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白色黑箱——記荒謬的「三井倉庫」文資審議

柯文哲的白色黑箱——記荒謬的「三井倉庫」文資審議
台北都發局長 林洲民 photo credit:梁家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井倉庫」保留爭議,源於柯P市府大力推行的「西區門戶計畫」,當中為解決北門週邊的交通問題,而欲拆除日本時期遺留的三井倉庫,進行路形調整。文資團體在前兩次會議中試圖說明,三井倉庫處在北門圓環圓弧形街廓的特殊空間位置,是臺北城貿易從河運往陸運發展的重要節點,也是倖存下最古老的建物,希望文化局能「就地保存」。

文︰汪生(清大人文社會學院畢業生)

在被消音的那一刻,文資保存運動者奎妙還激動地拿著麥克風講著不停,但我們全部都聽不到她說什麼;旁觀的人群隔著那層透明的玻璃,全場都沈默了。旁聽席裡,不斷有嘆息聲傳出。這是台灣文資保存悲傷的一刻。

就在昨天,台北市文化局召開了「文資保存審議委員會」針對「三井倉庫」的第三次審議。「三井倉庫」保留爭議,源於柯P市府大力推行的「西區門戶計畫」,當中為解決北門週邊的交通問題,而欲拆除日本時期遺留的三井倉庫,進行路形調整。文資團體在前兩次會議中試圖說明,三井倉庫處在北門圓環圓弧形街廓的特殊空間位置,是臺北城貿易從河運往陸運發展的重要節點,也是倖存下最古老的建物,希望文化局能「就地保存」。在爭取過程中,逐漸聚焦在三種路形方案的討論上,也從拆除的討論成為「拆除重建」或「原地保留」的討論。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Yulin Huang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Yulin Huang

會議開始時,主席鄧家基一改過去幾次會議讓公民團體與民眾登記發言的原則,宣布總共只開放5個名額,並且一人發言時間限制在3分鐘,引起旁聽席一片譁然。與會的文資團體「搶救北北三」代表奎妙在發言時向主席要求15分鐘的發言時間,鄧家基回說:「我如果說好,那下一位要求60分鐘怎麼辦?」又說:「民主有它的規則。」奎妙旋即抗議說「可是你每次原則都在變啊!」鄧家基回絕了提議,只說「你要遵守遊戲規則。」奎妙在發言3分鐘到時,隨即遭到消音。這時,也有人因為現場沒有發言單且欲發言遭到拒絕而破口大罵。

photo credit:梁家瑋

photo credit:梁家瑋

雖然不滿,但「搶救北北三」很快產生對策,藉由多人登記發言但都將時間自願交給一人陳述的方式,最後讓代表奎妙有12分鐘較完整的陳述。

在場唯一議員許淑華的發言令人驚豔,除了附和現場確實沒有發言登記單,更提到交通局未針對各路形做細部的「交通衝擊報告」,缺乏明確數字,只有道路容量影響的粗估;去函要求後,市政府回函也只有一紙公文,完全沒有研究報告。

公民團體接著針對民間版路型做報告,發言完後,交通局、工務處連番發言,直言市府方案經過審慎評估,文資委員與文資團體提出的方案經評估不可行;其他發言的文資委員竟也跳入甕裡,大談交通問題,搞得好像都委會在審都市計畫。

根據《文資法》第六條,「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應是審議「各類文化資產的指定與登錄」。然而,在這場會議中,竟完全針對忠孝西路的三種路形方案在做討論,而非討論三井倉庫的特殊歷史與文化意涵。

都發局長林洲民發言時,除以一貫的自負口吻,稱讚台灣的文資法很好,是過去由文資專家寫出來的,跟聖經一樣;甚至錯誤地說出「文資法清楚說明『歷史建物可以移』」這樣的話。並且舉了一堆國外例子,說明「文化資產並非不能移動」。

會議到了尾聲,主席鄧家基不斷濫用裁量權,跳針四五次說「如果現場大家可以接受的話,我們以方案二(市府版)為共識,做成會議記錄前會多跟公民團體接觸,有要推翻方案二的方案都還可以提出。」企圖引導出「方案二」的會議結論。正當會議朝向方案二傾斜時,幸而幾位尚未發言的文資委員選擇跳了出來。

