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過了500年,人們還是用二分法在獵巫

【插畫】過了500年,人們還是用二分法在獵巫
Photo Credit: 謝立聖插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了500年,人們的想法還是沒變:「跟我不一樣的人,就是壞人。」但,這是你所想像的美好社會嗎?

圖:謝立聖

Photo Credit: 謝立聖插畫

Photo Credit: 謝立聖插畫

(TNL說說畫)

隨機殺人事件已經夠悲痛了,別再讓一個罪犯撕裂我們的社會〉:

站在邪惡對立面的不一定是正義,可能是另一種邪惡;同樣的,站在正義對立面的,也不見得是邪惡,可能只是不同的正義主張而已。我們以死刑的存廢為例,不管你是死刑的擁護者,或是反對者,相信沒有人是希望縱容犯罪的,只是理念的實踐方式不同,但是今天,彼此的敵視與攻擊,比對嫌犯更激烈,你對沒有犯罪的人的詛咒,比對犯罪本身更惡毒。

過了500年,人們的想法還是沒變:「跟我不一樣的人,就是壞人。」

但這真的是你所想像的美好社會嗎?

本文獲作者謝立聖授權轉載,原圖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鄒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