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應充不服提4問 台北地院「標魚翅卻賣冬粉」回應

魏應充不服提4問 台北地院「標魚翅卻賣冬粉」回應
Photo Credit: 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北院的還擊,余明賢稍晚表示,不希望引起與法院對嗆的印象,將不再回應,留待二審再詳細說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報導,前味全董事長魏應充因味全混油案,25日遭台北地院依詐欺、違反食品衛生管理法等判決有期徒刑4年;味全公司判罰金新台幣1550萬元,仍可上訴。魏的委任律師余明賢在判決後隨即以簡訊告知魏應充結果,魏應充回覆表示,感恩司法,有一些事實上的誤解,謙卑自省,繼續努力。「我們絕無黑心,問心無愧,也感恩員工與至親好友,一路信任支持與陪伴,應充感恩合十」。

味全混油案魏應充一審判4年 魏嘆:家人都買味全我怎麼敢?

中央社報導,台北地檢署起訴味全「使用大統摻混原料」、「98配方調合油」、販賣「味全香豬油」等3部分,台北地院認定前兩者有罪,香豬油部分則已由彰化地院去年審結,並判決無罪,目前上訴台中高分院。台北地院審理後認定,魏應充明知橄欖油、葡萄籽油是高價進口油品,極易被上游廠商摻混,卻在公司內部會議要求味全應以「具有競爭力」的低價採購賺取利潤。

判決指出,味全公司從民國96年到102年,委由代工的頂新製油向大統長基公司買進摻銅葉綠素油品,攙入味全油品對外販賣;又在大統案爆發後,出示不實檢驗報告。另外,又看準棕櫚油走跌,加入味全調合油,棕櫚油比率占98%,卻宣稱是橄欖油、葡萄籽油,誤導消費者。

聯合報導,魏的委任律師余明賢昨26日重申一定上訴,並提出4大問題:

一、法院無具體證據,就推論認為,魏應充身為董事長應知公司大小事,而有犯罪不確定故意及默示的犯意聯絡。

二、法院認定企業要求「有競爭力的採購價」等同「指示犯罪」,這是對企業經營的誤解,會對企業產生寒蟬效應。

三、現行法令未強制規定揭露調合油使用油種比例,法院在無法源基礎下加以處罰。

四、台北地院認為即使食品安全無虞,但若經濟上攙偽,還是要以食安法處罰,這是不當擴大刑罰權範圍,有侵害人權之虞。

中央社報導,台北地院回應,種種質疑在判決書都有交代,被告可依法提上訴,並以「冬粉冒充魚翅」舉例說明:

首先,魏應充有定期召開糧油事業群會議,並做許多明確指示,有會議紀錄可證。所謂默示犯罪聯絡,是指沒有出言明白交代、指示,不是指什麼都沒做。

二、魏應充在調和油部分是明確指示用較低單價的棕櫚油替換掉較高單價的黃豆油,純油部分民國100年到102年國際橄欖油和葡萄籽油的油價是往上走高情勢,但味全、頂新購買價卻往下跌,所以法官不是僅以魏指示降低採購價一詞,就認定他犯罪。

三、98配方調合油部分,合議庭認定魏應充明確指示用單價較低的棕櫚油,替換單價較高的黃豆油,非僅單純降低採購成本;且合議庭並未認為味全產品是「合法標示」,而是「標示不實」,構成虛偽標示罪。

四、與彰化地院的法律見解最大不同在於,北院認定,食安法第49條第1項,並未規定須「足生損害之虞」才構成犯罪要件,只要有混摻就構成犯罪。例如廠商標示魚翅,但實際上用冬粉去做,難道買家就可以接受?

自由報導,對於北院的還擊,余明賢稍晚表示,不希望引起與法院對嗆的印象,將不再回應,留待二審再詳細說明。北院行政庭長賴劍毅表示,魏應充質疑的事項,其實都已在判決中交代,北院尊重其上訴的權利。

三立報導,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也於臉書PO文,以「狗屎論」一一打臉魏應充4大疑問:

用狗屎回答魏應充的4大問。一、董事長就知道公司大小事?狗在路上拉屎,狗主人不掃,不罰狗主人,難道罰踩到狗屎的人?二、降低採購價就是犯罪?狗屎不用花錢買,便宜賣給別人,又沒說可以吃的,不犯法?三、合法產品標示仍會觸犯詐欺?狗…

方儉貼上了 2016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