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裡的再生(上):買新的總比送修更划算⋯⋯我們能否找回「修復」的能力?

城市裡的再生(上):買新的總比送修更划算⋯⋯我們能否找回「修復」的能力?
Photo Credit:Allen Chu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物質的汰換過於快速,許多物品被設計成不需要被修理,接著是不需要太耐用,因為買一個全新的,總比拿去修更划算。而現在,多的是連燈泡壞掉都不會換的人⋯⋯

撰文:藍漢傑、蔣德誼|攝影:何經泰、高政全
文編:蘇子惠|設計:戚心偉|圖片:城市修理站、綠點點點點

《偶然是個魔法師》一書中,住在柏林的陶斯頓這麼說:「太多的消費廣告要我們買買買,製造氾濫,東西愈來愈便宜,棄物也愈來愈多,買新的很方便,修理不划算,結果不只是過度消耗資源。我們也因此學會輕易放棄,失去修補東西的能力,甚至影響了我們的感情和心靈,找新的情人比修補戀情容易,離婚比修補家庭容易,自殺比修補生命容易。天天和我相處的那些青少年,有點壞了,但是他們的父母已經沒有修補的能力,我們的教育也從沒教過我們這項技能。人也需要修補啊!身體和心靈天天都需要修補啊。」

近年,國際諸多城市確實警醒到物資浪費帶來的影響,並且發起各種創意活動。台北「城市修理站」的大雄也有同樣的感受,因此集結眾人之力,在Google Maps建立修理站點。

為什麼「修理」這件事情很重要?

你曾有東西壞了不知道上哪去修的經驗嗎?由三個年輕人所成立的「城市修理站」,幾年來四處收集各地的修理店家/據點資訊,以Google Maps建立了一個便於查詢的「修理地圖」。然而他們所提出的問題不只是在哪裡可以修東西、如何修理,更在於促使人們思考:為什麼「修理」這件事情很重要?

「城市修理站」由大雄、招弟和阿強三位高中同窗好友共同成立,從事影像剪接工作的大雄,2012年時拍了一部短片《癡情漢》,片中探討人類社會中所產生的物質浪費問題,她的鏡頭下拍攝了負責處理人們所製造出巨量垃圾的處理場、焚化爐,也有讓物品重獲新生的修理師傅、二手市集等場景。

影片經過一輪小規模的放映活動,獲得不少迴響,但大雄卻認為影片的生命和效應有限,她開始思考如何可以延續這樣的討論和行動。

「有一次我很喜歡的一把傘壞了,捨不得丟,想找地方修理,當我在網路上輸入『修傘』搜尋,發現有很多類似的發問和討論,表示其實還是有不少人東西壞了想修,只是不知道去哪裡找,於是我就想到,如果能夠整理出關於這些修理點的資訊,應該就能夠讓大家提高對於修理這件事的意願。」

探索城市中的修理地圖

由於團隊成員的生活圈,湊巧都離內湖較近,因此內湖成為他們第一塊「地毯式搜索」的區域,他們一方面在網路上搜尋資訊,一邊實地查訪大街小巷,這才發現隱藏在巷弄之中的修理據點還挺不少。而為方便大家搜尋查找,他們決定建立線上地圖,將修理據點資訊放上雲端,也歡迎廣大網友補充貢獻自己所知的修理資訊。

在發掘修理點的過程中,成員們有不少有趣的新發現,譬如有人專修大同電鍋,有人專門修復紙張,也有修菜刀、修神明燈的。後來城市修理站也陸續舉辦修理市集、年終大搶救等活動,前者在市集活動中設立修理攤位,歡迎大家帶著物品前往;後者選在過年前大家紛紛出清家中舊物時來個「你丟我撿」,在回收堆裡挖寶。

「有一回我們遇到一件事,不知道該說是太巧還是不巧。有人拿了一隻日本的那種招財貓娃娃出來回收,狀態還很好,只是物主用不到所以就拿了出來,我們猶豫了一會,覺得實在沒有地方可以擺,最後還是讓垃圾車收去了,沒想到過了一會,剛才那招財貓原物主的一個朋友來了,隨口就說他想要找一隻招財貓娃娃,真的是失之交臂,很可惜。」阿強說,有時候或許看一件東西覺得是沒用的垃圾,卻可能是別人眼中的寶貝。

