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了還蓋不好一個金門大橋,金門人其實「兩黨都不想要」

16年了還蓋不好一個金門大橋,金門人其實「兩黨都不想要」
從金門遠眺廈門之景|Photo Credit:王衛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是停下了,但少了主體性的金門,至今仍風雨飄搖,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採訪、文字整理:李作珩

你可能不知道,2010年Google提供的地圖服務曾將金門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非「中華民國」,引發許多臺灣網友痛批「實在太扯!」

無獨有偶,2011年一位金門縣民投訴,他持中華民國護照到AIT辦美簽,卻被歸為「中國籍」,因為護照上出生地寫著「福建省金門縣」­。對此,AIT解釋,這是電腦­系統問題,只要是福建省的金門馬祖,都會直接歸類中國大陸。

從這兩件事,可以看出金門在兩岸之間的尷尬與特殊性。金門與臺灣本島之間隔著227公里的臺灣海峽,但是與大陸廈門島的距離只有8公里,但決定金門命運的卻是遠在200多公里外的中華民國政府。

長期以來,因著這樣的地理關係,金門在歷次臺海危機中,無法逃脫工具性的宿命…

「反共復國」——金門揮之不去的戰地印象

「真的要說,兩岸真正統一時間是1945到1949短短四五年,能完整見證中華民國的只有金門馬祖」,金門黨發起人之一的羅德水老師說道。

這就是金門「中介性」的存在,從地理而言金門是中國,但就現況而言就是兩國,一中跟兩國,兩岸關係無論是一中或兩國,金門都是一個中間點,金馬是地理上屬於中國,行政管轄屬於臺灣的島嶼,在兩岸間有著難以取代的特殊性。

1980年代,雖兩岸軍事衝突消失,但是政治上的對立仍然嚴峻。當中國開始改革開放,金門仍舊被當作「反攻的前沿」、「反共的堡壘」。直到1992年金門才開始解除「戒嚴」,結束所謂的「戰地政務」,相較臺灣本島晚了5年。

Photo Credit:Amy Chang

Photo Credit:Amy Chang

金門的小三通其實只是「實驗」….

而隨著兩岸局勢變化,從過去的短兵相接、武裝對峙,到現在通商、通航,交流日益密切。

2000年陳水扁上台時,當時兩岸仍在意識形態上有重大的分歧,對兩岸交流是沒有信心的,但當時中國一直發動兩岸直航國際攻勢,民進黨政府有點無法招架,所以決定先試辦兩岸試點。

「北京和臺北有個心照不宣的默契,讓金門馬祖成為試點,所以小三通不是為了金門發展而思考的,對臺灣而言就是安全閥的角色。」

羅德水說,很多人以為因為小三通讓金門人賺進大把鈔票,的確小三通一定程度上有帶動金門的經濟,但其實並不是以金門主體作為政策規劃的。同時也替金門帶來人口外移、資金外流且走私橫行的負面效應。

這樣「爆衝式」的發展,有利的不一定都是金門人。

天下雜誌就指出,由於政府開放在金門設籍六個月以上的人,可以坐船直航廈門,因此在開放小三通前,就有不少臺灣居民開始設籍金門。然而這當中有很多幽靈人口,也就是人在臺灣,而戶籍設在金門,根本沒有改變金門人口外流的趨勢。

雖然財富增加了,但實質上錢都留到特定人士口袋,甚至因為金廈生意往來更加便利,資金都流到中國了。這些現象,都是因為我們對於金門始終未建立「主體性」,金門的生存、發展,靠的是一群可能連金門都沒去過的人決策,又如何能知道金門真正需求?

「小三通看起來好像對金門有利,事實上對臺灣更有利。因為都是以臺灣思維處理金門政策,是兩岸政策附庸,所以金門人會有很多問號,到底我是甚麼?」羅德水無奈地說。

「對岸的水喝不得…」但誰又能解金門人的渴?

