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上):中國農產品的威脅之下,如何保護中小企業?

第一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上):中國農產品的威脅之下,如何保護中小企業?
Photo Credit: Nisa yeh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第一場「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公聽會由立法院經濟、財政、內政三委員會於3月31日召開,這場(會分兩篇)主要討論的是港口事業、中國農產品對國內農產品的威脅、如何保護中小企業、租稅減免與公平性、如何建立友善的投資環境吸引高階人才以及對台灣經濟體質與南北差異的平衡討論。

(相關報導:發展帶來進步,也帶來衝擊:「自由經濟示範區」你該知道的幾件事

港口事業,就反應了國家經濟層面

港務公會聯合會楊金和理事長認為,港口事業是最容易反應出國家經濟不好的層面,因為沒有貨物進口,國內也無加工品出口,港口的船舶沒有流動,港口呈現一片死寂。自由貿易港區的規模雖不大,但許多物流、人流及金流都在此流動,工作機會自然增加,如台北港讓八里區附近居民找到新工作就是一例。

「站在港務基層公會立場而言,自由經濟示範區的5項範圍都能產生合作的效應,希望高雄港及高雄機場能結合起來,成為一個航空城並與海港聯合。不過大家都執著在意識形態及政治口水中打轉而走不出來,只要加快制定政策的時程,這是一個補救的機會,希望海港工人都已經做好準備。」

「雖然對港區工作的人來說,自由經濟示範區已經是姍姍來遲了,但在港區從事基層工作的工人十分希望政府採取些許租稅優惠、境內關外的思維,讓商人獲得稅負上的優惠,進而將自由貿易港區的事業擴大至郊區,讓商人用低成本取得便宜地段,政府也無須額外花費成本,就能讓人民獲得工作機會,活絡經濟。」

中國農產品是否對國內農產品造成威脅?

蓬勃的國內產業是支撐任何物流中心、航運中心、金融中心、甚至是自經區的重要指標,換句話說,若無國內農工產業支撐,自經區與航空城一樣只是口號。

前國策顧問黃天麟認為「自由經濟示範區與過去琳瑯滿目的『中心』、『特區』相同,同樣背棄『腳踏實地賺辛苦錢』的國民經濟發展原則,會帶給台灣產業一片紛亂,徹底打垮過去幾百年我們祖先辛苦建立起來的農工基礎。」

「以農業為例,開放中國管制的農產品進口,再以Made in Taiwan出口,等於是冒牌台灣農產品之合法化,而且台灣農產品價格較中國農產品為高,中國農產品將大舉替代國內農產品,這些將對台灣農業造成威脅並摧毀長年累積的台灣品牌。」

Photo Credit: 欣盈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欣盈 CC BY SA 2.0

農委會王政騰副主任委員對此回應「台灣體認到國際情勢『貿易自由化』,針對產業的部分提出示範區的配合計畫,就是農產加值。農業分成基本功能及產業的部分,農委會針對必須具有競爭力的產業設定在科技產業、精緻農業、以及結合生產、生活、生態的三生農業為主軸。不過,三生農業在競爭力部分有比較特殊的作法,不在農業加值的範圍,所以農業加值部分就是科技農業、精緻農業與設施農業。」

「考慮到現實的主觀條件與客觀情勢,示範區裡所提出的農業加值是鎖定以外銷為主的部分,舉例來說:荷蘭的農業規模不比台灣大多少,但荷蘭長期以來在全世界的農業產品及食品加工業都非常有競爭力,占全世界出口的第二位到第三位,關於國產的農產品部分,我們是把「在地生產」、「在地消費」切割下來的,新的農業加值是鎖定以外銷為主,且有配套措施。」

