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學生看太陽花運動:澳洲年輕人應該以台灣學生為榜樣

澳洲大學生看太陽花運動:澳洲年輕人應該以台灣學生為榜樣
Photo Credit: Kaplan International English CC BY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姜茉安 Marie-Alice McLean-Dreyfus(澳洲大四學生,2012年曾在台大學一年中文,本文中英文版本皆為作者所著)

澳洲跟台灣有很多共同點。我們都是島嶼、我們人口的數量一樣,而且我們都擁有所謂的民主制度。但,我們年輕人對抗議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

太陽花運動顯示台灣年輕人多麼勇敢和果斷。他們為了保護他們珍惜的權利以及社會制度而上街頭。他們全心全意地安排了抗議活動,集合了35萬人上街頭。太陽花運動從頭到尾的安排有很高的專業度。他們不但讓全台灣的人民知道這個活動,也讓國際觀眾看到台灣的狀況。他們翻譯和發表許多的新聞稿,讓更多的人瞭解到他們的目標。

太陽花運動表示雖然台灣年輕人瞭解他們的民主制度很脆弱,但還是要為他們所相信的理念站出來、保護他們生活方式的重要部分,為個人利益放一旁以便爭取共同利益作出了最好的示範。

反過來說,雖然澳洲的年輕人們同樣有爭取更好的生活權益的需求,但他們卻沒有表現出一樣想要抗爭的欲望。最近澳洲政府又宣布要改變澳洲的社會效益,直接影響到澳洲年輕人是提高澳洲大學學費。目前,澳洲年輕人可以透過助學貸款來付他們學費的60%。在這個制度下當學生開始工作,年薪超過$51,309(澳幣,約新台幣144萬元),以下同)之後才需要開始償還貸款。

目前澳洲大部分的學生都是透過這個制度接受大學教育,譲社會經濟背景低的學生可以接受和社會背景高的學生同等的教育。不過如今政府提出他們要提高學生所付的學費,從40%提高到55%,並且改為從年薪$50,638(約新台幣142萬元)起便要開始償還貸款。這些變化會使上大學更為昂貴,學費的提昇會使社會經濟背景低的人更不容易接受高等教育,進而擴大社會上的貧富差距。

另外一個變化是全民健保制度的改變,在過去的制度下患者看病時不用直接付錢給醫生,而是通過患者的健保卡由政府給付醫生85%的費用。澳洲人繳稅的時候,1.5%的稅收便是專門為了保障這個制度,確保當任何人需要醫療服務時,都不會因經濟因素受影響。但是現在所有的人每一次看醫生都必須要先付$8元(約新台幣225元)。這個改變會直接影響薪水低的人。這些人的健康不但會變得比較沒有保障,更有可能直接影響他們的生活水準。如果他們生病可能會選擇不先看醫生,等到病很嚴重的時候才去醫院。可想而知,這種醫療制度不但對人民不利,更有可能對國家造成更大的負擔。

Photo Credit: Takver CC BY SA 2.0

儘管這些變化沒有海峽兩岸服貿協議那麼嚴重,但仍舊會影響澳洲年輕人的生活以及增加生活上的壓力,然而年輕人們卻也不願積極爭取和保護他們自己的權利。原因何在?因為澳洲年輕人習慣把自己放在第一,社會放在第二,因此他們不能瞭解到這些變化如何影響到整個社會。長久以來我們享受著穩定的經濟成長及政治發展,現在這些方面被威脅,我們卻因為太安於現狀不求進步,寧願保護自己的利益也不要管整個社會的。當台灣年輕人積極地上街頭參加抗議時,澳洲年輕人卻選擇繼續放任自己的生活,在自己的權利被腐蝕時維持沉默。

同時,當年輕人發聲抗議時卻往往被稱作極端份子,不足以代表整個社會。比方說,最近在澳洲一個叫做Q&A的政治論壇節目上,有一對學生對當晚參加節目回答問題的教育部長表示不滿並進行抗議。當部長在回答關於學費的問題時,那一對學生站起來開始喊「不要增加學費、不要減少福利」等等。在主持人要求他們安靜無效後,現場的錄影即刻中止並把學生驅逐出場。節目重新開始後主持人說「我們可以讓民主走上正軌。」暗示學生的行為不合乎民主的規則。

翌日大多數的媒體都批評這些學生,說他們的行為不妥以及他們對民主是一個威脅。儘管學生並不是來自一個有相當規模的組織,而且他們的行為確實是不守規矩又不禮貌,但是他們所受到的批評也同樣毫無益處。把他們的行為稱為「非民主」的人錯過了一個很重要的關鍵,亦即,在任何討論時表達反對的意見也是民主的一部分。改變政策的時候,有不同的想法很重要,因為隨著這些討論而來的,是更完善的政策。

這些批評也顯示為什麼在澳洲抗議行動常常會被壓迫。目前澳洲的社會正不斷地在往政治正確的方向發展,也因此任何超出一般大眾能接受之行為標準的活動,會馬上受到批評。由於想要抗議的人害怕被批評,這種輿論的指責往往成為抗議不成功的原因,後果是它防止了意見的交流,以及不同的看法被納入政策。政策辯論有反對的聲音很重要,因為通過整合新的意見才能改善政策的缺失。

台灣年輕人顯示了他們能夠為相信的事情挺身而出的能力,但在澳洲我們年輕人沒有一樣的決心來抗議,在任何社會,包括澳洲,有反對的聲音很重要,因為唯有這樣做才能改善整個社會。澳洲年輕人應該以台灣學生為榜樣,去街頭抗議以便保護他們的權利。

Photo Credit: Kaplan International English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