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萬能的智慧型手機,我們還需要學校教育嗎?

有了萬能的智慧型手機,我們還需要學校教育嗎?
Photo Credit:Asian Development Bank@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校教育會被智慧型手機所取代嗎?」我自己的答案很肯定:「不會。」

文:張慈宜(輔大心理系所、非營利組織管理碩士學位學程)

滑手機的知識年代

多元智慧論的提倡者,哈佛大學的心理學教授Howard Gardner,有一次針對教育議題進行演講時,一名大學生拿著他的智慧型手機,向Gardner提出挑戰:「未來我們還需要學校嗎?畢竟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已經或即將包含在這支智慧型手機裡」[1] 。

讀者們對於這位學生的挑戰可能心中各自有不一樣的答案,但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無論你同意與否,可能都無法迴避你的學生群中有人正是抱持著類似的的觀點。然而,更加重要,同時也更難以轉過身去不看、不管的是:到底我們身處在一個什麼樣的歷史文化條件之下,讓這樣一個可能容易被視為是一個「不成熟」、「不值一哂」的「虛假」命題被提出來?

再來說一個小故事,在我上學期的「社會心理學」課堂上,一名學生的「異常」反應特別引發我的注意。這名學生在各式社會議題帶領的課堂討論時,總會主動舉手發言,提出的看法也頗富見地,我對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但,當我使出渾身解數勤奮地講解各項重要的社會心理學研究或理論時,他卻不賞光地趴在課桌上睡了起來。

某次我們在電梯裡相逢的時候,我忍不住問他:「早上上課很累嗎?是不是都很晚睡?」學生露出有點羞赧的笑容,低聲說精神容易不集中,容易課堂上聽著聽著就分心,想睡了起來。我恍然大悟,一些原先在腦袋裡散落的東西都連結了起來。現在大學課堂上比比可見學生三不五十滑一下手機的現象,與這位學生忍不住的瞌睡現象難道不是一個銅板的兩副臉孔?

還有一則在記憶中深植不去,呼喚我予以關照與回應的學生回饋是這樣的:「如果有認真聽的話,社會心理學真的滿有趣的。」前兩年的修課學生中,不只一位在課後這樣「鼓勵」我。是什麼因素讓學生們不願或不能認真聽講呢?

文化工具改變思考方式

一些名家針對社會文化與人類心智之互為因果,互相銘刻之關係所進行的分析,可以為當今教育工作者所面對的局面提供理解之依據。舉例來說,英年早逝的前蘇聯心理學家Lev Vygotsky(1896~1934),就對文化工具如何在兒童心智的發展過程中扮演關鍵的角色提供了重要的說明。Eeward E. Berg對Vygotsky其理論觀點及方法中所蘊含的特色也有一段精彩的描繪:

正如同勞動的工具在歷史上的變革一樣,思考的工具也在歷史的過程中發生改變。同時,正如同勞動的新工具帶來了新的社會結構,思考的新工具也導致了新的心理結構。……有人也傾向於將心智結構視為一種人類普遍共有並且永恆不變的東西。然而對Vygotsky來說,不管是社會結構還是心理結構,都有其非常明確的歷史根源,並且是在工具發展過程中之特定層級下之特定產物。[2]

如果說Vygotsky所論及的是廣義的人類思考工具,而曾正確提出「地球村」預言的媒體學者Corinne McLuhan,以及法國神學家Jacques Ellul,則不約而同地皆在五十年前即對於科技如何形塑、結構人們的心智、行為,及人與自己、人與世界之關係,提出了剖析與斷言。

也許我們可以不必理會McLuhan對於冷熱媒體(熱媒體:以古騰堡的活字印刷為代表,冷媒體:以收音機、電視等媒體為代表)形塑人類心智行為之分析是否精到;但對於其主張所有媒體都是人類感官之延伸,而且媒體還結構了「我們每一個人的意識與經驗型態」之宏大宣言 [3] ,則很難捂起耳朵假裝聽不見。

至於,Ellul也不遑多讓,他聲稱「對科技之適應毫無疑問將製造一種新型態的人類」[4] 。Ellul在其名著《科技社會》(The technological society)中,對半世紀前之科技對社會生活之滲透與宰制,做出了堪稱鞭辟入裡之診斷。他所謂的「理性化」(rationality),是他所身處之科技社會之最重要特徵,當一切都可以被測量、被計算的時候,我們就會根據「理性的角度」(rational point)來尋求最佳的解決辦法,其實也就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5] 。

於是,個人創造性、幻想、審美、道德、自發性、非理性,不是成為次要的,就是變成了亟需被克服的東西,而標準(standards)、規範(norms)、效率(efficiency)都成了不容質疑的奉行準則 [6] ,很有可能更常發生的狀況是,行動者根本不具備質疑之意識。

距離Ellul對其時代精神所提出的診斷與批判,又是五十年飛逝而去,而今我們所處的網際網路(internet)時代,人類的思考、情感、與行為,個體與自身、與他人、與世界的關係,學習、工作與休閒的型態,又被結構出什麼嶄新的模樣呢?這些都是大哉問,也非本文有能力可以解決的問題。

這篇短文比較只是借用重要思想家的相關思想結晶,及我本人在大學教育現場所遭遇到的現象及對之初步的摸索及回應,試圖對「現今大學課堂中之學習要如何發生」這個議題提供一點提醒與刺激。當然,不同學科,或者同一學科不同課程之間的差異之大,不可以道里計,各自所面對的挑戰亦可能十分不同。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翻轉教學的挑戰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