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哲對話錄》自序︰由保守的福音派教徒到徹底的無神論者

《宗哲對話錄》自序︰由保守的福音派教徒到徹底的無神論者
Photo Credit: Christine Mariner / Design Pics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宗教信仰涉及根深柢固的信念,即使受到強而有力的挑戰,亦不容易被理性的論據所動搖。儘管如此,我期望讀者能懷著開放和理性的態度思考相關問題,這種思維態度其實毫不簡單,需要一份願意被理性說服和啟蒙的勇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創馥(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教授)

編按︰劉教授與本網作者、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王偉雄合著《宗哲對話錄》一書,以下為劉教授自序,已獲授權轉載,標題為編者所擬。本網亦已刊出王教授的自序《宗哲對話錄》的前言


倘若沒有基督教,大概我也不會走上哲學之路。今天的我是徹底的無神論者,不相信任何鬼神,不相信天堂地獄,不相信靈魂不朽,也不相信任何超自然力量,但年青的我很長時間是個虔誠的基督徒,而且是信奉保守的福音派基督教。

二十多年前,我剛進香港中文大學,主修訊息工程學,因為宗教和人生問題開始接觸哲學,修讀哲學系的通識課程;後來對哲學的興趣日益濃厚,副修哲學之餘,在完成學士課程後還轉讀哲學碩士,再到德國攻讀博士。當我開始讀哲學時,大概做夢也沒有想過,日後會回到中文大學教授哲學,當時我反而擔心會被哲學「荼毒」,依稀記得還曾經對自己說過:「哲學讀少少好了,千萬不要讀太多,否則會鑽牛角尖。讀得多會傻的!」

今天回想起來,讀哲學的確可以讀到「傻」的,從常人的眼光看來,哲學家的想法經常天馬行空,甚至奇特怪異,但事實上這可能是因為常人沒有充分反省自己的信念,未覺察到常識中的種種錯誤和偏見。哲學可以改變人的思想,而且可能是翻天覆地的改變;對宗教和人生的疑惑令我進入哲學之門,雖然我後來並非主要研究宗教哲學,但結果我的宗教觀還是根本地改變了,人生態度也大有不同。

宗信和哲懷在書中所討論的都是我多年來關心的課題,部份也曾是我課堂上講授過的內容,這些年來或許我也影響了好些學生的宗教觀。宗教信仰涉及根深柢固的信念,即使受到強而有力的挑戰,亦不容易被理性的論據所動搖。

儘管如此,我期望讀者能懷著開放和理性的態度思考相關問題,這種思維態度其實毫不簡單,需要一份願意被理性說服和啟蒙的勇氣,正如康德(Immanuel Kant)在1784年的〈何謂啟蒙〉一文指出:「啟蒙就是人離開他自己所招致的未成熟狀態。未成熟狀態就是缺乏在不受他人指導下運用自己知性的能力;若未成熟的原因不在於缺乏知性,而在於缺乏不受他人指導下運用知性的決心和勇氣,則這種未成熟狀態是自招的。勇於求知!鼓起勇氣運用你自己的知性!這就是啟蒙的格言。」康德二百多年前的這段話,對今天的讀者依然適用。

這本對話錄得以成書,絕大部份是偉雄兄的功勞。偉雄兄是我的前輩,哲學造詣和文字功力都遠在我之上。我是幾年前偶然看到《魚之樂》網誌才知有其人,但在我們後來成為臉書朋友之前,我已幾乎把他多年的網誌看過一遍,所以我對偉雄兄的哲學立場,甚至為人都已有相當的瞭解。當偉雄兄邀請我合著時,雖然我感到有點受寵若驚,但我已能預見我們將合作無間。結果,這本對話錄的成書過程非常順利,我自己樂在其中,寫得十分輕鬆愉快,還建立了一份友誼,實屬難能可貴。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