文資委員劉淑音率先發難:「我不接受這個共識,應該組成專案小組把交通問題做清楚。」「交通動態是不斷改變的,但文化資產一但搬離,是不會回復的。」「林局長說了很多成功的案例;但是也有委員提到,失敗的案例也很多。」「主席一直說開放,但民間團體3分鐘報告完就得離場,我們討論時他們都不能發言,是不是他們仍然希望做回應?」

文資委員黃音霓 photo credit:梁家瑋

文資委員黃音霓
photo credit:梁家瑋

文資委員黃音霓加碼指出自己被恐嚇威脅,她表示自己對台北市的文資審議非常失望,在中央從來沒遇過類似狀況。自從她上次會議發言反對遷移後,馬上就有市府2名官員來找她談,還有人傳line來說:「柯P很生氣喔!」她生氣說:「不要拿柯P來威脅。」

甚至有前屆委員向她坦誠,2011年文資審議為什麼結果是「歷史建築」,「是因為為了將來能夠遷移,所以做出歷史建築決議!」她說,「我現在覺得委員會的結構很有趣,委員會會做出什麼結論,那就是你的運氣。」

「在你開審議會之前,你已經告訴我你為了交通要這樣做,你已經要我們接受這樣的方案。」然而德國有四個邦的法律,明文規定基於紀念物保存的強烈理由,得拒絕破壞性的相關建設計畫,「遷移」是最後的選項。

林洲民跳出來不耐回應道,先吹噓「就如同剛剛有人稱讚我很懂文資,我是有資格做文資委員的人。」又說自己是「環境改革者」。然後開始替交通部護航,說他們把每一路形方案都分析清楚,本於專業不敢亂做,而文資團體畢竟不是專業。又說文資界是有人覺得一公分都不能移;有人覺得有保存到意象就好。但如果結果是49:51的狀況:「49要服從51,51要尊重49。」鄧家基也幫腔說:「過去政府對於社會運動從來是不聽的。現在的政府已經很開放。」原來,這就是他們眼中的「民主」。

photo credit:梁家瑋

photo credit:梁家瑋

鄧家基甚至酸旁聽席的團體說:「民眾喜歡的就拍手,不喜歡的就咆哮。不能都用威嚇恐嚇的方式嘛!否則我們就失去開放的意義。」民眾當然要咆哮啊!因為他們是沒有權力的一方:意見不能充分表達,又眼睜睜看到主席不斷引導做出對其有利的會議結論,怎麼能不咆哮?

李斌委婉開砲說:「我感受到,今天的氣氛跟主席要做的決定不同,這種古蹟應該按照不遷移的方向來共識⋯⋯。」鄧家基又再度要做成決議時,李斌忍不住破口大罵,「我們沒有共識決,這不是我的共識阿!是你主觀還是我主觀?我本來選擇不發言,是你逼我要發言⋯⋯。」並提議表決,三方案中任一案過2/3算通過。

鄧家基可能也感覺到苗頭不對,怕表決輸去;未宣布明確的會議結論就散會。但從他最後的發言來看,可能的發展如下:

1. 應會召開下一次文資審議委員會。回到公開參與,聚焦三個方案,但有第N個方案還是可以提出來。但最後還是要有一個截止方案,所以下次委員會前,有其他方案要先提交給委員會。

2. 「正式要求幕僚單位文化局下周開始,組建平台邀請大家參加,講輸了就不能再咆哮,看誰是真正愛文資。」

3. 不能每次都表決,但也不排除表決。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Yulin Huang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Yulin Huang

柯P施政一向以透明開放、公民參與自詡,並認為台北應該建設成為「文化首都」;不料在具體施政作為上,卻讓副市長主導文資審議,文化局長噤聲不語淪為「小媳婦」;在程序上也一改過去開放民眾登記發言作風,主席於會議開始時突然宣布,「總共開放5個名額,一人發言時間限制3分鐘。」並且現場未設置發言登記單。民眾欲發言登記卻屢屢受挫,民團提出的方案不受重視與評估;會議現場的透明玻璃淪為最大反諷。

原來,這就是「柯P式的民主」——只有形式包裝,沒有實質內容的白色黑箱。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