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她第一張專輯「酒後的心聲」如平地一聲雷般轟動市場:台灣山口百惠──江蕙

當年,她第一張專輯「酒後的心聲」如平地一聲雷般轟動市場:台灣山口百惠──江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2年,江蕙從揚聲唱片跳槽到當時大牌如雲的點將唱片,推出第一張專輯「酒後的心聲」一如旱地拔蔥,平地一聲雷般地轟動市場。

文:天天(本名梁鴻斌,資深媒體人,現為專職詞人。代表作孫燕姿的「綠光」、蔡依林的「說愛你」、蕭敬騰的「狂想曲」等200餘首歌詞創作外,王菲、鄧麗君跨時空對唱「清平調」MV書法作品)|攝影:天天、Piaget

封麥的江蕙,前陣子終於在自己的臉書上說出對歌迷、舞台的思念,更在乎大家是否像她一樣想念彼此。我想,天后若有天重返歌壇,沒有人會問她當初為何封麥?在我們心中,她的地位一如日本的山口百惠,永遠不可能被取代。對一位站在台上54年的藝人來說,從北投那卡西,一路攀升到台灣音樂界最高榮譽的金曲獎五連霸,前無古人的紀錄,正在接受千萬歌迷擁戴的當下,江蕙驟然宣布封麥,不知道讓多少歌迷心碎。

1989年我開始新聞工作,兩年後她推出「你著忍耐」,已然從台語歌手領域,成為橫跨國語市場的績優天后潛力股。當時我在報紙媒體服務,負責的是國語唱片新聞路線,基本上和江蕙不會有太多交集,但我們中間卻有一個共同的好朋友—金素梅。

透過素梅邀約,江蕙想和我餐敘,我赴約了。地點是台北至今價格仍令人難以高攀的頂上魚翅。她倆因為秀場關係結為好友,江蕙從「惜別的海岸」後,逐漸在歌壇嶄露頭角,登上主流媒體是當務之急,金素梅這時臨門一腳的幫助,對江蕙來說當然重要。

我與素梅緣起她在華視擔任八點檔「愛」劇女主角,我們一見如故,當時秀場文化仍非常盛行,戲劇空擋她接秀,無論多遠,我都會請報社派採訪車,和攝影一同前往採訪,我們的感情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是標準扎實的革命情感。頂上魚翅宴,素梅是靈魂人物,因為她對雙方都熟稔,所以很快的,我和江蕙熟悉起來。對我們這些剛跑新聞的窮記者來說,頂上魚翅這樣夢幻逸品之地,要忘記還真難啊!

-8749-1

江蕙在「祝福」演唱會上進行封麥儀式,眼神中盡是依依不捨的複雜情緒。

翻轉台語歌地位

1992年,江蕙從揚聲唱片跳槽到當時大牌如雲的點將唱片,推出第一張專輯「酒後的心聲」一如旱地拔蔥,平地一聲雷般地轟動市場。由於點將在當時以國語歌手為主,江蕙的出線,也改變了整個台語專輯的規格地位。

同年初,我應邀擔任當時有線電視華人衛星的帶狀節目「銀河追追追」主持人。那時,江蕙也是唯一在節目中上通告的台語歌手。在當年台語歌仍是二線或是夜市市場的主流環境,足見江蕙炫風的影響力。

隨著她越來越紅,我們也一同成長,有趣的是,1998年江蕙的妹妹江淑娜就擔任華視「命運的鎖鍊」女主角,接著1992年再以中視的「戲說乾隆」春喜一角大受歡迎,換言之,江淑娜成名是比姊姊早了好幾年,我認識她比江蕙還早,後來江家一家我都很熟,想想這就是緣分。

江蕙在點將時期專輯張張大賣,聲勢絲毫不輸同門的張清芳、蔡琴、伍思凱。重要的是,她把台語歌對社會的影響力,不知不覺的讓她成為跨世代女神級的人物。與點將合作六年後,江蕙到美國沉寂一年多,復出又以天價跳槽大信唱片。

