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這堂課(三):從古典到現代,瑜伽派系概述

瑜伽這堂課(三):從古典到現代,瑜伽派系概述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哈達瑜珈一詞也是現代瑜珈會館中最被濫用的一個名詞,瑜珈會館似乎不會直接老實寫上「瑜珈」兩字,非得要冠上一個前綴詞,若要稱的上哈達瑜珈,整部經書的內容可要都練習過一遍?

2014年,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聯合國大會中提倡瑜珈,並訂立每年六月二十一號為國際瑜珈日,去年是第一次舉辦。中國,作為世界目前發展最旺盛的經濟體,在商業化瑜珈風潮上自然沒有落後的打算,2015年於四川成都,舉辦了由中國與印度政府合辦的國際瑜珈節。

既然是國家等級的合作,那麼請來的師傅也都是當代赫赫有名的瑜珈大師,為期一週的活動中,通過研討會把大師們全部捉來一起聊一聊,會議中有老師說:「中國目前爆發性成長、商業化的瑜珈跟印度的瑜珈不太相似」,或許可以稱做「中國瑜珈」來跟「印度瑜珈」做區別。

2015年舉辦的國際瑜珈日。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5年舉辦的國際瑜珈日。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然而,有一位年紀較輕的師傅,以威而不怒的語氣講話了:

As you start labelling this Yoga and that Yoga, you are missing the point. Yoga is One. There are many paths to take, but the destination is the same.
-Sharath R. Jois

當你開始稱呼「這種」瑜珈與「那種」瑜珈的時候,你就錯了。瑜珈只有一種。前往瑜珈的道路有很多條,但是目的卻是一樣的。
-夏勒斯・喬艾許

選課是瑜珈入門者的重要儀式,從五花八門的課表中挑選適合自己的課程,老經驗一點的練習者,甚至會挑剔老師或是派系。而我也曾被問:如何選擇派系、有哪些派系等問題。瑜珈會館為了招收學生,時不時「開發」新的課程以吸引瑜珈初學者,同時讓老會員有續約的動機。這幾年常聽見的新名詞像是「空中」瑜珈、「水上」瑜珈、「寵物」瑜珈、「太極」瑜珈等等,大抵皆是如此。

如同夏勒斯・喬艾許所言,將瑜珈標上個前贅詞給予分門別類的時候,方向就錯了。這些分類與派系只是前往瑜珈的手段與方法,並非練習瑜珈的目的,而與其說是派系,不如說是佛教中的法門一般,修行到最後,萬法歸一。這篇文章不是瑜珈的《米其林指南》,僅就瑜珈的發展歷史來簡介常見的瑜珈派系以及現況,在知識上作為參考,可別當作練習的依歸。

三個古典派系

勝王瑜珈(Raja Yoga)

勝王瑜珈以帕坦迦利(Patanjali)所著的《瑜珈經》為主要經典,嚴格來說,並不算是一個派系,而是一個泛稱,你不會在瑜珈會館的課表上看到他,但真要將他歸為一個派系,那大概是最大的派系,現代大多數的瑜珈派系只要是以《瑜珈經》為基礎,都算是勝王瑜珈,正如這派系的名字一樣,像是王者一般的存在。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在前幾堂課中,我們曾說過《瑜珈經》是現代瑜珈發展過程中,從默默無聞變成眾所皆知。勝王瑜珈的特性就是系統化的將瑜珈分做八個分支:外在戒持、內在自律、呼吸法、體位法、感官收攝、專心、冥想與三摩地,其中體位法是現代瑜珈會館的要教學內容,也因此可以說有體位法的瑜珈,就是屬於勝王瑜珈。

因果、奉愛、知識瑜珈(Karma, Bhakti and Jnana Yoga)

在《瑜珈經》還沒在西方世界爆紅之前,《博伽梵歌》是印度真正的主流經典,《博伽梵歌》取自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中主角阿朱那(Arjuna)與奎師那(Krisna,又譯為黑天)在家族戰爭前的對話而成,書中奎師那提及了這三種瑜珈,跟勝王瑜珈一樣,不屬於現代瑜珈的範疇。

薄伽梵歌。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薄伽梵歌。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事實上沒有任何現代瑜珈派系承襲自這三種瑜珈,這三種瑜珈的知識和修習主要承襲於印度寺廟和僧人。《博伽梵歌》是一場神與人的對話,在這個亞伯拉罕一神諸教霸凌其他宗教信仰的世代,維韋卡南達(Swami Vivekananda)挑選了與宗教信仰最沒有關係的《瑜珈經》為主軸。

《瑜珈經》中雖然一樣有倡導神、與「神」合一的概念,這個神到底是哪位神祉,並沒有清楚的定義,使西方人能夠快速的接受東方哲學,大多數瑜珈哲學老師都會講那個「神」可以是任何你所信仰的神,而《博伽梵歌》則相反,非常明瞭的指出奎師納的神性地位。

譚崔瑜珈(Tantra Yoga)

譚崔瑜珈是現代瑜珈會館的老祖先。譚崔教或是譚崔主義,是古印度笈多王朝蓬勃發展的一種神秘主義,影響了佛教和印度教,影響範圍十分廣泛,甚至可以說任何亞洲宗教文化都有譚崔主義的身影,舉凡出家人、入門儀式、呼吸法、體位法、身印、手印、持咒、祭祀、法器、神像佛像、動物獻祭、驅魔儀式…等等,甚至可以說道教也受其影響,譚崔主義主要陳述是:將信仰與物質世界結合,透過物質來表現信仰的一種方式,現代瑜珈所練習的體位法也來自於此。

