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語學習迷思之二:用英語授課,學生的英文就會變好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習外語首先要能夠專注在「講的是什麼」,再來要能夠理解「在講什麼」,然後要有輸出,才知道自己會什麼、不會什麼。還有,用外語做其他專業知識的授課,並不等於能同時達到外語與專業知識教學的目的。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土女時代Türkkızları/Ada

今天來討論日前引起政大校園譁然的新聞:〈要求教師用英語授課「強化競爭力」? 政大教授:便宜行事、巴結外國學生〉。政大校長說,以後新進老師每年要開設兩門英語授課課程。姑且不論校長的目的是什麼,假使是要透過英語授課,讓政大學生的英文程度與專業學習同時提升的話,應該是作用不大的。讓我們先從該如何「學習外語」開始,再談「用外語學習」這件事。

學習外語的方式─語言輸入

名詞解釋:輸入─接收外語;輸出─使用外語

記得以前國中的時候,老師總是跟我們說:「多聽英語廣播,聽不懂也沒關係,就放著做別的事情,聽久了英語就會進步。」這是真的嗎?在學術的殿堂中,無論來自哪門哪派,語言輸入的重要性都是無庸置疑的。但是語言輸入是什麼呢?光是多看美國影集、多聽英語流行音樂、聽ICRT就叫做增加語言輸入嗎?

對於外語學習來說,Bill VanPatten認為要聽者有主動參與(actively attend)才有用。但語言學家史蒂芬‧克拉申(Stephen Krashen)卻不這麼認為。克拉申認為,只要把輸入簡化,讓語言的輸入維持「學習者程度+1」,即有學習之效。但沒有明確定義「+1」為何。

簡化的輸入可以分為以下三項:

與外國人溝通

跟外國人講話的方式,常常被拿來跟兒童用語與保姆用語相比。保姆用語通常比較清楚,句型、用詞較簡單。通常指的是此時此刻跟小孩子一起做、或分享的事情。目的是為了溝通,而不是語言教學。大家很自然都會用這種方式跟小孩講話,可是往往不知道怎麼跟外國人講話,最常見的情況,大概就是講話提高音量。

在土耳其就會發現,很多人不知道要怎麼放慢講話的速度。但潛意識還是知道跟外國人講話要清楚、慢,用短而簡單的句子。就像我有天在等公車,旁邊的土耳其阿伯就問我:「網─路,有─嗎?」「公─車,在─哪?」往往會將主題放在最前面,提問也以yes/no為主。一般跟小孩講話時,文法使用大多都是正確的;但跟外國人講話的時候則不然,目的即是為了簡化溝通。

語言學校老師

至於語言學校老師講話呢,除了講得比較慢、使用教導過的簡單詞彙,還常暫停對話,好讓學生有思考、吸收的時間。一般老師會使用很誇張的發音、並不斷重複加深印象。

中介語(interlanguage)

中介語是學生上課時彼此交談使用的語言。一般會有很多確認彼此達成溝通的用語,像是「懂嗎?」「是這樣嗎?」「可以再講一次嗎?」大致而言,在課堂教學活動上,有溝通或合作機會的話,學生間可以有更多機會使用語言,並且專注在對方想要表達的意義上。

全面提升外語能力的方法─互動

這些輸入都算是簡化的用法。研究也證實這些溝通方式,對於語言的學習都有幫助,可以讓學生多練習,學習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然而,我們跟外國人講話的時候,往往不會糾正對方的錯誤,彼此交談時更不可能。就學習外語正確的文法來說,對學生是沒有顯著幫助的,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哪裡產生了錯誤。

史蒂芬‧克拉申(Stephen Krashen)認為,只要有這種簡化的、能夠理解的輸入,再加上讀很多很多的書,語言就能夠進步了。他認為語言是一個整體,只要聽力和閱讀力提升,口說和寫作也會進步。

的確,多讀書,閱讀能力就會進步,但是對語言的全面學習有幫助嗎?研究指出,多多看書後,看的速度跟單字量都會變多,不過寫作和口說上並沒有進步。其他研究也指出,只有接受輸入訓練的學生,在輸出(口說或寫作)的時候產生的錯誤較多。

語言學家Michael Long的互動教學假說認為,人們在對談時,為了理解對方所做的互動,可以讓輸入變得較容易理解。在互動的過程中,雙方不僅能接受到語言輸入,同時也有輸出,讓注意力提升。研究也指出,在互動下的學習成果,優於單純只有輸入的教學。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用外語學習同時提升語言與知識?

看來研究都認為輸入很重要,有互動的話,更能提升學習效果。那麼,如果學校都使用英語教學,大家的英文程度是否都會自然提升呢?

其實相關的研究幾十年前就有了。1985年,加拿大語言學家Swain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1960年中期的加拿大流行一種教學方式,他們想讓加拿大人學好法語,將英語為母語的加拿大學生,課程全面改成法語授課。而早在1980年代,大家就開始研究這種教學到底有沒有用。

大家察覺,在理解能力上,這些學生似乎跟母語法語的學生差不多;但是在寫作、口說的程度、特別是文法能力就差得遠了。為什麼會這樣呢?結果他們發現,原來是在上課時使用的句型有限,動詞基本上只會現在式與命令式。學生也不太發言,而發言往往都只是一、兩個字而已。再加上這種教學方式教的東西不是法語本身,而是教授的科目,所以就算有文法錯誤,也不會被糾正。

於是,Swain指出「輸出」對學習的重要性。當我們輸出語言時,我們才會理解到我們會與不會的是什麼。這僅是針對這種教學方式,接受輸入學習外語的成果。若要從他們所被教授的專業科目來看,成果恐怕更難說。

「學習外語」與「用外語學習」

我在土耳其也曾唸過全英語授課的學校,發現如果老師有留美經驗,大致能夠理解;但不是留美的老師,根本就聽不懂他上課在說什麼, 只好自己回家默默看書,再偷問同學有沒有考古題。

另外,大部份土耳其大學入學前還要先測驗英文程度,不夠好的話要上一年的英語預備班(老師都是美國人)。我的香港朋友也說,他從幼稚園就開始學英文了,中學就是唸英語學校,中、英夾雜上課,大學則全是英文授課;但在下課時,大家還是講廣東話啊!所以口說依然不怎麼樣。他跟我說:「有些中文中學的學生,英文還比英文中學的學生好。」「我覺得台灣人的英文很好啊,跟香港人差不多,英語教學好像也沒什麼用。」

如果是要提升英文程度的話,英語授課好像不能算是種很有效的方式。反而原本的學習專業會受語言影響打折,學生有可能會無法理解老師的授課內容。以提升語言來說。不如聘請外籍老師開互動教學英文課,或來個預備班,可能會有更突出的效果。

結語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學習外語光是輸入是不夠的,首先要能夠專注在「講的是什麼」,再來要能夠理解「在講什麼」,然後還要有輸出,才知道自己會什麼、不會什麼;如果講錯或寫錯,還要有老師糾正,不然永遠都會犯一樣的錯誤。還有,用外語做其他專業知識的授課,並不等於能同時達到外語與專業知識教學的目的。

Ada的外語學習迷思系列專文:

本文獲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孫珞軒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土女時代 Türk Kızlar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