「示範區在農業加值部分設立後,很多人認為這部分會流失國內農產的價值或是經過加值後的產品都能套上 MIT的話,會不會使得台灣優質農產品的信譽就毀於一旦。關於這點,具備原料及製程從頭到尾是在地的、使用台灣的技術、進口原料經過加工處理後且至少有 35%的加值後,才能成為掛上MIT的條件之外,事實上,台灣品牌化的農產品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有特殊的品質、規格及特色化的原料做成的,縱然為了擴大加工外銷部分,將來會引進更多國外原料,但會跟國內產業部分有所區隔。」

中小企業受保護的關鍵是:溝通及配套

前國策顧問黃天麟又指出「台灣的面積小,又開放六港一空,甚至前店後廠,未來還開放地方政府申設自經區,實質上就是要把全台與中國銜接,終極目標不是經濟自由化,而是將台灣經濟完全綑綁在一中市場內,成為大中華經濟圈之邊陲,斷絕台灣經濟國際化知路,『振興經濟、促進投資』都將止於口號,農民與87萬多的中小微企業,及所屬的四百多萬勞工都將直接受害。」

(相關報導:一次破解自由經濟區的美麗口號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回應「現有的規模和早年在講亞太營運中心相比,我們的規模其實是極度限縮,原因就是當年的時空環境已經無法在今天重新複製,我們當然希望今天的設計絕對不會淪為口號。」

另外,中華經濟研究院王健全副院長也表示「關於中小企業是否受到保護這部分,主要是溝通及配套這兩個問題,因為受衝擊的產業影響最大,所以要有同理心,也要有好的溝通及配套,然後再推動我們的強勢產業,這些強勢產業又進一步去提高就業與薪水,讓人才、資金、技術可以源源不絕時,許多政策才會更具有說服力。以中小企業而言,在示範區推動,第一、有前店後廠,第二、整個算計起來,訓練一般事業、輔助性事業都會得到好處,那中小企業一樣會得到許多好處。」

租稅減免、專業人員前3年薪資減半課稅

政治大學財政學系徐偉初教授針對租稅優惠措施(草案第四章)的法律合理性及其適宜性提出以下幾點討論:「這次將經濟示範區所提供的各項租稅優惠措施來和過去的獎勵投資條例、產業升級條例或是科學工業園區所提供的獎勵措施做比較是相當保守,不論是從法律的合理性、法律的適宜性來說,所提供的租稅獎勵措施目前並不會對政府的財政產生衝擊,再加上政府還有很多相關配套措施的情況下,也不會有產業在區內、區外的不公平競爭問題。」

「針對租稅優惠問題,我們拿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比我們高的日本、韓過等國家來比較,會發現我們的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相對比較低,所以不需要提供那麼多,所以租稅優惠措施並不為過。如果能夠透過投資活動的增加、僱用機會的增加,引發其他產業的關聯效果,推動我們總體經濟活動,這部分對我們國家的經濟來說相對是比較有利的,基本上此措施是可以執行的。」

Photo Credit: Ether Huang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Ether Huang CC BY ND 2.0
建立友善的投資環境來吸引高階人才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許祺昌會計師強調要先建立友善的投資環境「基於吸引高階這類人才的考量,我們希望所得稅減半優惠期不僅三年,在第2個三年也許可以用再次複核的方式處理,讓他不只來三年而已,人才對台灣帶來的產值和產業提升才是我們所需要的,不需去擔心這三年的稅收。」

「示範區條例包含了相當多的利益衝突和妥協、折衝,不論是五大創新產業或管制的放寬,都是鼓勵我們出口去賺外國人的錢,而非鼓勵廉價外國物品大量進口到台灣,這對於台灣現有中小企業及相對傳統地方性企業的衝擊應不至於那麼大。」

對此,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回應「我承認國內並沒有對所有的放寬具有共識,所以我們選擇在特定的地點或特定的產業上作小規模的放寬,目的就是希望能先爭取到更多的支持,當然就長遠的目的,我們希望大家看到這些放寬措施並沒有對國內產生壞處時,可以更加擴大放寬的程度。」

