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倉庫文資審議》臺灣公民社會在自我成長之際,公部門何時能跟上來呢?

三井倉庫文資審議》臺灣公民社會在自我成長之際,公部門何時能跟上來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社會傳承深厚的中華文化,但這不表示臺灣只有中華文化。除了臺北近日的文資議題,整個臺灣的公民社會都在自我成長、自我學習。

文:凌宗魁(文史工作者)

3月30日那一天,臺北市文資委員林洲民,當著所有市府官員、其他委員和媒體民眾的面,公然聲稱「文資法寫說歷史建築可以移動」。

事實上文資法沒有任何一條條文載明「歷史建築可以移動」,若是林委員任期未滿足月不夠熟稔文資法,希望他可以認錯道歉,若是蓄意過度解釋,也算驗證了柯市長「法律是服務人」的詮釋。

文資法不但沒有說歷史建築可以移,反倒在第22條寫到:

「為利古蹟、歷史建築及聚落之修復及再利用,有關其建築管理、土地使用及消防安全等事項,不受都市計畫法、建築法、消防法及其相關法規全部或一部之限制;其審核程序、查驗標準、限制項目、應備條件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內政部定之。」

重點再寫三遍:

不受都市計畫法、建築法、消防法及其相關法規全部或一部之限制
不受都市計畫法、建築法、消防法及其相關法規全部或一部之限制
不受都市計畫法、建築法、消防法及其相關法規全部或一部之限制

Photo Credit: 搶救北北三:北門x北三線x三井物產舊倉庫臉書

早期從臺北郵局拱門下,望向三井倉庫。 Photo Credit: 搶救北北三:北門x北三線x三井物產舊倉庫臉書

然後在歷史建築登錄廢止審查及輔助辦法第4條則寫:

「主管機關對審議登錄之歷史建築,應辦理公告。 前項公告,應載明下列事項:
一、 名稱、種類、位置或地址。
二、 歷史建築及其所定著土地之地號及面積。⋯⋯」

另外,古蹟歷史建築及聚落修復或再利用建築管理土地使用消防安全處理辦法第3條也載明:

「古蹟、歷史建築及聚落修復或再利用所涉及之土地或建築物,與當地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定不符者,於都市計畫區內,主管機關得請求古蹟、歷史建築及聚落所在地之都市計畫主管機關迅行變更;非都市土地部分,依區域計畫法相關規定辦理變更編定。
前項變更期間,古蹟、歷史建築及聚落修復或再利用計畫得先行實施。」

這些法條都是為了制衡臺灣長久以來因發展而犧牲文化的補救措施。

若是歷史建築沒有場所意義,徒以古物看待之即可,移動到哪都可以表現副市長很在意的「誰比較愛文資」,又何必強調位置地址及其所定著土地?

文資法只是在第32條寫到 :「古蹟除因國防安全或國家重大建設,經提出計畫送中央主管機關審議委員會審議,並由中央主管機關核定者外,不得遷移或拆除。」

而因為歷史建築彈性較大並未特別提及不得遷移,絕對沒有主動說歷史建築「可以移」。「法律沒有說不能做」和「法律說可以做」,應該不難理解其差異。

強調歷史建築可以移動,是很低層次的解讀文資法,也是長期以來太常被便宜行事的解讀。講白了就是從發展本位的觀點鑽文資法漏洞,罔顧文資法是為了保護文資而非便利開發才誕生的立法精神,這也是都發局長身兼文資委員在價值觀難以完全中立的印證。

不信的話北市府也可以讓文化局長去當都審委員,看看會不會價值錯亂?

由左往右的三棟建築分別是三井倉庫、北門、臺北郵局。Photo Credit: 搶救北北三:北門x北三線x三井物產舊倉庫臉書

發展和保存的基本價值在全世界都是衝突的,只能在其間尋求平衡。但在一個本來就不平衡的基礎環境下用了無法平衡的人主事
會造成怎樣的結果?

後來感謝薛琴老師進一步解釋文資法,薛老師是多屆資深委員且深度參與法條修編,解讀文資法的格局視野就是不同。

他強調近年修法最大的進步,就是開宗明義的立法宗旨,將以前的第一章總則第一條「本法以保存文化資產,充實國民精神生活,發揚中華文化為宗旨。」改為「為保存及活用文化資產,充實國民精神生活,發揚多元文化,特制定本法。」

臺灣社會傳承深厚的中華文化,但這不表示臺灣只有中華文化。

1990年代在「只有北門」是文化資產的前提下,規劃出的臺北車站周邊環境改善計畫,歷經近三十年的歲月流轉,臺北郵局被指定古蹟了,鐵道部被全區保存了,這些資產原本都是要被所屬單位拆除的,指定保存見證臺灣社會多元文化觀念的建構過程。

後來文化視野又納入了該區僅存見證經濟史的三井倉庫,如果規劃方案毫無因應社會價值觀進步而具調整的彈性三十年不知變通
難道還不夠「拙劣」嗎?

除了臺北近日的文資議題,整個臺灣的公民社會都在自我成長、自我學習。

建築融入日本和戰後工業風格的臺中藍興媽祖萬春宮藻井,臺中市文化局囿於產權因素、遲遲不肯認可其文資價值的天外天劇場,兩者皆無文資身分,無論何種文化,只要曾出現在這塊土地,不都是臺灣的寶藏嗎?

公部門何時能跟上民間的腳步與時俱進呢?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