金門人的無奈不僅於此,民生必需所用的水、電,在臺灣都可能被無限上綱成「政治問題」。

金門因為沒有腹地,本來用水以地下水為主,但是長年超抽地下水,讓過去累積的地下水己乎消耗殆盡。金門的渴怎麼解?過去想過許多方法,包括從高雄運水、增設海水淡化廠,或是加強湖庫淨水,但評估下來,1度水至少都要50元以上。

算來算去,最便捷、划算的方式,就是從對岸引水。

好不容易到了馬英九時期,兩岸終於簽約,金門可以使用廈門的水,就有反對者說「怎麼喝可以對岸的水,這是不是會造成過度仰賴中國,複製香港經驗?」羅德水苦笑一下,實質上根本也沒這麼複雜,就是單純的生活上需求而已。

金門金沙水庫Photo Credit:陳宗新

金門金沙水庫|Photo Credit:陳宗新

20年來,經歷解嚴、政黨輪替的金門還是無感

再來是用以連接大、小金門的跨海大橋「金門大橋」,每年一到了選舉,就成為各候選人政見之一,但是選舉一結束,便無疾而終,所以被戲稱是「選舉浮橋」。

羅德水語氣有點激動說「從李登輝當總統時就說要蓋,陳水扁時完全沒有再提,好不容易到了2012年,馬英九又重新啟動,到現在還在蓋,而且進度大幅落後…」

這座金門大橋工程延宕主要問題還是與政治相關,有人說會不會蓋了以後,就會再出現金廈大橋,等於是通往統一的橋;又首度引進中國施工船及技術人員,引起國安疑慮的質疑聲浪。

羅德水表示,這類的案例在金門層出不窮,事實上那就是金門人民生需求罷了…

「比如住在小金門,如果生重病要去大金門看,不然就是等死。」

更讓金門人無奈的,是反觀距離只有8公里的廈門,在2000年左右,陳水扁主政時,短短十年內就蓋了5座橋。而金門,直到現在,歷經2次政黨輪替,基本上經濟建設是沒有甚麼大進展。

經濟建設緩慢,連帶的也會造成就業問題,現在在金門設籍約14萬,但實際居住人口大概只有5萬,幾乎都是老人小孩,主要就是因為年輕人找不到工作。

現在金門用水用電還是自給自足為主,問題是,如果未來要發展,可能基本需求是不足的;不發展,那麼就業、人口老化等伴隨而來的問題,要怎麼解決?

105年3月公告工程進度Photo Credit:金門大橋專案暨行政透明網

105年3月「金門大橋」的公告工程進度|Photo Credit:金門大橋專案暨行政透明網

「金廈」距離近到可以直接走過去,你說怎麼分割?

事實上,撇開政治因素,在1949年以前,金廈本來就是一日生活圈的概念,就像臺北跟新北這樣,他們是隔一條河,金廈是隔一個很淺的海峽。

小三通之前,其實就有很多交流,羅德水指出,「比如說我的爺爺是金門人,奶奶是廈門人,這個海峽有多淺,淺到退潮時用走的都可以走過去,著名的林毅夫就是如此。」

1949後,金廈兩島的漁民還是在同一片海域討海,政治上雖被隔絕,但是有時候捕魚會見到面。但因為政治因素,國軍有監控,甚至誇張到有時候只是漁網跟漁網絞在一起,也算接觸,回村莊以後就會被出海數個月,以示懲罰。

如果真的要說,就官方而言,大家都以為兩岸是在1992年辜汪會談時才有相關協議,但實質上早在之前,1990發生「907事件」,就有金門協議。

另外很多金門人1949年以前在廈門工作、求學,後來國民政府敗退台灣,突然金廈之間的航班就斷航,所以有很多金門人被迫留在廈門;相反也有,比如說船員,因為剛好行船到金門,來到金門後就回不去,但是這種例子比較少。所以他們很可憐,明明肉眼就看得到的地方,但1949兩岸分治後,卻不能回家。解嚴後、小三通以前,過往滯留在廈門的金門人,假設要從廈門回金門,也只能從廈門到香港,香港再到臺北,臺北再到金門,繞一大圈。

