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其實都沒有錯,只是跟妳不一樣

「他們」其實都沒有錯,只是跟妳不一樣
Photo Credit: Kevin Dooley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把爸媽當成妳未來最重要的客戶或老闆,說服他們妳才可以接到案子,妳的才華和能力才有機會展現。想想看,怎麼做能創造雙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盧蘇偉|本文摘自《幹嘛要他想的跟你一樣?:別用過時方法教出刺蝟少年》

「講有用嗎?你們會聽嗎?什麼都是你們對!那我算什麼!」

「為什麼你們不肯相信我呢?」

「我知道你們不喜歡我,我是一個沒有用的人!」

朋友帶女兒倩怡來找我,希望我能幫他們管一管這個叛逆不受教的女兒。爸媽認為倩怡很難溝通,倩怡馬上打斷父母的話,情緒激動地講了一連串的話,爸媽沒辦法制止,只好搖頭嘆息。

「如果不愛妳,我們會送妳學音樂,千辛萬苦帶妳來見盧老師嗎?」

媽媽情緒也激動起來,如果不是因為朋友一直拜託,我是不會同意父母貿然帶孩子來,因為親子之間的衝突是長期積留下的不愉悅經驗,外人介入很難得到圓滿的結果。

我只好耍寶:「我有意見!倩怡,我可以講話嗎?」

倩怡只抬頭瞄一眼,既沒被我逗笑,也沒有表達反對,這表示我可以講兩句話。「主席,我反對這樣的對談方式,三個大人圍著一個小孩子聯手欺負,我抗議!」

親子之間有許多不愉快,外人介入想要協助,結果可能引起親子相互指責,最後不歡而散。我要爸媽坐遠一點,我想先和倩怡談談。

「妳對美容美髮很有天份,妳的挑染是自己染的嗎?」

倩怡的頭髮不僅染成褐色,還在褐色上有白、黃、螢光色的挑染,一個很有自己想法的孩子。倩怡看我一眼,點點頭。

「這需要很好的技術和工夫才能把頭髮染成這麼有層次。可以教我一下怎麼染的?」

倩怡剛開始並不想多講,經我一再問,她開始愈講愈開心,說她為了學染髮,暑假在美髮院打工。她覺得這個世界很無趣,大家頭髮都是一樣的顏色,如果每一個人的頭髮都像一件藝術品,走在街上一定很有趣,水泥叢林就會像開滿了各式各樣的花朵。

倩怡拿她的彩繪指甲給我看,最新的款式,我看了眼睛都花了,每一片都相似,但都不完全一樣,在水藍的襯底上點綴各式各樣的花樣,鮮豔得不得了;十個腳趾甲也畫上相似的圖案。她不僅化濃妝、戴假睫毛,眼眶還畫了厚厚的眼線,耳朵有好幾個小小的耳環。

「妳把自己當成了藝術品,走在街上一定很多人看妳哦!」倩怡有點不好意思的紅了臉。

「爸媽一定很受不了妳這樣哦!」倩怡轉頭看著坐在遠處的爸媽,臉上馬上沉了下來。

「諒解妳的爸媽,他們不懂得賞識這麼獨特的妳,因為他們的成長環境和妳不一樣。」

其實親子之間沒有什麼衝突,只是彼此成長經驗不一樣。父母成長過程一直扮演聽話、順服的乖孩子,所以他們認知和期待的孩子就應該是父母要的那樣。

不欣賞媽媽、反嗆爸爸孩子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對,他們只是比父母勇敢,選擇自己期待的而不是父母期待的樣子。

倩怡愛漂亮,把自己裝扮得多彩多姿,並沒有什麼不對;她的媽媽也化了妝,但是中規中矩、典雅高貴,和倩怡超級美少女的類型大大不同。母女都愛美,一個是古典派,另一個是現代抽象派,風格不一樣而已,應該彼此欣賞才對!

每個人都只年輕一次,如果青春年少時都不敢去做自己想做的,那還有什麼時候可以?她一點也沒錯,用自己打工的錢,把自己裝扮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她穿的衣服是動漫裡的女僕裝,裙子的長度僅夠遮到屁股,難怪警官爸爸很有意見,一再勸導她,暴露的衣著會誘惑性犯罪,容易在外招惹是非。

倩怡卻反嗆爸爸,警察的責任就是讓每個人的人身自由獲得保障;警察無法把治安做好,卻要女性把身體包好,這是沒有道理的!我很想把倩怡介紹給我認識的幾位女權專家,倩怡應該會是女權運動的明日之星。

倩怡的想法是對的,並不表示爸媽就是錯的呀!爸媽的想法也是有道理的,只是觀點不同,如果人際互動過程,大家都只關心自己要的和想的,完全不理會別人的看法和想法,再獨特的意見也會被否定。

