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在急診是走溫柔路線的,但是這「西裝男」卻讓我破了功

本來我在急診是走溫柔路線的,但是這「西裝男」卻讓我破了功
Photo Credit:Official U.S. Navy Pag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過神,看到護理師們距離我五公尺安全範圍,突然想到…「啊!我才說我要改走溫柔路線的呢!!!」

編按:建議搭配音樂

初來乍到這邊鄉下的小醫院,長途跋涉經過了漫漫溪水,倚著高聳山脈前行,至少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讓前塵往事也都慢慢消失在身後。

這次,我想做個好人。

至少⋯⋯從溫柔一點開始吧XD

想起每次在之前的醫學中心,急診裏頭或是開刀房內,又凶又吼的,實在是太不合我氣質的路線了(撥髮)

既然這次全部砍掉重練,那麼,或許,我可以做個溫柔的好人(握拳)

…………..

分配到的小小醫院內,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各科別都有,連開刀房跟加護病房都配置了。

雖說「配置」了,但人力不足的問題,嚴重到有些部門只有一個兩個人勉強撐著。

我不想碰外科。

暫時不想。

所以先從門診跟急診外科開始。

急診部門的人面對新報到的醫師都好客氣。

我當然也是如預期的溫柔又婉約,新病人來會微笑問診(雖然戴口罩看不到),連病人小朋友都會拿到我用外科手套吹綁的兔子氣球一枚呢!

(這段期間我可是訓練了多才多藝的綁汽球功力!還會綁米老鼠跟鴿子!)

畢竟,當外科醫師不想碰外科,還是要有個第二專長好QQ

可是那天我就又破功了。

事情是這樣的。

在急診時,診斷到了個闌尾炎的病人阿當,痛了兩天理應要開刀了。會診班表上的輪班外科醫師已經聯絡好,允諾著會再評估病人情形選擇手術方式。

所謂的選擇手術方式,也就是闌尾炎的兩大手術方法:

  1. 腹腔鏡闌尾切除術(Laparoscopic appendectomy)
  2. 傳統剖腹闌尾切除(Opne appendectomy)

腹腔鏡也就是所謂的內視鏡,在術後疼痛及傷口美觀較優,但是需要全身麻醉插管以及較長的手術時間。

而傳統剖腹闌尾切除,一直沒有被腹腔鏡完全取代掉,就因為它有麻醉簡單(可半身麻醉)以及手術時間較快的優點,針對身體狀況較差、不能承擔太複雜麻醉的病人、以及評估闌尾炎已經拖太久腫脹到化膿的狀況,有時候醫師就會放棄腹腔鏡,改用傳統切法。

能有多一項武器,多一項選擇,對醫師來說就是多一個保障。

而究竟要選擇哪種手術?都要主刀醫師評估、討論之後才能確定。

通常,能夠先選擇腹腔鏡就用腹腔鏡,但是如果腹腔鏡開不下來,就要轉為剖腹開法,這有個專有名詞「shift to open」,這個指數是要算出比例的,shift to open rate過高時,就要檢討醫師的技術,或是病人是否情況太為嚴重,甚至是延誤送醫等等,早有許多論文在做探討。

選擇哪種手術方式,基本上就是這麼複雜的事情。

我還在急診幫忙處理開單的事情⋯⋯雙手沒停過,正在跟護理師們聊著:「劉醫師,妳講話好溫柔唷。」

我還裝模作樣「歐齁齁齁沒有啦~~」

這時阿當的家屬突然一群人討論聲音變大,我覺得奇怪歪頭一看,眾人似乎正在爭吵著甚麼?

就見人群圍上護理站,繞著我身邊,一個剛才沒見過面的西裝年輕人開口了:「醫師,我們是阿當那床的家屬,我們不能接受你剛剛的解釋,要求不要手術」

我傻眼⋯⋯明明才剛說同意手術的。

我耐著性子把手術與不手術的差異又解釋了一次,眾人交頭接耳之後,又是西裝男開口:「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再把剛才電腦斷層講一次」

我一愣,才剛講完,又要解釋?