細數江蕙歌壇得獎的數目,她在大信期間的作品,無疑成了每發必中的金曲超級戰將。可能她與大信老闆陳維祥八字合,回顧這三年的曲目,只能用首首百聽不膩,張張都拿金曲的經典形容。接著江蕙再被台灣KTV龍頭業者好樂迪以天文數字簽約,這時的她已然是凌駕國台語歌壇之上的頂尖天后級人物。2011年,世界三大男高音多明哥來台獻藝,點名合作的本土女歌手就是她,對江蕙來說,這是她一生的榮耀,甚至更勝金曲。

-3114-1

江蕙在國內所締造的金曲獎得獎紀錄,至今仍難有人跨越。

與多明哥合唱「雨夜花」在當年的11月隆冬,地點是目前的台北市立戶外體育場。冷冽的東北季風吹得全場一遍寒意,演出前我到後台特別為她打氣。臨時用布幕圍的休息室,江蕙一個人就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待演出。我屈身向前先給她加油的擁抱,雖然削肩禮服外套著一件羽絨衣,拉起她的雙手時,仍是冰得令人心疼。問她緊不緊張?她說擔心當天寒流來,喉嚨容易緊縮,加上第一次參加這樣大的場面,說實在非常害怕表現失常。

眼看氣候冷冽,體育場後台燈光昏暗,我握著她的手說,不要想太多,把每一個音唱準,把每一個字咬清楚。緊張是必然的,但是只能不斷提醒自己,不要犯錯就是成功了。沒多久我轉至前台屏息以待她的出現。

戶外的環境加上寒流呼呼的作響,台上百人管弦團團揚起「雨夜花」的前奏,我的心開始揪起來。所有的焦點只放在她身上,短短一首台灣民謠,像是古代皇帝的殿試,索幸一切努力讓她克服了天候與緊張,安然通過考驗並獲得主場多明哥在內的人們滿堂喝彩,這幕光輝的影像至今仍是經典與驕傲。

重情重義

我和江蕙的聯繫多年來從未斷過,有段時間流行msn,我們就把聊天陣地轉移到電腦上。後來資訊爆炸,一下微博、臉書的,從未影響我們的感情維繫。逢年過節,或是我們這一代媒體老友聚餐,她一定是總召集人。即便我離開了媒體,在每次重要的聚會與演唱會,她都不曾忘記我。

我過40歲生日的時候,包下一個私人會所慶生,那晚我只約了同業與唱片公司好友。到現場沒一會,江蕙乍然出現讓我頗為吃驚,她的習慣多年來都是禮到人不到,她說,40不惑是大生日一定要到,而且不請自來,讓我萬分感動,這就是她。

很多人好奇江蕙這樣的人,她住的家會是怎麼樣?一定和她的外形溫柔相符合。對於我們少數能與她親近的媒體朋友來說,受邀到她家參觀,看淡水河看日落接著入席吃家宴,把酒言歡杯觥交錯,真是人生一大樂事,永生難忘。她的家約莫實際坪數75坪,主臥室外有一個非常大的露台,向下望就是淡水河,家中裝潢乍看一點都不像女生的家,沉穩大氣格局方正外,還有一個相當莊嚴的佛堂,神龕前就是一張原木的堆成的泡茶區。茶都是數一數二的冠軍茶外,二姊的功夫茶與歌藝一樣傳神,每道手續都如此的洗練優雅。

江家姊妹相依為命,不管各自賺多少錢?她們的約定,就是都要住在同一個社區。小時候為了躲債經常搬家,所以一個可以長久安身立命的家,比任何豪宅都值錢。所以,到江蕙家造訪,沒幾步路經過社區游泳池,就可以看到江淑娜的家,還有大姊與四妹的家。

這個社區一家人住了幾十年,有年江蕙家大翻修,她很有耐心的到同社區臨時租賃了一間房子暫住,好讓設計師把舊家翻新。雖說是暫住,這一住就是一年多,可見她新家裝修如此挑剔,和她的處女座個性一樣龜毛。