媽媽也沒有錯,她一直都是守本份、配合別人的角色。在傳統的家教,女性被期待賢慧、任勞任怨,以夫、以家庭為中心,不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情緒,做一個順從和配合的角色。和現代教導兩性都該有自己的想法、做自己的主人,完全不一樣。

媽媽選擇做傳統價值的女性,那是媽媽的選擇,就像倩怡選擇做一個現代的女性,二者並沒有衝突,每個人都有權選擇。

爸爸愛女兒,希望他心愛的寶貝不被壞人侵擾,這是天性,不料女兒不僅不接受爸爸的關心,還反嗆爸爸,讓他覺得難堪。孩子不懂父母親愛孩子的用心,父母也難有好臉色,做一個肯定與支持孩子的父母。

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才有機會爭取對方

我要倩怡學習做一個談判專家,讓父母能了解她的想法,並同意支持她的想法和做法,「每個人都期待別人的了解和尊重,爸媽也正等著我們的了解和尊重。」

倩怡是學校辯論社的主角,也常代同學和教官談判。講理有時候是有極限的,因為彼此觀點不同,一個高明的談判專家,一定要知道對方的想法,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思考,找出對方的弱點,才有機會屈服對方。

「站在爸媽的立場,他們期待的女兒是怎樣的女兒呢?」

乖巧聽話、溫柔體貼,懂得自己把事情做好,讓他們能安心工作或做自己想做的事。

乖巧不一定就是守規矩,大部份的父母都期待孩子頭腦靈活、富有創意,一個唯父母命是從、沒有自己想法的孩子,也是會讓父母擔心的!溫柔體貼,誰不期待我們周遭有這樣的人呢?

學習用「心」感「受」別人的心,這是人際互動最重要的能力,而不是否定自己成就別人,想想爸媽所有的努力、操心和擔心,他們要的是什麼?

「他們要女兒讓他們安心,」倩怡說。

她真聰明,想一想如何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又讓父母安心地支持自己所做的?一個人態度不好,讓別人不舒服,意見儘管再好,都難被接受。

「把爸媽當成妳未來最重要的客戶或老闆,說服他們妳才可以接到案子,妳的才華和能力才有機會展現。想想看,怎麼做能創造雙贏?」

倩怡拿出紙筆,寫下她的想法,「攻心為上」「為了結果,必須在過程妥協」「創造雙贏,就要讓對方先贏!」

我仔細看著她,如果她是我女兒,我會很賞識她,有自己的想法,又肯去為自己要得到的結果而努力,這樣的孩子在這個多元的社會,一定會有一片天!

「準備好了嗎?我可以把我們的老闆請過來坐了嗎?」

互相理解,就能包容感恩倩怡深吸一口氣和我擊掌,「YES!GO!GO!GO!」

我請爸媽過來坐之前,先和爸媽聊了一下:「你們很幸運,擁有一個很有自己想法的獨特女兒,請尊重她的想法,她就會給你們要的女兒。」

「她一直很棒、很好,只是和我們不一樣而已。請不要用指責或批評方式和女兒對話,請用『我相信妳,妳真的很獨特,我們一定會支持妳』的方式。等女兒感覺對了,她會為自己找到最好的出路。」

爸媽來到倩怡前面,倩怡先深深一鞠躬表達自己對父母的感謝,並表達這陣子因堅持自己的看法,對父母言語上的冒犯,請爸媽原諒。

爸媽看我一眼,有點手足無措,一個多小時之前,他們的女兒張牙舞爪,他們不敢置信前後都是同一個人嗎?

「謝謝您們對我的關心,也謝謝您們寬宏大量,願意接納我和您們不同的想法和做法,我雖然不是您們期待的女兒,但我知道您們仍然愛我,不管我有十八變,我永遠是您們的女兒,您們永遠是我最親愛的爸媽,謝謝您們。」

倩怡真的是個談判專家,這些話讓爸媽眼淚滑下來,媽媽有點畏懼的伸手想要去抱她,但又不確定這個怪咖裝扮的女兒,會不會突然變臉。

倩怡主動地把媽媽緊緊抱著。

「我也要抱一下我失散多時的女兒!」我看爸爸眼眶也紅了。親子三人抱在一起,倩怡也流下淚水,看我一眼用手偷偷地比了一個OK。

搞定啦,親子間本來就沒什麼問題,不是嗎?

這真是一個美好的下午!

書籍介紹

幹嘛要他想的跟你一樣?:別用過時方法教出刺蝟少年》,天下生活出版

作者:盧蘇偉

這本書不是教你如何做好父母也沒有教你「搞定」孩子的方法和技巧,而是從父母自身的檢視,先把自己搞定了,知道內在的擔心和恐懼是什麼?讓自己做一個能夠「安心」的父母。我們和孩子一樣,正在摸索和成長,要學習放下「要改變對方」的想法,練習用「了解」和「賞識」的角度,與另一半和孩子共享一份愛與成功的經驗。

幹嘛要他想的跟你一樣?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