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家腥聞》看台灣主流媒體:一場「即時新聞」與「爆料文化」的腥風血雨

從《獨家腥聞》看台灣主流媒體:一場「即時新聞」與「爆料文化」的腥風血雨
Photo Credit: 《Nightcrawl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現在還在說台灣沒有人想看認真、嚴肅的內容報導,是非常不智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伍庭暐

電影《獨家腥聞》的主角——盧,因為極端地追求第一手新聞影像與其事業的成功,除去了一切可能的阻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看完這部電影,我很快便聯想到現今台灣媒體的亂象,像是多到滿出來、四處亂噴的各類「即時新聞」,以及電影中瀰漫負面色彩的議題——「爆料」。

媒體惡性競爭,導致低營養內容充斥

盧藉由獨家第一手取得的影像,要脅電視台以高價收購,新聞部主任如果不從,他將賣給其他競爭電視台。新聞部主任的不斷妥協,反映出新聞內容屈就於對於「獨家」的渴求,因只為獨家最賣座,能用最少的資源為新聞帶來最高效益;若大事件沒發生,為了獨家,就得「自己找事件」。

盧所拍攝的影帶清一色是謀殺、車禍等見血、暴力的真實畫面,縱使能獲得目光,但這些都是低營養、沒有必要讓社會大眾「親眼見識」的影像。再想想台灣現今的情況,暴力畫面打個碼、情色化的畫面放大再放大,文字不用多少,就做成一則即時新聞搶快、搶獨家地發佈出去;臺灣的媒體現況與電影中的現象如出一轍,微不足道的低營養內容已主宰了台灣的新聞市場。

現今的媒體公司多傾向商業化經營,大家都是公司,只要是公司,免不了就有同業競爭、免不了又要掉入老台灣「製造業思維」的窠臼:一味的追求cost down(降低成本),卻忽略了近代行銷所注重的真正價值所在,value up(提高顧客價值)。

在為數眾多的商業媒體出於成本考量之下,將目光鎖定成成本低廉的即時新聞。把有限的成本及資源挪去挖掘大量膚淺、無內容營養性即時新聞的後果,整個市場最終終究會走向過度的惡性競爭,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況且在這樣的發展趨勢所致下,所有參與的媒體都沒有任何差異化、特色化,有的盡是來源相同、內容無異的廢文,這樣的結果是一個大失敗。

以國外媒體而言,像是BBC、NHK 的知名媒體都是「國營」,政府投注的預算都是一年好幾千億,相較於台灣,我們國營媒體「公視」,一年卻只有是18億的預算。國營媒體本身是最無須考量商業價值,最有條件做出不受市場干擾的內容,但台灣政府對於國營媒體的不重視,導致商業媒體成為主流。

因為如此,我們天天看到言不及義的快訊、即時新聞內容,也常常看到新聞台整天反覆播送著哪個明星又嗑藥,然後紛紛稱自己為「獨家」、「最新」。但回過頭來看,握有改變遊戲規則權力的人卻沒有想過:難道台灣的觀眾,真的只愛看這樣子的內容?

新聞走勢受到干擾,為了點閱率追求一些微不足道的訊息

不只是腥羶色,搶快、搶吸睛、搶獨家的結果,一些些微的風吹草動,都讓這些記者神經緊張、不敢輕忽,也因此導致即時新聞的內容越來越瑣碎化、白癡化——這些記者在長期的疲勞、低營養內容轟炸下,一點點梗都不敢輕易放過,所以發佈出來的訊息漸漸地缺乏篩選、缺乏重點,成為莫名其妙的小道消息。

如自由時報工會理事鄭鴻達所言,「以前記者的工作像是貓抓老鼠,等待半天捕獲一隻大獵物;但現在卻像打地鼠,哪邊有動靜就要趕快反應,大海撈針般,但多數時間撈到的只是垃圾。」恐怕就是今日最好寫照。

Photo Credit:Kenzo/關鍵評論網

大眾媒體業者抱怨做議題深入報導太花時間沒人要看,點擊率被搶走,卻花大把時間請動畫團隊製作仙人跳、海邊奶罩噴飛走光的示意動畫,這不是非常奇怪?當媒體業者批評、並以「因為觀眾喜歡所以我要做這個」作為捍衛自己的藉口時,曾否想過觀眾的胃口,正是經年累月被這些低營養資訊反覆轟炸所越養越偏的?

