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毒鳥宿命 屏東「老鷹紅豆」力拼友善耕作

翻轉毒鳥宿命 屏東「老鷹紅豆」力拼友善耕作
直播後,農民隨著做畦。攝影:廖靜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毒鳥都是老一輩傳統農民,傳統農業就是這樣教下一輩;這幾年老鷹減少,農民並不知道是吃了麻雀中毒死亡,知道之後都有覺醒,提醒不要毒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廖靜蕙(特約記者)
2015年10月19日屏東訊

屏東二期稻作收成不久,馬上又到紅豆播種時期。台灣區稻作協會理事長林清源在崁頂的近35甲農地,也在此時播種,預告三個月後就可歡慶豐收。

幾部播種機一刻不停地在農地間播下紅豆種子,再打入田裡,希望「機器直播」能減少鳥類聚集、減少農損。這塊田區,將成為改變紅豆毒鳥宿命的示範田,一旦產量和價錢能維持農民生計,消費者也願意買單,林清源將推廣給農友。

林清源帶領的農民與黑鳶研究者林惠珊,將展開一段與生態共生、兼顧農民生計的實驗田計畫。攝影:廖靜蕙

播種機發出隆隆聲響,奮力地將紅豆種子播入土中,緊跟著播種機後面的白鷺鷥認真覓食。

「你看,土表幾乎都找不到紅豆種子。」林清源在機器直播後的田地巡視,果然很難找到裸露在外的種子。雖然紅豆苗一長出來,還是會有鳥來,但若一開始就能減少鳥類聚集,後續鳥害的機會也會跟著減少,但要完全沒鳥害是不可能的。

白鷺鷥跟在播種機後頭覓食。攝影:廖靜蕙
傷害黑鳶無心之過 毒鳥行為由此覺醒

林清源請代耕業者,每分地多放五至六斤種子給鳥吃,但不要毒鳥。他不計成敗,自願投入近35甲紅豆田做為示範田,配合農改場安全用藥、不使用落葉劑、不毒鳥三原則,希望累積好經驗,進一步推廣給所有的紅豆農。目前合作的幾位農友,未來也將回到崁頂、新園、東港、南州這四個鄉鎮繼續推動,逐漸改變紅豆種植方式。

提到這個轉折,他很感謝屏科大黑鳶研究人員林惠珊兩年前林惠珊在崁頂田裡調查,首度揭開農業毒鳥實況。紅豆種植前,農民以稻穀摻毒造成數千鳥隻死亡的畫面,透過網路平台放送,震撼台灣社會;消費者意識到,為了一碗紅豆湯,可能犧牲了鳥類生態,連黑鳶也間接受害。

從此,要求農法友善生態系的呼聲不斷放送;農民也聽到了,毒鳥「會有問題」的理念深植腦海,農民間也相互監督、彼此提醒。

「過去毒鳥都是老一輩傳統農民,傳統農業就是這樣教下一輩;這幾年老鷹減少,農民並不知道是吃了麻雀中毒死亡,知道之後都有覺醒,提醒不要毒鳥。」林清源表示,農民為了防止麻雀,會在田裡使用好年冬或抗冬靈,不讓鳥類靠近;但因成本過高,這十年來改用加保扶摻在稻穀中,放到路邊(田埂邊),鳥吃這些稻穀死了,老鷹又吃這些亡鳥,連帶也中毒,但農民本意並非想毒殺老鷹。

把生態找回來 黑鳶紅豆卡好

現在與林惠珊合作,林清源希望找出一套宣傳方式來說服農民「把生態找回來」,首先就是實踐在自己的農地上。

這種務實誠信的態度,讓他的紅豆甫於年初推出就銷售一空。「現在我們這塊田區,無論是生產水稻或紅豆田,幾乎是攝影者的最愛,各種鳥類都有。」

這對林清源並非難事,過去為了水稻生態,他種植蠅翼草當覆蓋作物,減少雜草叢生,農民也不需噴殺草劑;田埂保護好了,青蛙、草蜢自然回來,田埂生態復原了,晚上有青蛙出來吃蚊蟲,省下很多農藥。

