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菲律賓政府眼中的Lumad人:他們已被迫逃離家園,現在連避難所都被攻擊,還能逃去哪?

消失在菲律賓政府眼中的Lumad人:他們已被迫逃離家園,現在連避難所都被攻擊,還能逃去哪?
Photo Credit : Stop Lumad Killings Networ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莫洛人之外,菲律賓還有一群被主流社會排擠在外的Lumad原住民。他們的孩童沒有受教權,學校常成為民兵的攻擊目標,而跨國企業的進駐及開發,更使原住民傳統領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endy Chang

3月19號上午9點,在繁忙的納卯市(Davao City),一條通往6個省分的高速道路被上千名示威者阻塞,導致車輛無法通行。這群示威者是原住民Lumad,他們要求軍隊在期限內撤離村莊,遠離他們的族人及孩童。然而軍方卻裝聾作啞,不回應他們的訴求,使他們忍無可忍,選擇在這天上街示威,決心讓高層官員正視他們的存在。

他們是誰?

在宿霧語中,Lumad意為「生於大地」(born in the Earth),他們是南島語系原住民,包括17個方言族群,在民答那峨島發展出自己獨特的文化。有別於信仰伊斯蘭教的莫洛人,Lumad人是泛靈信仰,而莫洛人於該島住民比率,是以20%高於只佔10%的Lumad人。然而,面對外來者的騷擾,Lumad不像莫洛人會組織起MNLF等武裝份子,與軍隊發生大規模的流血衝突,而是不斷逃離至內地及森林。

今年3月18號的抗議行動,53歲的Ellen Manlibaas控訴政府,長期忽視原住民的人權。Photo Credit : Defend Talaingod Save Pantaron

相關報導:

2014年在馬尼拉的美國大使館前,Lumad人踐踏美國國旗,反對兩國簽訂軍事訪問協議(VFA),使美軍得以合法化將軍隊進駐在菲南的行動。過去美軍曾以對抗恐怖組織為由,支援菲律賓政府打擊南方的莫洛人組織,使當地人有嚴重的反美情緒。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民答那峨島有豐沃的天然物產,享有「菲律賓的蔬果藍」之別名。數百年來,莫洛人及Lumad人在傳統領域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在原住民眼裡,土地的使用應由每位族人共有,然而,在殖民者抵達菲律賓後,他們傳承自祖先的傳統生活,便日漸遭受到迫害。

19世紀美西戰爭結束後,西班牙人將菲律賓割讓給美國,同時將菲南島嶼劃定在美方的管轄之下。最初美方承諾讓當地人自治,不料,卻在1903年訂定土地法,規定天主教徒每戶可合法擁有16頃土地,作為向南遷徙的誘因,然而當地人住戶卻只分配到8頃,造成兩方權益嚴重的傾斜。

二戰後,美國殖民者撤離菲律賓,並將菲南島嶼的主權交予馬尼拉政府,一再地忽視當地人的自治訴求。1950年代,馬尼拉政府開啟計畫性移民,持續將北方天主教遷移至南方,以緩減北方的人口壓力。根據資料,從1948年起短短22年間,中民答那峨大區的人口就增長了229%,使原住民淪為少數人口,嚴重排擠了他們的生存空間。

教會及非營利團體在Lumad社區建立學校,然而學校卻不斷遭軍隊威脅。Photo Credit : Stop Lumad Killings Network

1970年代,馬可仕政權上台,情形更為加劇,政府放任遷往南方的移民搶奪土地、殺害當地人,並實施同化政策,將原住民列為次等公民。在沒有任何會福利的保障下,他們只能依靠教會及非營利組織的幫忙,提供Lumad社區醫療和教育資源。

2015年,一部獲獎電影Pakot,敘述一位年輕女教師進入Lumad社區的學校服務,並遭遇到艱鉅的挑戰。影片的結尾,配戴槍枝的軍人進入學校,與師生發生激烈的衝突,而這個情況也在真實世界上演。據Save Our Schools Network統計,自2010年阿奎諾政權連任以來,就有200起以上Lumad學校受到攻擊的事件,軍人毀壞教室、殺害校長,使族人的生命受到威脅,長期壟罩在恐懼的陰影之下。

我們是老師不是軍人,我們傳遞給下一代的是知識 ,而不是拿槍殺人。 – Pakot電影中的台詞

(Pakot的預告片)

到了2015年,又有3位Lumad組織的領袖被民兵殺害,這對他們造成沉重的打擊。其中一位領袖Dionel Campos的女兒在受訪悲痛地說:「族人為了捍衛傳統,保護祖先的土地,很多長者和領袖都被殺害,我的祖父、父親和學校校長都是其中的一員,而他們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一直以來,我們想為自己發聲,但聲音卻被壓制下來,排除在主流社會之外。」

相關連結:SunStar-民兵殺害三位原住民領袖

過去鮮少被媒體關注的Lumad人議題,透過年輕人在網路的串連,受到世人更多的關注。Photo Credit : Stop Lumad Killings Network

在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下,這場災難在今日仍無止盡地進行著。跨國企業進駐民答那峨地區,以開發天然資源為目標,在超過500,000公頃的土地上取得採礦許可,並在同樣大小的土地種植橡膠、棕梠等熱帶經濟作物,而這些土地有80%是原住民的傳統領域,背後驚人的經濟利益,是原住民傳統生活被破壞的源頭。

因應大型開發工程所引發的爭議,菲律賓政府在1997年通過原住民族權利法Indigenous Peoples’ Rights Act,該法案指出,遇到土地糾紛時,應優先採用原住民傳統習慣法,法案也對外來移民設下限制,以保障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權。同時間,該法案也規範原住民,有義務監督山林的水土保持、保育動植物等,被稱為世界上最完整的原住民權利法案之一。

諷刺的是,根據TIME報導指出,雖然政府雖然設下法律,卻仍無法避免大型開發公司的不正當手段。他們賄賂當地政府官員,甚至買通原住民族人,以金錢換取開採許可,讓權利法案形同虛設。

相關連結:關於Lumad原住民,五件你應該知道的事。

2015年10月,800名Lumad族人經歷長途跋涉,聚集在馬尼拉,促成一波波的抗議行動。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除此之外,民兵騷擾Lumad社區事件也是層出不窮。因被指控背後受到政府的支持,軍方認定他們與菲律賓共產黨新人民軍(NPA)掛勾,便放任民兵的攻擊行動,波及許多手無寸鐵的Lumad族人。2015年,3位領袖遭殺害的事件,逼使總統艾奎諾出面回應,「政府沒有要殺害Lumad人,而是為了要保護人民。」此話一出,引起民間相當大的不滿,認為當權者在推卸責任,無視於少數族群的處境。

CNN報導,今年2月24日,納卯市一處臨時避難所被攻擊,4位孩童燒傷,參議員候選人De Lima不滿地表示「他們已經被迫逃離家園,現在連避難所都被攻擊,他們還能逃去哪?」總統候選人兼納卯市市長杜特地,要求警方嚴格調查此事,他曾公開支持Lumad人,關於民兵所造成的恐懼,他指出這個問題存在許久,而情況必須要受到控制,不然只會讓菲律賓人相互殘傷。

相關連結:多面的菲律賓「硬漢市長」杜特地:他支持多元族群,卻因鐵腕風格被人稱為「制裁者」

總統候選人杜特地參加「Stop Lumad Killings」的聯署活動。Photo Credit : Stop Lumad Killings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Philippines』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