這部份顯示了媒體「自律」的問題,將在後面有所探討。在大眾媒體的傳播模式中,觀眾是「被動接收」的,供給方所擁有的主導權,絕對還是比閱聽眾多,不能一味地推給閱聽者。

連做都不做,直接要觀眾當生產者:爆料賺獎金

一段關於闖入住宅殺人的影片,盧開價喊到1萬5000美金;在現實生活中,一段完整八仙塵爆的影片,讓一位小姐得到了200萬台幣的獎金。仔細想想:這段八仙寫實災難影片,觀眾能獲得什麼有用資訊?恩,塵爆真的好嚇人,血淋淋的好恐怖。

影片有塵爆發生的原因嗎?有讓觀眾知道如何避免塵爆嗎?而這樣一個意義不明的影片,值兩百萬獎金。塵爆影片的例子用資本市場的邏輯,證明了觀眾對於低營養內容有的熱烈需求,以及媒體倫理道德顯得多麼微不足道。

所謂「爆料拿獎金」,不是不好、或是功利取向;只是它可以是很不一樣的用法,文章後段將援引國外的例子,作為爆料賺獎金的另一種方式。平心而論,上述拿到200萬元的影片,不正是電影中盧所謂的「寫實」、「苦難」、「聳動」,這樣子真能對社會有正向改變嗎?

無所不用其極的「職業道德」:資訊的真偽、品質何在?

在電影中,盧為了獲得獨家所嶄露出的嗜血以及冷酷的態度令人不寒而慄,而臺灣卻也是相去不遠。各種不經查證的資訊、經整理消化的內容、錯字、隨意剪接與抄襲內容滿天飛;遑論未經擁有者同意便發佈的影片、圖檔、資訊等等,皆違反了「民眾有不被報導的權利」而對有關當事人造成權益損害。這些新聞從業者應有的職業操守,在現今爆料文化、即時新聞等趨勢所帶來的「速度與激情」之下,蕩然無存。

有個朋友進行了一項有趣的社會實驗:把一位AV男優的圖片截下來,然後配上幾句自己掰的政壇評論,合成一張「名人佳句」圖文張貼於FB,結果獲得廣大迴響,甚至被某黨派支持者瘋傳;在事實揭曉後,記者才播出這一段鬧劇。

試想:若是記者先注意到這則圖文,並據此製作成即時新聞廣為發布,到時候是不是又要被罵個臭頭「不查證」、「秀下限」?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要找出來源已相當困難;越瑣碎的資訊,要查證把關更是難上加難。換個角度想:這些零碎的資訊有被報導的必要嗎?網路上已經有許多社群平台作為這些瑣碎資訊的流通管道,大眾媒體是否有必要也參一咖?

對於資訊內容的把關,是新聞從業者「專業」的一部份,也是其職業道德的展現。卻因彼此的惡性競爭,導致沒有時間消化內容、追問細節,只是有如打字機、發稿機般有聞必錄,出現謬誤、或瞎掰也無所謂來源真假本難辨,應該不會出問題……而一家搶先發布即時新聞之後,一家錯百百抄,就這樣烏龍越鬧越大下去。前前後後折騰了一番,觀眾跟記者誰也沒能好過。無所不用其極地、為了便捷省事地擷取網路資訊作為素材,媒體工作者有比較輕鬆嗎?