譚崔主義,也就是一般人常說的密宗。涵蓋著古老印度宗教信仰的的內涵與儀式表現。西藏的曼陀羅沙畫也是其中一種信仰儀式表現。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譚崔主義,也就是一般人常說的密宗。涵蓋著古老印度宗教信仰的的內涵與儀式表現。西藏的曼陀羅沙畫也是其中一種信仰儀式表現。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譚崔主義是西方人給予東方信仰活動的整理,有些瑜珈會館將譚崔瑜珈當作課名,實際上東方人不會特別提「奉行譚崔主義」,因為譚崔主義已經深入在我們的文化當中,譚崔瑜珈只是西方人給的一個名字,真的要開一堂譚崔瑜珈課程,就跟今天中午要吃什麼一樣:包羅萬象、毫無系統、沒有根據。

上述三種瑜珈派系,幾乎已不存在於現代瑜珈會館課表當中,但三者對現代瑜珈影響深遠,現代瑜珈大多以這三者為基礎融合、變化而成。

哈達瑜珈(Hatha Yoga)

那麼瑜珈課表上的哈達瑜珈又是什麼呢?哈達瑜珈主要的經典是以《哈達瑜珈經》(Hatha Yoga Pradipika)為主,這本經書的撰寫時期晚於《瑜珈經》,《哈達瑜珈經》成書時期約是西元15世紀,兩者相隔一千七百年,《哈達瑜珈經》系統化地整理了譚崔主義中有關體位法以及呼吸法的細節與方法,另外涵蓋了脈輪(chakara)、經脈(nadi)、潔淨法(kriya)、身印手印(mudra)等等。所記載的內容也是現代瑜珈真正在練習和探討的部份,一般講的「瑜珈」,指的就是哈達瑜珈。

哈達瑜珈的洗鼻法。Photo Credit: Aikhan CC BY-SA 3.0

哈達瑜珈的洗鼻法。Photo Credit: Aikhan CC BY-SA 3.0

哈達瑜珈一詞也是現代瑜珈會館中最被濫用的一個名詞,瑜珈會館似乎不會直接老實寫上「瑜珈」兩字,非得要冠上一個前綴詞,若要稱的上哈達瑜珈,整部經書的內容可要都練習過一遍?這其中可是包含了從尿道吸水進入膀胱的潔淨法,這顯然不是現代瑜珈會館所會教導的內容,下次看到課表上的「哈達瑜珈」四個字的時候,不如問問老師是不是能教導「潔淨法」。

哈達瑜珈發展出的各種分支派系,就是現代人所練習的瑜珈了,其中最重要的、影響最深遠的,就是前文提及的奎師那馬查利亞(Tirumalai Krishnamacharya)的兩位弟子:艾楊格(B.K.S. Iyengar)與帕達比・喬艾斯(Pattabhi Jois)。

現代瑜伽之祖

奎師那馬查利亞生於西元1888年,活了一百歲,父親是傳授吠陀經典的教師,從小便學習梵文。十歲時父親過世,舉家遷徙至印度邁索爾(Mysore),在那兒繼續接受梵文經典的教育。1906年他18歲的時候,開始雲行印度,學習古老的印度六大哲學系統,其中的瑜珈更是他最拿手的項目。

在某一次的假期中,從朋友口中聽說了在西藏有位精通瑜珈的學者在當地開設學校,名為Ramamohana,可以傳授他有關瑜珈的一切,他便動身前往西藏,當時要去西藏只能步行,途中還需得到另一國家(現今印度喜馬偕爾邦)的通行許可,恰巧該國統治者得了糖血病,於是奎師那馬查利亞以他的瑜珈知識在六個月內治癒了他,以此換得通行許可。

瑪旁雍錯湖。Photo Credit: Prateek CC BY-SA 2.5 IN

瑪旁雍錯湖。Photo Credit: Prateek CC BY-SA 2.5 IN

Ramamohana所居住的地區是現今中國境內的瑪旁雍錯湖附近,該地海拔四千五百公尺,是印度教的聖地之一。到了湖邊,卻發現所謂的「學校」只是一個洞穴,這個洞穴,正是Ramamohana的靜修處(ashram),奎師那馬查利亞在此進修了七年半,學習所有的瑜珈經典、體位法、呼吸法以及在療癒上的應用。

在他學成下山之際,Ramamohana向他說:在印度教的「梵行」(ashrama)修煉中,男性一但完成了傳宗接代的責任後,便需要隱居山林中進行苦修,再加上伊斯蘭教的壓迫,使得瑜伽逐漸失傳;以現代社會而言,苦修不再是主流,外來文化的入侵也讓瑜伽一度絕跡。希望奎師那馬查利亞打破這個傳統,不要隱居山林,在外成家立業,並將瑜伽傳承下去。

史上第一個瑜珈教室所在地Mysore Palace。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史上第一個瑜珈教室所在地Mysore Palace。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回到了邁索爾後,奎師那馬查利亞成家立業,並應邁索爾大君(maharaja)的要求,在皇宮中開設了有史以來第一間瑜珈學校,在這之前瑜珈都是偷偷摸摸一對一的教學,在邁索爾皇宮的教室短短的二十年(1926-1946)間,他除了教學,也前往各地演講,每到一個地方,都帶一名弟子前往,讓弟子在當地小留一段期間,進行後續的教學,這就是他為什麼被稱為現代瑜珈之祖,直接間接指導的學生眾多,無以計數。

在這二十年間,奎師那馬查利亞教導出五位重要的弟子,分別是因陀羅黛維(Indra Devi)、得悉卡恰(Desikachar)、摩翰(A.G. Mohan)、艾楊格(B.K.S. Iyengar)與帕達比•喬艾斯(Pattabhi Jois)。下一篇文章我會對這五位大師稍作簡介,並深入探討奎師那馬查利亞所發展出的八肢串連瑜珈。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