Photo Credit:明周

Photo Credit:明周

讓修理這件事,加入更多「人」的部分

自2012年成立城市修理站並開始建立修理地圖,如今在地圖上已經釘上了300多個圖釘,當訊息越來越詳盡之後,團隊成員轉而開始思考:如何讓大家樂於修理、重視修理?「當然從環保或是節約物資的角度來說,修理可以減少許多浪費的產生,但從我們接觸到的例子當中,許多人之所以尋求修理,是因為對物品有著深厚的情感,即使壞了也捨不得丟。」

城市修理站曾經開設過幾次娃娃修理教室,許多人拿著從小抱著睡覺,毛被磨禿或缺耳朵掉尾巴的舊娃娃來求診,人們對物品的感情,絕非只從物品本身的實用性或價值評斷。

「我們開始覺得,在修理這件事情裡面,應該加入更多屬於『人』的部分,而不只是單純著眼在把東西修好而已。」大雄認為,建立修理地圖只能算是第一步,提供修理資訊只對眼前有需求的人而言會產生作用,人們並不真的參與、了解修理本身。

於是城市修理站開始邀請各路維修達人開設修理課程,邀請有興趣者參加,阿強解釋,「我覺得一方面是得以學習到一些基本的修理技能,另一層面來說,有越多認識,就可以降低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不信任和陌生感。」。

修理是一種美德

大雄感嘆地說,現代社會物質氾濫,「修理」於是成為一個不必要的選項。「物質的汰換過於快速,人們習慣東西壞了就丟,漸漸地許多物品被設計成不需要被修理,接著是不需要太耐用,因為舊了、壞了,再買一個全新的,比拿去修更划算,但我覺得這種物質關係是很不健康的。」

她另外觀察到的一個現象,是上一輩的人大多會一些簡單的縫紉、修理功夫,如今一般人卻很少會修東西。「因為當時修理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在物質條件沒那麼好的時候,物品的壽命是必須要夠長的,而現在多的是連燈泡壞掉都不會換的人。」

「但我們也感覺到,或許和大環境不景氣也有些關係,最明顯的是街頭巷尾,修鞋子、保養包包的店家變多了,大家漸漸會開始找哪裡可以修東西,我覺得也有部分是一種物極必反,一種大家對過於免洗的物質生活所產生的反思。」阿強補充。透過接觸、認識修理,城市修理站希望刺激人們思考,在由消費建構出的社會中,人和物質之間應該建立更良性的關係。

Photo Credit:明周

Photo Credit:明周

從此,我們可以慢慢改變消費的思維

在建立修理地圖和開設修理課程之後,城市修理站的下一步是在網站建立「DIY專欄」,邀請使用者主動提出關於修理的疑難雜症,或是分享關於修理的實用資訊。「這三件事有一種階段性,從最簡單的交給別人修理,到接觸如何修理,最後是自己發掘出如何修理,其中自主性是越來越高的。」大雄如此解釋。

除此之外,城市修理站更和各地的舊物、修理同好社團、二手友善商家或組織串聯合作,希望推展在社區營造發展中,加入惜物愛物的修復精神,也能夠彼此交流、互通有無,今年團隊並成立了「動手動腦~修理東西!」臉書社團,讓各路修理高手在此分享心得,解決各種關於修理的疑難雜症。

大雄也認為新科技不見得會淹沒舊傳統,例如過去物品送修,常常因為老零件停產而無法修理,如今3D列印技術日漸成熟,找不到的零件,或許可以用3D列印自己造一個,也有品牌標榜所有零件都可以自由替換,或是有完善的售後維修更新服務。

「或許當人們越來越珍惜資源的時候,如何延續物件的壽命,就會融入在商品的設計思維當中。」

Photo Credit:明周

Photo Credit:明周

大雄笑說,一件物品的價值不能只用花了多少錢購買的「價格」計算,在生產過程中所耗費的資源,最後真正成為物品本身的,可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當它被丟棄的時候,這些附帶耗費的資源就全被拋棄掉了。修理的可貴之處正在於此,而我們都應該找回修復的能力。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明周 Ming Pao Weekly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