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總理:我們通過貿易將人民帶出貧困,但自由貿易卻被視為「洪水猛獸」

斯里蘭卡總理:我們通過貿易將人民帶出貧困,但自由貿易卻被視為「洪水猛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稅和其他不必要的限制阻礙著所有南亞國家之間的貿易。這些障礙應該隨著南亞地區合作聯盟(SAARC)的成立而被掃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Ranil Wickremesinghe(斯里蘭卡總理)

由於中國經濟減速和發達世界增長依然萎靡,亞洲各國政府正在努力保持經濟的向上勢頭。在由我擔任總理的斯里蘭卡,挑戰在於找到方法加快我們已經相當穩定的經濟增長。

有一件事是明確的:我們不能指望世界其他國家歡迎我們的經濟雄心,像對中國快速崛起為經濟強國敞開懷抱,或者再往前幾十年,為日本和包括南韓在內的所謂的亞洲四小龍的高增長歡呼雀躍那樣。

如今亞洲人幾乎每天都能看見曾經幫助數億人擺脫貧困的工具和政策正在遭受激烈的政治抨擊。事實上,今年自由貿易被各路民粹主義者和煽動家作為代罪羔羊。

比如,在美國總統選戰中,共和黨和民主黨初選的領先者都質疑尋求更加開放的世界貿易的合理性。在英國,歐元懷疑派正在煽動英國脫離歐盟,詆毀歐洲單一市場的好處。在歐洲其他國家,民粹主義者正在要求建設貿易壁壘。

即使在一些亞洲國家,開放貿易也在受到抨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必須「搞定」死活不願加入跨太平洋合作夥伴關係(TPP)的的特殊利益集團。類似地,印度總理莫迪一直無法說服各邦降低國內貿易的壁壘。而在斯里蘭卡,我的政府最近為了實現更大的經濟一體化計劃,於印度簽署的「經濟和技術協議」也遭到了猛烈的政治抨擊。

但是,在絕大部分地區,亞洲政治領導人對開放貿易的好處持非常積極的評價。畢竟,過去四十年的強勁增長很大一部分要歸因於世界市場接受亞洲商品這一事實。看起來,要想讓經濟增長,我們需要做的只是認識到我們的比較優勢,以具有競爭力的價格生產高質量商品,然後儘量多地出口。

幾十年來,這一模式表現​​十分出色,中國、日本、南韓和東南亞諸國都從中獲益良多。即使在世界貿易一片蕭條的今天,地區貿易仍然是這些過增長戰略的關鍵要素。但是,在南亞,我們在利用更加開放的貿易所能帶來的機會方面大大落後了,並且結果令人遺憾:南亞地區住著世界最貧困人口的44%。

我們有義務嘗試通過貿易將人民帶出貧困,但自由貿易正在日益成為全球性的「洪水猛獸」,通過加入世界市場製造增長的窗口正在迅速關閉。如果要讓貿易成為斯里蘭卡或地區內其他國家的關鍵增長推動力,我們很有可能必須自己製造貿易——通過將南亞從世界上經濟一體化程度最低的地區轉變為最高的地區。

如今,地區內貿易大約佔南亞總貿易的5%,而東協國家為25%。這一巨大的未發掘潛能給該地區帶來了無需世界經濟堅挺的增長機會。去年,世界銀行估計印度和巴基斯坦年貿易額可以從今天的10億美元增加到100億美元——如果關稅和其他壁壘降低到世界貿易組織所建議的水平的話。

關稅和其他不必要的限制阻礙著所有南亞國家之間的貿易。這些障礙應該隨著南亞地區合作聯盟(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r Regional Cooperation,SAARC)的成立而被掃除。SAARC是全世界最大的地區貿易體,涵蓋了近二十億人。但它依賴雙邊談判,導致進展慢如龜速,該地區也蒙受不必要的貧窮。SAARC要想成功,就需要新的多邊合作機制。

隨著氣候變化後果日益顯現,代價也將越來越大。我們這些仍然主要依靠農業的國家,很大一部分領土位於低地勢沿海地區,很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和極端氣候影響。喜馬拉雅山脈冰川的消融將摧毀巴基斯坦、尼泊爾和印度北部6億人的生活和生計。

有效行動的政治障礙代價高昂。事實上,每個SAARC國家內部都存在針對加強地區經濟一體化的政治反對力量。但該地區所面臨的挑戰規模之大應該促使所有SAARC成員國進行更深層次的合作。

SAARC成員國政府應該直面這一挑戰。通過齊心協力,我們能夠為地區經濟打好基礎,讓它向我們的東亞鄰居一樣充滿活力。

本文經Project Syndicat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