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電價也不會減少工業用電 只是讓民營企業補貼台電

漲電價也不會減少工業用電 只是讓民營企業補貼台電
Photo Credit:  Garry Knight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Garry Knight CC BY SA 2.0

作者/小荳子

經濟部日前宣布,自10月1日起將調漲電價,住宅用戶500度以下及商業用戶1,500度以下均不調整。目前工業用電費率約為新台幣2.7元/度,調漲後的電價約為新台幣3元/度,工業用戶的電價漲幅約高達1成。根據估算,這次的電價調整方案,民眾與企業每年的用電支出,將增加約500億元,這等於是變相對全民或企業進行加稅。

目前台電仍是屬於國營單位,並非為民營的私部門,因此當政府宣布調漲價格,且由工業及大型商業用戶買單,這等於是從私部門拿錢,用來補貼公部門的損失。而這額外增加的500億元成本,對台灣企業無疑是非常沉重的負擔。

雖然這次的電價調整方案,是基於使用者付費的道理,意即用電較多的用戶,需負擔較高的電費;同時也希望能藉由電價的調整,喚醒全民節能減碳的意識,不要因為低廉的電價,而造成用電量的浪費,達到以價制量的目的,並減緩對地球溫室效應的影響。

然而台電在制定電費調整方案時,並沒有考量到經濟學中一個重要的名詞:「價格彈性」。所謂的價格彈性,是指當某一產品價格變動時,該種產品需求量相應變動的靈敏度。一般而言,民生用電的價格彈性較大,因為當民生用電價格調漲時,住宅用戶或小型商業用戶,會改變用電習慣,降低用電需求;反觀工業用戶的價格彈性則較小,因為工廠的生產設備需24小時全天候運轉,無法因為電價調漲,而停止運轉。因此調漲工業用電費率,並無法減少對用電的需求。

在鄰近國家中,韓國和我們的條件相當,其家用電價略高於台灣,工業用電卻較台灣低了2成。韓電即使在虧損的情況下,仍能預先核算調整電價可能對整體經濟的影響,以及瞭解工業用戶因用電成本上漲的可能損失,做為決策參考要素與策略性產業補貼政策。不單只是韓國,在幾個主要工業國家如德、英、法等國,工業用電價格平均也較民生用電每度低約新台幣2~6元不等。

以電價成本而言,工業用電是以高壓方式進行輸送,成本較民生用電低。而我們的政府調漲工業用電的電價,使之高於民生用電,是與其他先進國家背道而馳的作為。優惠的工業用電價格,不但可增加企業競爭力與獲利能力,進而提升就業率和個人所得,人民因而能夠接受較高的民生用電價格,形成多贏的局面。

最近,國內外經濟復甦緩慢,再加上敘利亞內戰所造成的經濟社會動盪不安,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台灣政府是否適合調漲電費?政府公部門既是台電的經營者也是監督者,這樣裁判兼球員的雙重身分,並無法客觀的處理台電虧損問題。不設法改善被社會大眾詬病的行政效率,以及龐大的人事支出及採購成本,一昧的調漲全民及大型企業用戶電費,只會造成人民的反感。

台灣經濟的發展動能,是須要藉由各產業的持續成長來支撐,若能採取先進國家工業與民生差別電價的做法,才能加強產業的競爭力,改善競爭環境,免除被邊緣化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