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礦可能奪命,卻更可以續命:土耳其礦災中的礦工悲歌

採礦可能奪命,卻更可以續命:土耳其礦災中的礦工悲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土耳其礦災引發人民對政府忽視礦工安全的質疑,並引起示威遊行。抗議民眾在警察的盾牌前擺著兩頂礦工安全帽,上面寫著「這並不是礦坑意外,而是謀殺。」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土耳其西部小鎮索瑪(Soma)一處採礦場,於13日下午3點因變壓器故障引發爆炸,共有700多名礦工因電梯失靈而被困在深達2公里的礦坑中。爆炸後火勢猛烈導致搜救困難,目前已知造成至少274人死亡。當地官員指出,受困礦工生存機率渺茫,恐成為土耳其史上死傷最嚴重的礦場災難。

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發生礦災的土耳其西部小鎮索瑪,在災後擠滿了搜救人員。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土耳其勞工與社會安全部表示,出事的礦坑在3月17日曾接受安全檢查,當時結果顯示一切都符合規定。但礦工貝林則表示,「這個礦場不安全,工會只是傀儡,管理階層則只在乎錢。」這場礦災也引發土耳其民眾對礦場安全管理上的嚴重質疑。

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家屬在礦坑與醫院外日夜守候,期待聽見家人獲救的喜訊。Credit: AFP 法新社

在索瑪礦坑發生爆炸坍塌後,數百名家屬聞訊聚集到礦場與醫院外,焦急等待受困親友的音訊,現場氣氛充滿不安。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獲救的礦工被抬離災區,守候已久的群眾上前確認傷者是否是自己熟識的親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土耳其當局派出400人前往搜救,然而火勢始終未能撲滅,烈焰與毒氣嚴重阻礙搜救進度。救難人員試圖將新鮮空氣和氧氣注入礦坑內,增加受困礦工的存活可能;然而專家分析後表示,若礦坑內的風扇失靈,礦工最多只能再撐一個小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獲救礦工與守候在外的家人落淚相擁。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土耳其能源部長伊迪茲表示,殉職礦工死因多為一氧化碳中毒,而受困礦工的存活機率越來越渺茫。英國廣播公司(BBC)則形容這是一場「絕望的搜救」。土耳其總理厄多岡(Tayyip Erdogan)則取消15日前往阿爾巴尼亞的一天行程,前往災區探視。

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抗議者手持旗幟與標語,抗議政府疏失導致索瑪礦災,並正面迎接警察的水柱攻擊。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索瑪礦災發生後,5月14日在索瑪市區爆發了暴力示威。不滿的群眾在示威中宣洩對土耳其總理厄多岡的憤怒,他們投擲石塊,並指稱厄多岡是兇手與竊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警察出動催淚瓦斯,一名行動不便的抗議者仍奮勇向前,抗議土耳其礦工的安全未受重視。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同時,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Ankara)也有針對索瑪煤礦災變的激烈示威,警察必須動用催淚瓦斯以及強力水柱,才能控制數百名抗議群眾。 根據土耳其礦業工會統計,該國於2000年至2009年間已發生2萬5千餘起礦災。而土耳其的執政黨AKP和其總理厄多岡,也因長期忽視違反安全規則的礦區環境,在本次災害中備受批評。

不僅是土耳其,被危險與死亡包圍的世界礦工

土耳其近年在電力需求上的快速成長,使它不僅是世界第7大煤礦生產國,同時也是第13大煤礦進口國。土耳其的礦工公會指出,索瑪礦災的發生,正是面對遲未解決的土耳其礦工安全問題的最好時機。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的資料顯示,土耳其擁有全球最危險的礦區之一。

然而,這項資料並未完整呈現多數煤礦生產國中的礦工所面臨的危險。在主要產煤國中,中國和印度已多年未提供礦工職業安全方面的相關數據;然而中國礦工保護機制的鬆散早已惡名昭彰,更有資料顯示超過半數的中國職業傷害來自於礦業。

資料來源:國際勞工組織

資料來源:國際勞工組織

因礦災被奪走生命的礦工人數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同時也反映了在關注礦區安全議題上的不足。早在1995年,國際勞工組織便曾草擬一份包含定期安全檢查、良好通風環境和緊急協助的礦工安全公約,然而無論印度或是中國等任何一個常遭遇礦災的國家,都不曾批准該項公約。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名脫困的土耳其礦工,在搜救大隊抬出受難者屍體時,崩潰落淚。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採礦是一項極度危險的工作,因此礦工也常是工會與勞工待遇改革的先驅。美國礦工中便曾誕生許多重要的勞工領袖,如美國總工會(AFL-CIO)主席川卡(Richard Trumka)。除了改善薪資與福利,如何創造更安全的工作環境,是勞工組織最重視的議題。

 採礦可能奪命,卻更可以續命:塞羅里科,世界上最危險的礦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塞羅里科礦山是世界上最大的銀礦坑,這裡就像世界上許多礦城,從最富有的城市變成今日極度貧困的樣貌。在銀價上漲後,許多礦工又回到這裡,過著與危險為伴的採礦生活。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土耳其遠方的玻利維亞,有一座已運作400多年的塞羅里科礦山(Cerro Rico Mine),曾一度是美洲產量最高的銀礦場。塞羅里科礦山同時也是世上最危險的礦場之一,光是在16至19世紀西班牙殖民統治期間,便有多達800多萬個礦工喪生其中。

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15歲的Luis(右)和他16歲的哥哥Vladimir向鏡頭展示著他們採到的銀礦。在這裡,有381位年僅7-18歲的童工。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塞羅里科礦山環境險惡,需要到礦井深處採礦,約有381名因家庭破裂或貧困等因素而失學的兒童擔任礦工,換取每日約3美元的微薄工資。

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童工們瘦小的身軀,可以鑽入成年礦工無法進入的深處,成為他們採礦時的利器。Photo Credit: AFP 法新社

童工們常憑藉瘦小的身軀,鑽進年長礦工無法到達的地方採礦,每日重複艱辛且單調的工作,不能有半點鬆懈。然而童工們還是無法想像沒有礦井的未來,因為即使採礦可能奪命,但更可以續命,是他們最佳的收入來源。

玻利維亞的礦場童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年老的礦工常轉職為礦場導遊,這位導遊身旁擺放著一座神龕,其中是礦工們信仰的神靈「豪爾赫大叔」 (Uncle Jorge),祂會保佑礦工,並引領他們找到山中最珍貴的礦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同世界上每個礦場,在塞羅里科,不少礦工都是世代相傳。他們的父親與兄弟因長年吸入大量麈埃,染上矽肺病,很早就離開人世;這裡的人均壽命只有40歲。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58歲的Isabel Elias在這裡工作,已經超過43年了。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礦場中也會出現女礦工的身影,她們多半在坑外負責推車、選煤或是倒廢礦石等工作,同時肩負照顧家庭的重任。雖然礦場中的女人較不易受到矽肺病等礦場後遺症的威脅,然而她們卻常需要面對被礦災奪去家中所有男人的無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礦工們在暗無天日的礦場裡辛勤工作,付出健康甚至是性命等高昂代價,換取在社會中微薄的立足之地。他們夢想著有一天能賺大錢離開礦坑,然而這條通往這夢想的道路,卻無比遙遠而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