「金廈就是一個生活圈概念,所以你要怎麼分割?」羅德水問道。

羅德水:「站了一甲子的衛兵難道還不夠嗎?」

就是金門的特殊性,讓金門有了這樣難以擺脫的宿命,打仗時候是前線,戰事結束,金門存在的意義、所能扮演的角色,依然微弱。

「站了一甲子的衛兵難道還不夠嗎?」身為金門人,羅德水不平,承載著金門鄉里期盼,羅德水等人發起金門黨,成為臺灣第一個以地方為名的政黨。

「2016年520後是民進黨完全執政的局面,金門曾當過兩岸砲灰,不少金門人擔心兩岸如果關係緊張,金門權益還是有可能被犧牲。成立金門黨是為了爭取『主體性』,我們都說臺澎金馬是共同體,但實質上金門始終是邊陲。就以2016大選為例,朝野政黨的立委沒有一席是以金門人的形象被提名的,兩黨並沒有重視金門人存在,而原住民反而有。」

訪談中我們好奇,以往金門被認為是「黨國最後的堡壘」,成立金門黨能有甚麼贏面嗎?羅德水告訴我們,在金門長期「藍營獨大」只是一個現象,但是這現象是可以解讀的。

國民黨在金門勝選,不能直接解讀為金門人喜歡國民黨,事實上,國民黨政府曾在金門實施長期軍管戒嚴,先天上金門人不會有喜歡的動機,民進黨之所以無法在金門有所突破,也不是綠營沒有耕耘,像這次民進黨陳滄江在金門票數就有大幅成長,但還是沒辦法勝選,主要還是不少金門人擔心民進黨會不會當選後推動臺獨?臺獨後兩岸會不會打起來?因為根據歷史教訓,最後首當其衝的極有可能又是金門。

因此,與其說喜歡國民黨不如說因為對民進黨有疑慮,在沒有辦法選擇綠的情況下,只能選擇藍。金門黨的成立,就是希望能走出非藍非綠緋紅的金門路,如果你是對國民黨不甘心,但對民進黨也不放心的人,可以有別的選擇。

而關於敏感的兩岸神經,羅德水認為這也是臺灣本島對金門一個很大的迷思。

臺灣普遍認為金門較偏向統一,他認為這簡化了金門人的兩岸觀點,對多數金門人來講,如果做歸屬臺灣還中國的投票,相信多數會選擇臺灣;但題目若是選擇統一或獨立,又不一定選獨立,選擇維持現狀的人應該還多一點。

金門在清朝時有很多海盜,也經歷過打仗日子,對金門老一輩的人來說,都有很多這樣的記憶。而現在很多大陸漁船會來捕魚,也會威脅到金門人生活,金門雖然緊鄰廈門,但金門人的生活形態與價值觀其實與台灣人沒有兩樣,所以證明金門也是懼怕統一的。然而,對金門人來說,抬頭就看到廈門,且許多金門人也在廈門置產,距離又是那麼近,是這樣一個很微妙的關係。

金門黨成立大會|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羊正鈺

金門黨成立大會|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羊正鈺

爭取金門主體性——「金門黨」不排除爭取成立特區或獨立

羅德水又緊接著補充,金門現在在臺灣屬於「福建省政府」,這其實是很荒謬的,整個福建就金門馬祖,雖然有福建省政府,但實際管轄範圍其實只有1%。「我們是認為,行政區域是不是要重新規劃,思考以特別行政區概念取代形同虛設的省政府,這樣金門也會有更多主體性來和對岸談判。」

「會成立金門黨,主要是希望政府能重視金門人的聲音,提醒他們,如果再這樣漠視金門,甚至還是將金門當作政治工具,我們不排除建立特區或獨立。」

因為經濟條件金門本身絕對是足以應付的,甚至金門酒廠繳給中央的,比中央給金門的還多,完全是有能力自給自足的,過去幾年金門當地一直都有組黨的討論,只不過我們將討論化為行動而已。

至於金門黨對金門有何發展願景?羅德水指出,對於金門應該如何發展?是複製廈門發展經驗?或是維持金門既有的特色,金門人其實也有許多對話與論辯,在建設發展與維持既有生活型態間,金門人有許多矛盾情結,羅德水說道:

「金門本身有其獨特性,高樓不是衡量文明的指標,金門究竟要如何發展,是金門人必須自己面對、自己處理的功課。」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