政府對租稅公平做好嚴格把關,台灣將增加創業及投資機會

台北商業技術大學財政稅務系黃耀輝教授「財政部應基於租稅公平的考量嚴格把關,在發放免稅證明時,也應基於財政困難和看守租稅正義的角度嚴格把關,這部分只要加強對實質投資計畫的審查及查核有無確實達成即可。」

中華經濟研究院王健全副院長「台灣市場較小,所以需要有些租稅優惠,再加上台灣跟很多國家沒有簽租稅協定,所以我們很多租稅優惠是基於立足點的平等,進而吸引台商回台作實質投資,會創造就業跟投資機會。」

「不是所有區內的事業就叫示範事業,而是一定要經過申請,才叫示範事業,區內有示範事業,也有一般事業、輔助性事業,沒有提出申請就沒有示範事業,所以不會造成區域的不公平,且所有示範事業的申請必須符合一定的要件。」

而財政部吳當傑次長回應「關於租稅優惠的部分財政部提出 3 項租稅優惠措施,基本上是整個示範區條例中短期的配套措施,希望透過這些短期配套措施,讓全體廠商都可享受此種經濟優惠。」

「另外,在整個租稅優惠的評估方面,對於整個結構跟方法都採取非常嚴謹的態度,雖然開放起初的稅收會有所減少,不過我們採取最保守的態度來作評估,除了整個最高、最低依然是呈現正的稅收,對我們財政具有較中性的影響之外,還包括整個知識的外溢及因而產生的經濟成長或物流中心產值增加的無形的效益,只不過這些都沒有放到稅式支出效益的數據裏面。」

自由經濟示範區未來對台灣經濟體質的影響

立委黃偉哲對中央提出幾個問題「台灣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區內區外往往只有一街之隔。同樣在做外銷,同樣在世界市場的競逐,隔著一條街,區內就可以享受前店後廠,還有包括稅負或人員聘僱上的種種優惠。區外做同樣東西的廠商,卻因為其他原因沒有進駐到自經區內,就會有一些區隔。」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則回應「區內、區外的差異主要是來自法規的鬆綁,希望法規鬆綁達到一定時間之後,隨著大家對法規鬆綁與開放有更多的信心,將來我們可以做更大程度的開放。示範區設立後,我們會持續檢討,也希望能更加擴大開放的程度,所以對區內、外差異上可能產生的不公平現象,我相信可以降到最低。」

中華經濟研究院王健全副院長也說「示範有10年的落日規定,租稅優惠更是3~5年,並不是來申請就有的,還要包括電子帳目系統、法規的調適、基金的繳納,所以在享受優惠之前,得先花費一筆調整的成本,因此區內、區外不會那麼不平衡。」

採新增概念來平衡南北差距

立委林岱樺認為她所支持的自由經濟示範區,能使台灣南北兩區域的不平衡的產業結構產生扭轉。不過在整個產業結構分配或是就業結構上,如「六海一空」中的高雄港、台南安平港、台中港、台北港、基隆港及蘇澳港這幾個港口有何不同,及「六海一空」(法規及海關部分)在就業影響評估及社會重分配的議題上有什麼可以做相關的區域扭轉?

財政部吳當傑次長回應「針對海關關務報單的部分,報關行對於目前幾個不同的單據都認同維持現狀,也就是像自由貿易港區條例及未來的示範區條例等所產生的分類基本上是因為不同的條例,他們認為現行的分類並不影響到報關的相關內容,並請示關務署相關人員繼續跟林委員報告是否有更好的方法。」

台北商業技術大學財政稅務系黃耀輝教授也說「關於南北差距擴大的問題:基於自經區的概念中央或地方政府自己都可以主動申請,就像五都、六都升格一樣並不是強制的。中央政府在法制方面也擬妥自經區全體一體適用的相關規定,係採新增的概念,只要自己評估利弊得失後覺得利大於弊,或是地方政府自行評估後並不會對台灣整體造成不利,那就付諸實施。」

– 待續 –

Photo Credit: Nisa yeh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Nisa yeh CC BY 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