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身邊出現「怪怪的人」,除了就醫,我們可以有更好的作法嗎?

當身邊出現「怪怪的人」,除了就醫,我們可以有更好的作法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社會需要找到能夠從集體傷痛中修復的能力。而用正確的方式去處理精神或心理議題,真正地投入資源去面對問題,將是我們能否自我修復的關鍵指標。

資源真空與斷裂,就算發現了「怪怪的人」,也依然無法改變什麼,因為大家會天真地以為送到醫院,或是讓他因為犯罪而坐牢就解決了。事實上不然。任何在適應上出現困難的人,都有一個歷程,當他要進入醫院後,許多問題其實都已經累積到無法一時解決的狀態。而進入醫院或監獄之中,個案離開這些機構後,只會用更脆弱的精神狀態去面對過去相同的壓力環境,而問題只會發生得越來越快,週期越來越短,越來越難控制。

Photo Credit:Jennifer Mathis@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Jennifer Mathis@Flickr CC BY SA 2.0

你可以試著回想看看,當你發現身邊的朋友怪怪的,好像需要一些協助時,你能想到用什麼方式幫他?答案通常是「不知道,或許應該去看醫生吧!」

不論任何型態的心理健康議題,適當的心理學服務都將扮演重要的預防角色。台灣社會應該花更多資源,建構服務網路,讓我們針對心理健康議題的服務模式能夠更多元,讓民眾能夠在面對令人恐懼的心理不穩定時,不會過度標籤化,採用歧視的方式對待。而是在面對相關狀況時,心中能浮現可以介入與照顧的資源以供利用,真正的預防才能夠落實。

真正的預防不會只是課程而已,而是穩定存在於社會中的服務型態。試著想像看看,在前述的步驟3以後,我們除了就醫,是否還可以有其他資源給予利用。以衛福部公佈的《全國心理健康促進與精神醫療服務資源手冊》為例,這裡面條列了台灣各地的相關醫療院所與處遇機構,像是電話簿一樣。這時問題就出現了:那你要選擇什麼?你在不知道某個人到底怎麼了的狀況下,你到底要如何做?

這就是所謂的真空,我們沒有服務模式的描述,以及如何建構以心理現象與狀態而對應的服務選擇,這也就導致我們最終就只想到把人送去醫院。而原因有兩層,第一、醫院是比較值得信賴的機構,第二、醫院可以利用健保,至少在這種狀況下比較省錢。

如果認為「資源」就是有很多機構,那我們顯然把預防這件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預防需要針對各式服務模式深入拓展,讓每個個案都能找到適合、不同進行節奏、介入深度,以及處理不同議題的對應策略。

所以,什麼樣的服務可以作為未來預防上的教育與介入使用,下面將以思覺失調相關現象為例。(這些暴力與殺害他人的個案,或多或少都展現了思覺失調現象。至於什麼是思覺失調,大家可以google一下。)

對於這樣的個案,除了藥物處遇以外,最核心需要介入與治療的心理狀態,就是個案對自身問題的洞察(insight),也就是我們希望當個人面對思覺失調的心理狀態時,能夠維持或發展出辨識問題的能力。唯有奠基在這樣的自我意識上,我們才能夠進一步地協助個案去遵循醫療處遇,持續維持自己的身心健康,以及要求自己透過教育或介入,讓自己的內心狀態越來越穩定與強壯。

而針對個人問題的洞察,我們可以提供許多具有實證基礎的處遇方案,作為教育與介入的基礎,例如:

後設認知訓練(metacognition training)

以課程的形式,持續地透過練習,協助個案在思覺失調的心理狀態下,進行自我覺察的訓練。例如改善個案在歸咎事情原因的偏執狀態、或是協助個案在面對事情時,避免輕率地下結論、強化個案挑戰自己固執的信念,並且嘗試自我改變、提升個案的自尊與調整情緒的能力、提升個案瞭解別人心智狀態的能力,強化同理心。

簡單來說,對於思覺失調的個案,常以偏執看待自己的世界,而後設認知訓練是希望在個案的心中,放下一點點自我懷疑的種子,讓他們在偏執的信念中,慢慢透過自我修正去調適自己的心態,而更有利個案與醫療處遇配合,參與職業訓練,與心理服務團隊共享決策,共同有修復自己的內在目標。

社會認知與互動訓練(Social cognition and interaction training)

這是希望針對思覺失調的人普遍脫離社區、以及在社交技巧上的不足進行訓練,透過提升個人瞭解別人心智狀態的能力,改善理解自己與別人情緒的能力,以及實際改善社交互動時的方法與節奏,讓個案能夠更穩定地參與社區或復健機構的事務,並在人際互動上用更健康與穩定的方式去面對。

相關訓練希望可以改善思覺失調者閱讀人際互動訊息、理解別人內心狀態,用比較不偏執而中性的方式,去讀取人際互動之間的口語訊息,減少因人際互動的偏執想法與思維狀態,所帶給個人心理上的壓力。

接納與承諾治療、辯證行為治療等認知行為治療的團體訓練課程

相關治療可以團體與教育訓練的模式進行,透過一系列的單元訓練,提升個案面對自身狀況、內在經驗時的因應方式;並且透過自我覺察的訓練、人際互動的訓練與練習、調節自我情緒的訓練等等,讓個案持續提升洞察自身狀態、面對自身狀態的動機,並且用比較接納自己的方式去看待自己的處境,提升順從醫療處遇以及相關復建的歷程。

傳統社交技巧訓練或家庭介入

相關課程規劃持續地介入個人社交技巧的提升,例如改善表達用語的能力,肢體語言的運用、解讀別人話語的能力,讓個案用更有效的方式與別人互動;而針對家庭氣氛的介入,也可以進一步改善思覺失調家庭常見的高度批評狀態、較容易互相產生敵意、或是過度涉入對方生活的狀態。透過持續性的訓練與介入,讓個案與其家庭能在有社會支持的狀態下,持續進入改變的康復路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