生思考的轉換而被補充?如果不行,那為甚麼數學課不擠在一次上完,內容更為連貫?如果科目的穿插轉換,對於學習來說可能是有幫助的,那麼花點MP值想想跟學業無關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成為腦力補充的方式呢?

每年媒體都有非常無聊的滿級分學生訪談,裡面經常出現的是:念累了就休閒、運動、休息,再回去念。幾乎沒聽見有學生說無時無刻都要燃燒自己MP值的。

Photo Credit:Amanda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Amanda @Flickr CC BY SA 2.0

二、穿制服真的可以避免炫富嗎?

炫富跟學生身份有怎樣的衝突?為什麼社會人士可以買豪宅、跑車、名錶?「炫富」的本質是展露「資本力」,那麼透過比較,刺激大家去賺錢,錯了嗎?人的財富應該來自於他對於社會的貢獻、能滿足社會越大的需求,就能得到更大的財富,如果社會貢獻跟財富收入不成正比,那是這個體制存在著問題。

如果我們討厭炫富,那樣的情緒應該反應在對社會公平性的改革動能,而不是把校園假裝成財富平等的樣子。

財富平等在校園中並無法被制服掩蓋,制服以外的消費品還有很多,例如手機、球鞋、校外的消費習慣,還有零用錢的多寡……如果學生有能力解讀,資本無處不在,如果學生不在乎或者缺乏解讀力,那平等也不是因為制服而到來。

三、「愛校」是情感,還是制服創造的「階級性」?

如果英勇的特種部隊會認同他們的制服,那麼,囚犯會認同他們的囚服嗎?如果制服存在著認同感,這種認同感很有可能是階級的:因為我讀了比其他人好的學校,我穿了一件「一眼就被認出好學校」的制服,所以我有認同感。

這種階級不僅僅出現在第一志願,第二志願比第三志願高、第三志願比第四志願高,以此類推。如果一間成績不怎麼樣的學校學生也認同他們的制服,表示這所學校具備某種令人緬懷的特質,可能是校風自由,可能是辦學誠摯,可能是風景優美……

接下來的另一個問題是,不管制服所承載的學校情感是不是「階級性」的,那它是只能附著在制服上的嗎?大學生不存在對母校的情感嗎?非得透過制服(或是印著學校、系級英文縮寫的T恤),才能夠凝聚情感嗎?

試問如果情感非得附著在某種共通的物件上,能不能是一個徽章、一枝筆、一只畢業生的紀念手錶?

在「認同」與「遺忘」的拔河中,採用制服的手段,究竟是讓回憶變得更美好,還是更不堪?如果制服不在了,校園回憶是否就會變得蒼白?

如果心理認同只能來自於制服、圖騰,而不是來自於共同信奉、共同目睹實踐的教育價值。那跟政府以徵文比賽的形式來增強人民信心是否有點類似?是否就只是一種短期的迷幻藥劑呢?

Photo Credit:Jack Miao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Jack Miao @Flickr CC BY SA 2.0

四、「質疑制服」會影響學習?

這種說法的意思大概是:學習是體制內的行為,透過認同體制,才能強化學習意願;相反地,如果對體制不認同(例如對制服的質疑),那麼學習意願也會跟著下滑。

這種說法像是去餐廳點個套餐,如果你覺得前菜很難吃,必然也會覺得主餐很難吃。所以就算前菜真的很難吃,你也要假裝他是好吃的,不然你會沒胃口吃主餐。

順著這個類比來說吧,真正影響胃口的難道不是「覺得前菜很難吃,卻還是被逼著把它吃完」?為何不能吃了一口就把失敗的前菜丟了,直接享用主菜呢?

更進一步說,「對體制的反思」是否為教育內容的一部分?如果不是的話,那教育只有軍事訓導的功能,無法啟發人民自主思考的能力。一個國家必定要有服從的軍人,但是整個國家都是服從的軍人,肯定不是個有競爭力的國家。

如果學生不被允許思考體制的合理性,那麼,上班族也同樣的可以被所謂的職場倫理,禁止思考體制的合理性。最後,整個社會除了掌權者,沒有人可以思考體制的合理性。於是當掌權者濫權了,我們沒有足夠的人擁有足夠的思考工具去對抗他。

五、掌權者與「服從者」的上下關係

為何在校學生不能透過投票來決定制服的樣式,或是存廢問題?制服的樣式,與其說是傳統,不如說是掌權者維繫權利的象徵。掌權者可以不必負擔舉證責任,說明制服存在的必要,卻能夠以高標準檢驗制服變更甚至廢除的論點。這意味著,教育的主體是校方,而非學生。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執法,掌權者得以強化自己具有權力的印象:畫出了界線,然後對超線者處罰。處罰的頻率越高,擁有界線的劃定權與執行處罰權就越明確。也就是說,透過頻繁的制服糾正行為,掌權者的權力變得更清晰、更為可見。而這種權力關係的強化,除了滿足權力者的欲望之外,積極的教育意涵為何?

學生能否決定教育一切的樣貌?或許是不行的,特別在國民義務教育裡,學生被認定成「缺乏某種必須被傳達的知識」,而這「缺乏與否」,則是由一個被認定為「能判斷學生該知道甚麼」的權力組織來決定。

目前來說,幾乎看不到各國有出現由學生決定教材內容的成功案例。不過「教材」的例子,是否可以將邏輯套進「制服」上?制服也是教材的一環?那傳遞了甚麼樣的教育訊息?

思考這個問題,會讓這個無聊的夜晚,變得沒那麼無聊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