隨著「祝福」封麥演唱會餘韻深植人心,二姊也真正擁有她想要的平常人應該擁有的平靜生活。但我常常納悶,為什麼一定要用封麥這樣的絕對而且有點不留後路的儀式,終結她的藝界人生?她可以淡出,這樣可進可對不是彈性自如?後來細想,當年的江蕙從北投的那卡西出道,沒有時間讀書就開始走唱人生,到了十多歲忙著跑秀場賺錢,30歲到40歲,可以說是她得獎的高峰期。40歲中期開始,她才認真的開始思考自己第一次演唱會「初登場」。

20150725JF02-04

獻給歌迷也獻給自己的完美句點

用千呼萬喚始出來形容江蕙的個唱,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包括我在內,無數個與她說上話的人,都勸她快點開演唱會吧。2008年,他終於點頭登上小巨蛋舉行個唱,這時的她已經是47歲的高齡天后。之前江蕙思前想後,儘管成名曲紅遍大街小巷,放眼歌壇她開個唱是理所當然,沒想到,四歲出道,等到43年後才擁有的自己演唱會,站在台上接受萬人歡呼,她直說怎麼這樣晚才開?讓我明白,處女座的矜持與後悔的可愛。

接下來包括「戲夢」、「鏡花水月」,演唱總場次一次比一次多,直到這「祝福」封麥的25場,江蕙締造了她人生紀錄,也締造了台灣歌壇的紀錄。封麥期間還拿下金曲獎的終身成就獎。對一位自律性極高的處女座,她四歲開始討生活,54歲封麥榮耀下台的身影,不難想像,封麥,就是要給自己演藝生命一個完美的句號。

與她相識20多年,我只聽到她一次情緒失控,那是2009年江家大姊爆發轟動全台的賭債案。當時江蕙因為把唱歌的收入都交給大姊理財,沒想到卻因姊姊被人誘去賭場大輸,只好簽下本票脫身。不料卻鑄成大錯,而且連累江蕙外,也讓這位不到十歲賺錢的歌手唱了四十多年後,積蓄頓時歸零。一次致電江蕙,那時她因大姐賭債心情跌入谷底,我與大姊講完電話後,江蕙接過來就是一連串的抱怨,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她如此崩潰的語氣,當然她的對象並不是我,但足見這件事對她的衝擊力。

小時候為了生活為了養家,也因為要唱歌,江蕙被迫放棄了學業。唱了半世紀,前提都是為了經濟,連到了近半百,都要因為大姊賭債之故,好不容易把唱歌當成興趣,原本規劃好的未來生活,因為此事迫使她只能再把舞台當成賺錢的所在,心情轉折有如回到過去,對她來說情何以堪。

若問這些從小苦出來的藝人,如果人生可以重新來過,你會不會選擇當歌手?很多人都說不要,真的太辛苦了。因為大家都只看到舞台光鮮亮麗的一面,一如「藝界人生」的歌詞,舞台上燦爛笑容,舞台後落寞的心情。我記得有次和她閒聊,我問,有天妳會不會像日本的山口百惠一樣,等到時機成熟,頭也不回的,放下麥克風重新生活,過一個自己想要的人生?當下她沒有正面回答,去年當她突然宣布封麥,我們那時對話的場景立即浮現眼前,當初沒應聲,但這回她要親自做給大家看。

2015年9月13日,在高雄「祝福」封麥最後一場演唱會上,江蕙唱完「幸福的溫度」後,將麥克風放置在透明的珠寶盒。一場屬於台灣山口百惠的告別歌壇儀式,台上台下一片淚海彼此揮別。這是江蕙走唱50年歌壇的心願,揮淚告別的身影,婆娑而模糊的灑在一片雪白的台上。希望有朝一日,江蕙能在她想要而特別的場合現聲,因為這片土地需要她溫暖的歌聲找到心情救贖。

祝福她,希望她日後的每一個晚上都不再失眠,不再因為壓力導致的中耳失衡暈眩而困擾。

本文獲《東西名人》授權刊登

天天(左)與江蕙是相識多年的老友。

天天與江蕙是相識多年的老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鄒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