林清源以蠅翼草減少水稻田的雜草。攝影:廖靜蕙

而紅豆鳥害以發芽及開花期最嚴重,麻雀飛下來啄食的速度很快。林清源認為,因為雀鳥沒得吃,無法避免。「大自然就是這樣!」他推算影響程度,慣行農法一分地可生產約350~450斤,因為鳥害損傷可能減產100斤;去年改善農法後,每分地約生產250~350斤,減產約1/3~1/4左右。

鳥害防制確實有限,他期待政府單位可研發遙控(機器)老鷹來農田服役,白天出來趕鳥,降低鳥害及農損。

久盛農場陳安茂則是林清源口中的菁英、種子農民之一。他本身也投入近十甲地種植紅豆,以機械化種植盼減少鳥害。他以補助款購買國產二手機器,再以自己的汽車修護專業不斷改良,過程中吃了很多苦頭,好不容易才讓機器比較好用。他希望能與農改場合作,研發微電腦真空播種機,精準控制植株距,種出量多質好的紅豆。

久盛農場陳安茂和他的紅豆播種機。攝影:廖靜蕙

他說,農民為了保護收成才會毒鳥,這種現象並非種紅豆才有,紅豆無辜背負罪名,希望消費者能了解。

「鳥最喜歡撒播、有紅豆可撿食,小型鳥聚集之後,接著吸引大型鳥一起來享用。」他盼望實驗田計畫能扭轉毒鳥形象,讓消費者安心食用國產紅豆。

與全聯超市打造「老鷹紅豆」
老鷹紅豆預計年底上市,全國全聯超市都買得到。圖片來源:屏東縣政府提供

耕作收成後,如何取得通路業者的支持、收購是重要關鍵。現在,全聯福利中心與林清源合作打造「老鷹紅豆」品牌。林惠珊轉述全聯代表的話:「無論你種多少,只要驗得過(檢驗合格通過)我們來收!」

「老鷹紅豆」的誕生與《老鷹想飛》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里仁公司有機商店通路)則與林清源契作五~八分地,實驗性的以無農藥、化肥的方式種植紅豆。他們建議開花前使用苦楝油和蘇力菌對付薊馬(台語:刺馬)。雖是第一次,但不擔心種不出來。

屏東縣政府農業處長姚志旺表示,縣府的任務是媒合通路與農民合作,並確保紅豆生產品質達到無農藥殘留,至於如何合作、價格怎麼談,則未介入。

目前大潤發也表達契作意願,不過他認為這項合作剛起步,生產成本增加,市場價格一定比過去高,農民能否在過程中獲利、消費者能不能接受、全聯能不能賣得好?一切都是未知數,因此,須依據今年合作成效評估,若消費者能接受,農民也能獲利,農業處就會大力推展。

姚志旺說,從事件發展來看,與環境共生的生產方式具有商機,農業處將加強營農教育,讓農業生產達到生計、生態的平衡。

紅豆學

紅豆種子:林清源使用來自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培育的高雄9號,透過「技術移轉」(支付權利金以取得使用權),確保品質精純劃一,這批種子播種前都沒有浸過殺菌劑。

「過去賣的都是6、7、8、9混合的綜合豆,紅豆煮起來有的熟,有的不夠熟,覺得難吃,其實這些品種分開煮都很好吃。」林清源獨鍾9號只因為賣相好,其他都差不多。

為何要拋光?紅豆機器採收後,都會有粉塵草屑,因此除了機械篩掉比較小的紅豆,還會使用布輪篩過、整理,目的是清除表面的粉塵。若不拋光則要花費比較多時間。

不用落葉劑可以如何處理?延後20天採收,自然乾燥,採收之後經烘乾機處理,清理雜質。「可以解決但拖比較久。」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環境資訊中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