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虐兒個案10年升逾2倍 政府推行「一輩子親職教育」

南韓虐兒個案10年升逾2倍 政府推行「一輩子親職教育」
Photo Credit: Kim Hong-J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韓虐兒問題嚴重,施虐者中有83%是父母所為,分析指南韓父母對子女有更嚴厲的要求和期望。政府將推出「一輩子親職教育」,讓人民從小至大也學習父母的角色和正確的家庭觀。

文:彭紫晴

近年韓國虐兒個案不斷上升,據南韓保健福祉部資料顯示,過去10年間,確認虐兒個案從2004年3,891宗升至2014年的10,027,升幅超過2倍,當中逾半屬身體上的虐待。由於仍有很多個案未被發現和確認,估計實際數字比確認個案還要高。

南韓總統朴槿惠稱,嚴重的虐兒問題在韓國不再只是個人家庭問題,而是明顯的社會罪行。

推行「一輩子親職教育」 建立正確家庭觀

近年南韓政府開始從教育著手,將向中小學生推行親職教育,並打算將課程延伸至大學的通識人文科中,讓他們從小開始持續學習父母的角色和正確的家庭觀。課程對象還包括正服兵役的男性、準備結婚的情侶和準孕婦等,目的是讓不同年齡的人民也能了解暴力行為及愛護孩童的重要性。

南韓性別平等及家庭部官員表示,親職教育不應僅限於即將迎接新生兒誕生的父母,而是應該成為一輩子的課程,因為單單一次親職教育難以建立正確的家庭觀念。

國際兒童保護組織負責人Jang Hwa-jeong表示,教育長遠來說可帶來成效 ,「若不硬性規定人民接受親職教育,自願上這些課程的人很少。」

正離婚父母須接受防虐童教育

南韓兒童專家認為,親職教育是理想的方案,但更重要的是政府能否具體實行計劃。據南韓國際大學分析,政府於去年分配給防止虐童計劃比上一年節減了27%的預算開支。而政府亦承認,過去有很多解決虐兒問題的方案,但最後未有實行,因實行計劃時要考慮預算和支援是否足夠等問題。

另外,首爾家庭法院宣布,本年5月開始,所有正離婚的父母需要強制接受防虐童教育,若他們拒絕上課,可能會面對訴訟或無法獲判離婚。家事法院解釋,過往超過40%的受虐兒童來自單親或重婚家庭,估計正在離婚父母往後虐兒的機會較大,因此認為他們較有需要接受教育。

但不少人卻質疑為何新規定只限於正在離婚的父母,因虐待個案中不少受虐孩童來自雙親家庭, 認為這些父母也應納入為教育對象。

嚴厲要求和期望 成虐兒最大主因

根據福祉部2012年的報告,86%虐兒個案在家中發生,施虐者中有83%是父母所為。

好鄰舍孩童保護中心負責人Kim Mi-ae指出,南韓父母對子女有更嚴厲的要求和期望,是造成虐兒問題嚴重的最主要原因。「很多施虐的父母稱體罰有助提升子女的表現,是訓練記律的行為,法律顧問也會因此而寬鬆處理虐兒個案。」

Kim Mi-ae表示,父母在家中虐待子女難以被發現,即使被發現後也難以向他們伸出援手,因他們認為子女是他們所生,有控制子女的自主權,對子女做甚麼事情也可以,而向子女施虐是教導他們的途徑。「每當嘗試幫助他們時也會被拒諸門外,他們會稱:『不關你們事,這是我們家庭的事!』」

持續的親職教育無疑是其中一個建立正確價值觀的好方法。但事實上,失業、社會和經濟壓力等個人問題也促使了家庭虐兒的情況。

兒童保護中心不足 無法發揮法律效用

國會議員Ms. Namyun In-soon認為,現時撥給處理虐童問題預算相當不足,建議政府應撥入更多資源和預算,以增設更多兒童保護中心和聘請更多人手,增強區內支援和更有效處理懷疑虐待個案。Ms. Namyun指出,南韓至2014年只有約50間兒童保護中心,國內仍有180個城市或小鎮欠缺相關設施。

12間爭取兒童權利的組織已聯合促請政府儘快在不同的地區設立中心,並發表共同聲明,批評政府撥給設立保護兒童中心和支援的預算根本不足夠,「沒有專責組織處理和跟進虐待個案,即使有更嚴苛的法律也無法發揮效用」。政府則回應,正計劃增設6間兒童保護中心和聘請相關的專業人士。

近年南韓教師虐待學生事件也屢見不鮮,政府亦不斷推出有關的解決方法,如於日間託兒中心設監視器和實施更嚴苛的虐童法例。但要長遠和有效解決南韓虐兒問題,還需政府、社會、社區組織多方面的努力和家庭的配合。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