Photo Credit: rabble.ca @Flickr CC BY 2.0
數量取代品質:高壓工作量、待遇卻一樣的記者

從接收資訊的我們來看,確實現在各種即時新聞與爆料層出不窮,早已見怪不怪;但是實際上就供給者的內部角度來看,情況到底轉變有多大?以《自由時報》為例,過去處理即時新聞的,只是十幾個人的小單位,隸屬在電子中心底下;現在卻已膨脹成副總編直接指揮的獨立單位,每天早上6點到凌晨1點、共分3班輪值更新網站內容。

即時新聞的發展熱潮,同時造成了高層改變評價記者的方式——量化,也就是KPI。許多媒體機構開始設立以點擊率、瀏覽量、即時、影音新聞則數等為依據的評鑑方式,等於是倍數加重記者的負擔。除了本來就繁重手上的一堆專題和專訪,還得面對時而主管心血來潮丟給你的「梗」、「新聞」,而大多都是一堆沒意義的低營養內容。

記者的日常工作逐漸以「數量」和「速度」取代了「品質」、記者以有限人力作無限的事,更不用說超時還沒有加班費可拿;前線記者的勞動條件快速惡化,許多記者在經常性的勞累之下,甚至出現幻聽、精神方面的問題。

記者不再是追著新聞跑,而是被永遠揮之不去的工作壓力壓著打,有高壓的工作量,待遇卻還是一樣。依照目前情況看來,勞資權益糾紛要能有效改善,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得走,而且很大部分得靠業者的自律規範,才能達到有效的效果。

台灣如此,那麼國外呢?

網路快速的發展早已是事實,新聞媒體傳遞資訊形式的變革也實屬必然,但是難道即時新聞真的必然導向負面結果?所有的亂象難道都是因為新聞即時化所引起?如果台灣有這樣的情況,那麼國外呢?

早在多年以前,國外的媒體就發展出了即時新聞的報導方式,但和台灣所謂的即時新聞有很大的不同。國外少有所謂網路傳播放送的「即時新聞」,那些是小報、娛樂性質報社在做的。對一些大咖的國際媒體而言,所謂的即時新聞是,先讓閱聽者即時知道「喔,這件事發生了,很重要」,然後針對這則新聞做後續的深入報導。而台灣則是大小事一籮筐都報給你知,然後就甚麼都沒了。

簡單的說,國外大型媒體並不會去跟小報競爭「即時新聞」,他們的品牌區隔在於深度報導。面對網路科技的進步,他們思考的是如何運用技術改變報導形式,而非內容。

舉個例子:Facebook最近推出的「即時文章」功能,因應使用者瀏覽習性的改變,他們讓新聞與文章變得更方便、快速地閱讀。首先開放合作的有《紐約時報》、《BuzzFeed》、《國家地理雜誌》、《NBC 新聞》和《大西洋月刊》等,你看一看,有哪個是會發歐陽妮妮撿到200塊這種即時廢文的?

回過頭來檢視台灣的大眾媒體,多年來大環境之整體經濟成長衰退放緩,然而競爭家數成倍數成長;媒體商業化的結果,高層沒有理念支撐,在投資上只會越趨保守,以縮減人力和便宜行事的手段,應對外在環境的改變。

Photo Credit: M M @Flickr CC BY 2.0
再來看看國外的「爆料」:公民與媒體的合作模式

爆料不是不好,而是要看你爆得是甚麼料、是不是真的有料、還有爆料的後續。在台灣,爆料頂多也就是民眾提供影片,運氣好點閱率高,公司就找你來發錢給你;或是想省錢就乾脆去PTT或是各種Facebook社團找尋有梗事蹟,連爆都不用爆了。台灣這種爆料的形式,完全稱不上是公民與媒體的合作。

在國外,許多老牌媒體都早已積極投入與民眾合作的新聞製作模式,例如CNN設置專屬的公民新聞平台——CNN iReport,鼓勵民眾提供新聞素材,之後更設立了公民新聞獎「iReport Award」,鼓勵優良、影響深遠的新聞提供者。

英國《衛報》則是成立了「GuardianWitness」,除了鼓勵民眾提供訊息,也會主動設定議題,再邀請民眾提供資訊,並從中製作新聞。「Guardian Witness」作為全世界第一個公民記者行動軟體,不只是邀請民眾提供素材,其背後有一組專業編輯領軍,設定互動主題、邀請各地民眾採寫即時新聞。

回頭與台灣的爆料做比較,應該搞清楚娛樂、低營養性質報導的比重與必要性,而不是讓他浮濫、成為影響自家品牌形象的汙漬。簡而言之,國外媒體將爆料視為與公民合作共同產出價值性的資訊,台灣媒體卻將觀眾直接當成資訊的生產者,並以高額獎金提供誘因。

現狀下的反思:搞錯重點的媒體

文章進行到這,前面講了一大堆關於即時、爆料、內容白癡化之類沉重的事情,搞得好像文章主角「即時新聞」十惡不赦似的:即時新聞到底好不好?好,但是否這樣濫用在這些內容上?否!

