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一角:那些被生活擊潰的貧困女性大小事

東京一角:那些被生活擊潰的貧困女性大小事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說社會本來就是靠各種不同階層的人組合而成,但在已開發的大都市中,要翻身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有家裡支援,就必須靠自己,真的得很用力、很用力才行。否則就像這些人所說的:「你問我未來? 我只能說:我的人生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靠著當發聲練習的老師、以及現在演奏樂團每月6萬日幣(約新台幣17335元)、活動人偶4萬日幣(約新台幣11556.5元),她就用這120萬日幣(約新台幣34萬6千元,低於前述東京最低平均新台幣127萬元)的年收入過活。沒有夢想,沒有男朋友,銀行沒存款,「對於未來,只想好好活著,找到不錯的男生就結婚,過過簡單的日子⋯⋯」優子苦笑表示。

你的夢想是什麼?

日本整體來說算是很富裕的國家,以當地日本人而言,雖然工作壓力比較大,但如果能夠以正式僱員的資格受聘,就算是比很多人好了。只要有份正當的工作,然後靠技術而非勞力賺錢,有持續的穩定收入,其實在首都圈內就足以活得下去。

雖然如此,在這種已開發的都市裡,上面那樣近乎貧困生活的人卻如過江之鯽,且近年來有更加嚴重的趨勢。在生活壓力之下,關於健康、文化、生活品質以及美感的培養,幾乎都可說是放棄狀態。在東京能夠存活看似簡單,卻好像也不容易。有時在路上看到那些搭訕女生、引誘她們拍成人片的片商,100個人裡總會遇到一兩位剛好需要生活費的女孩吧。

經過新宿時,也有很多看起來就是專門學校剛畢業的女生,在路邊拉客,找人去居酒屋;成功找到客人之後,還能從帳單中抽取一點點費用。有時候他們真的很累,就會直接在路邊坐下來,玩玩手機,看推特跟Line上其他朋友都在幹嘛。

「你們未來想過怎樣的生活?」不要去問他們的夢想,因為他們真的回答不出來。他們覺得這樣很好玩,可以跟朋友在一起,至於身邊的朋友都在幹嘛?物以類聚,都在做跟她一樣的事,賺到錢就跑出去玩,買新衣服、做指甲美容。他們沒有想過,現在她們還有年輕當資本,那之後呢?

一樣的社會現象又會不斷重演,這是隱藏在光鮮亮麗、積極佈置奧運首都背後的心酸社會現象。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年輕人抱著想來到東京,然而幾年之後,成功的又有多少人?

雖說社會本來就是靠各種不同階層的人組合而成,但在已開發的大都市中,要翻身真的不容易,如果不是有家裡支援,就必須靠自己,真的得很用力、很用力才行。否則就像這些人所說的:

「你問我未來? 我只能說:我的人生沒有享受幸福的權利。」

本文獲《日本‧職場‧生活‧趨勢》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
《日本‧職場‧生活‧趨勢》臉書粉絲頁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