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型職場」 重新定義退休

「接續型職場」 重新定義退休
Photo Credit: Klaus Ohlenschläger / dpa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直以來,退休彷彿一場儀式,與一眾新舊同事告別,光榮離開職場便從此不再勞碌享清福去。2015年香港人口政策咨詢文件中的年老人口政策亦把退休人口的生活重點放在照護與康樂。未來的退休或者不應再是脫離職場的人生分水嶺,而是一段慢慢脫離職場的過渡期,「接續型職場」為年長者提供「退而不休」的過渡模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essie M.

假設一個人由20歲工作至65歲,退休代表突然改變持續超過45年的生活模式,頓失寄託及穩定收入來支撐未來二三十年的生活。一下子退下職場帶來生活巨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即時適應,而現時社會保障也令這個模式越來越不可行。

近年流行「退而不休」,是否就等於「返出來打工」?與其突然離開職場又重投工作,近年於美國興起的「接續就業」(Bridge Employment),讓年長人士從長期職位轉至行業內按項目工作,或轉投短期或兼職職位,甚至轉行開展第二事業,逐步調整工作與生活,可能是一種更合符現況的新退休模式。

藍領繼續就業保收入 中產視作新挑戰

退休後可能需要長達二三十年的生活費,尚未計算醫療開支或其他意外支出,在「自己靠自己」的退休保障制度下,難以準確預測開支。加上缺乏收入來源,確實令人煩惱,也是已屆退休年齡人士最實際的考慮。

根據密歇根州大學關於健康與退休的研究,大約6成已屆退休年齡人士並不打算在離開全職崗位後離開職場。領導該研究的波士頓學院經濟學家Joseph Quinn表示,藍領階層退休年齡後繼續工作,主要考慮經濟因素。退休保障過往有「三足而立」之說,即以社會保障、退休金及個人積蓄支撐退休開支,但在美國俗稱401(k)計劃的退休金受股市疲弱拖累,社會保障制度亦變得不可靠,自80年代中起,「工作收入」在退休資金來源的比率已上升一倍,且繼續增加。

退休的中產人士則視接續就業為一種生活模式,特別是新近退休的戰後嬰兒潮世代,他們會視之為新挑戰,渴望藉此保持生產力、發揮影響及開拓社交圏子。教育、社工以及輔導工作特別受他們歡迎。根據美國勞工部門的數字,未來10年,美國將有2900萬接續職位,集中於教育、社會服務及醫護行業。尋找接續型職位時,年長人士除了考慮家庭、健康及時間等因素,亦需要調整期望,因對比原本崗位,短期職位薪資可能少一大截,且未必享有福利和保障。

香港接續就業市場難發展

回望香港,2015年香港人口政策咨詢文件的年老人口政策重點於照護與康樂。本港長者退休後,若打算重新工作,過往資歷往往不被認可而須從事低技術工作,形成年長者職場下流現象。另外,根據統計署數字,本港短期職位集中在零售服務業及建造業,對體力要求較高,未必適合長者。

現時《僱傭條例》規定,僱員須為同一僱主工作連續4星期以上、每星期最少18小時(俗稱「418規定」),才會受到保障。不符合418規定的僱員無法享有有薪年假、有薪法定假期、有薪產假及病假等,亦沒有被解僱及遣散的賠償,不受保障。這些限制亦使長者就業或接續就業市場更難發展。

觀乎鄰近地區,如日本的銀髮人力資源運動,識別適合年長人士的職位,進行配對,並提供培訓,以對抗老齡化對社會的影響,都是值得參考的例子。若安排得宜,「接續型就業」將退休由一個人生轉折點,轉化作一個從全職過渡至完全脫離職場的過程,既可善用年長人士的經驗學識,同時舒緩社會撫養壓力。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