其實最大的問題根本還是在業者的心態上。每次都會有些人說「因為台灣的讀者口味所向,所以我們要迎合這個趨勢,不做,就是被別人擠開…」。正如同文章前面所述,媒體間的惡性競爭是一個存在已久的總體環境問題,這是供給面的角度。然而,從需求面來看,真的該把原因歸咎在閱聽者的身上嗎?我舉個非常簡單易懂的例子好了。

今天晚上你面對兩個選擇:一,隔壁的大姐姐著裝性感,一身熱褲配上緊身短T,邀你去看電影;二,政府即將開放爭議政策,讓低階外籍白領勞工來台就業。聰明的你,開如何選擇?是跟大姐姐去看電影,並期待著未來的無限可能,還是坐下來好好研究選項二的專題報導?廢話!想都不用想,當然就是選一啊,這有甚麼好考慮的?

但是難道今天你去Happy完了之後,你就不會關心攸關自身社會的議題了嗎?廣大的讀者們當然喜歡腥羶色的內容啊,有免費的八卦的可以看,誰要拒絕?但是為什麼儘管如此,台灣的許多人還是會不停批評台灣媒體內容低俗、不知道在報些甚麼東西?因為這些媒體搞錯重點了嘛!喜歡看些吸睛、聳動的內容資訊,這是人之常情;但是這並不代表閱聽者對於「議題」、「真相」、「深度探討」的需求消失了!

結果今天這些媒體,把所有資源都從原本的「有內容的報導」火力全開轉移到「即時白爛內容」之上,只因為以為抓住了年輕網路族群吸睛的趨勢,這不是搞錯重點是甚麼?我想跟火辣的大姐姐去看電影,但是天啊,我也很關心正經的社會議題啊!為什麼當我看完電影,想要研究議題的時候,才發現正經的報導怎麼都消失了!

羊毛出在羊身上:整體產業的意識覺醒

看完這個例子後,仔細再想一想,真的是因為閱聽者的胃口越來越窄,所以媒體供給者免不了地只好迎合做出這樣的內容嗎?還是搞了半天閱聽者的胃口是被媒體越養越窄,結果在台灣找不到好的內容,在一片謾罵的同時,只好往外搜尋?這樣的藉口真的可以被反覆拿來無限上綱?

照這樣講,到底即時新聞做不做?做,當然做。如果我們不像國外的圈子一樣,有專門的「小報」來產出如此的「即時新聞」,那麼台灣的媒體勢必必須經營這一塊版圖。但是,這應該要做個區隔,即時新聞做,但是不是如此過度氾濫應用在低營養的內容上;新聞報導原始該有的報導內容、同時也是不同媒體的品牌價值與區隔,當然也不可少。否則,觀眾有甚麼理由選擇附著在你家的媒體上?

當然,其實大家也想的到,當所有人都一樣的時候,要成為那個不一樣是非常關鍵的,但同時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大家都習於這樣的模式經營,沒有人真正有動機做出改變。白話的說,就像前面多次提到的一種說法:「只要我不這樣做,別人就會搶走」。

因此我認為,現階段來看,最有力的改變力量當然還是源自整體產業中的自覺與自律。有了整體環境的自覺意識,主管機關在談立法約束才有意義,而作為供給者的業者從內部產生了制約的力量,才能有效的擴散到全體。你不動,我也不動的情況下,吹鬍子瞪眼睛的永遠只是真正想看點東西的閱聽者,以及一些怨嘆時不我予的辛苦從業者。

現在正值台灣改變的大局情勢,舊政局垮台、新政局滿受期待、國家處境與發展路途充滿各種嚴厲挑戰、青年意識與力量崛起,如果現在還在說台灣沒有人想看認真、嚴肅的內容報導,是非常不智的。

本文獲維京人酒吧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林佳賢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維京人酒吧 Viking Ba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