我環顧:「你們都是家屬嗎?」

西裝男搶答:「對啦對啦!你講就是。」

我對著人群中剛剛有先確認過是病人母親的阿姨,緩緩再講一次,心中正在納悶。

我每講一段落,西裝男就拼命稱是:「你們看跟我剛講的一樣」

我講到手術方式時:「所以建議要手術,手術有腹腔鏡跟闌尾切除⋯⋯。」

這時西裝男大聲說:「沒錯沒錯就是要腹腔鏡啦!」

說完他轉身對著周圍人們說:「腹腔鏡才是正確手術方法啦!沒有甚麼開不下來的事情啦」

這時候我開始感覺不對勁了!

沉著臉,我不講話,瞪視著這個舉止奇怪的西裝男,他高談闊論的模樣,跟其他家屬形同業務在宣傳的對話方式,這是哪們的家屬???

何況病人要用什麼手術方式也不是他出一張嘴說了算的!

西裝男回過頭,拿出手機就要拍我正在使用的電腦螢幕,我出聲制止:「等一下!先生!你在做什麼?」

西裝男嘻皮笑臉:「存證啊不是!存紀錄啦!」

我大吼:「病例是病人的隱私,如果你是家屬,請你依照流程提出申請,我們甚至可以燒光碟給你!可是我要問你!你到底是病人的甚麼人?」

一旁病人的媽媽打圓場:「醫生那個⋯⋯他是⋯⋯他是我們朋友啦,」邊說邊使眼色,我可看在眼裡!

我深呼吸轉頭對阿姨柔聲說:「阿姨,妳剛剛第一時間來,我都完整解釋給妳聽過了,如果是妳提出問題,我沒話說就是再解釋,可是現在,外科醫師才能確定的手術方式,怎麼會是這樣隨便一個人講就好?還有,我再次問妳,這旁邊先生到底是妳們什麼人?」

周圍人都有點手足無措,遠遠的護理師們看到我聲音姿態都越來越火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阿姨訕訕地嘟噥著甚麼低頭不講話了,西裝男態度也不示弱:「就說了我是家屬啊!妳這醫生很奇怪。」

我一拍桌子跳起衝到遠方躺在床上的病人旁,手指著西裝男問:「阿當先生,那邊那個西裝男你認識嗎?」

阿當一臉茫然搖頭。

這下所有人連西裝男的臉都黑掉惹!

我走回電腦前,提高音量對西裝男說:「先生!你是什麼人?一下說是家屬一下說是朋友,串供也串好一點!病人根本不認識你!急診不是任你騷擾病人的地方!你要不就出示證明確認你是家屬!要不就馬上離開!」

西裝男有點愣住,沒想到我一介女流也會耍狠!

廢話!因為急診旁派駐的保全先生已經聽到吵雜、在一旁待命了!!

(當年我在急診被黑道追打過,這些重點非常注意XD)

急診所有人都轉頭看過來!西裝男摸摸鼻子還要對病人媽媽說些:「阿姨⋯⋯那個⋯⋯。」

我高八度音:「先生!!!!」

他只好悻悻然離去。

這時候嚇得躲在一旁護理師們總算探出頭來,剛好這時到急診的會診外科醫師也出現了,看到母獅狩獵發狠完的暴風雨後寧靜,還不知道剛才發生甚麼事XD

事後詢問,原來西裝男是保險業務,事前完全不認識,出現在急診閒晃拉客戶,藉機要展示自己對醫療專業有多熟悉,一下子指使家屬們拒絕手術,一下又改手術方式要由他們指定⋯⋯。

被轟走只是剛好。

我自己認識許多專業的良好業務,不需要也不用這樣的方式干擾醫療現場作業。

回過神,看到護理師們距離我五公尺安全範圍,突然想到:

啊!我才說我要改走溫柔路線的呢!!!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