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中國網路防火牆之父被迫當眾「翻牆」、大陸對台南虱目魚契作今年喊停、那些質疑小燈泡母親「矯情」的人

懶人時報看什麼?中國網路防火牆之父被迫當眾「翻牆」、大陸對台南虱目魚契作今年喊停、那些質疑小燈泡母親「矯情」的人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把中山地下書街砍掉重練,柯文哲錯了嗎?(陳夏民)

(百貨業與美食街之外的想像。轉自丁名慶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近日柯文哲點名中山地下書街連年虧損,想於換約後改變經營方式,取消僅有書店、文創類店家能承租的規定,讓美食或百貨業也能進駐,此舉引來諸多媒體大肆撻伐。連假期間,中山地下書街經營團隊也在臉書粉絲團回批,指責捷運公司官僚、只想當二房東卻不願意協助廠商,甚至放任漏水問題導致書商損失。事件演變至此,除了各說各話,完全沒有交集。但我內心有兩個疑問,第一,這一條書街,真的是「書香天堂」嗎?第二,市政府要解決虧損問題,難道只能靠百貨和美食業嗎?

(中略)若市府有心扶植地下書街,讓這一條街真正達到特色化且差異化,甚至有機會帶來人潮與商機,何不重新修繕目前地下街的店面(至少解決目前承租店家抱怨的問題),再以台北國際書展、或各類型文創市集的「一格一店」為例,將地下街的獨立店面「真正」開放給從事出版、書籍販售,或甚至是從事設計、創意類型產業的年輕人進駐。讓年輕人得以合理的價格來取得空間,其他的,就交給他們的創意去做吧。或許,如今的中山地下書街經營團隊,也可以考慮直接人才聯繫,重新思考這一條地下書街該有的榮光,並透過實際行動把招牌擦亮,不要再讓捷運公司公然唱衰了。

這一條書街本身就是出版景況的縮影,折扣失靈了,把書單純擺出來也賣不出去了,書到底要怎麼推廣,才能讓人願意拿起來,甚至帶回家?(懶人時報

大陸對台南虱目魚契作滿5年 今年確定喊停

(農業統戰的黑色幽默。轉自Chen-Kai Yen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王文宗解釋,契作的價格與漁民交貨的價格都是公開的,「買辦」說法是刻意的政治語言抹紅;再者,台南養殖戶負責交付合約要求的總量,虱目魚運到大陸後的銷售情況好不好,還是要靠在當地的行銷,及市場消費者的接受度,如何把大陸民眾陌生的虱目魚銷售出去,主要關鍵還是要靠在大陸的市場行銷。

王文宗坦言,受到虱目魚在大陸市場銷售狀況的影響,去年台南的契作虱目魚,海魁水產集團就直接全數在台轉售出去,一條魚也沒跨過台灣海峽。這確實是虱目魚契作銷陸的一個大問題。

(新聞連結是第二頁,可點選第一頁看完整內容)(懶人時報

小農如何成為世界級大廠的供應商?(黃貞綾)

(從國外酪農大廠,談中小型農戶如何落實食品安全。轉自宋瑞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達能同時採納「全球食品安全倡議」(GFSI, Global Food Safety Initiative)之食品安全規範,發展一套三階段的食品安全架構。基礎等級約可符合GFSI要求的30%,進階等級達到GFSI要求的70%,最高等級則是100%完全合乎GFSI要求,同時還必須取得GFSI認可的國際食品安全規範之驗證,如SQF、IFS、FSSC22000、GLOBALG.A.P.等。

這樣三階段的食品安全架構對應到不同規模的生產者,對於10頭牲口以下的自給農戶,達能要求其需符合基礎等級;再者,300頭牲口以下的家庭農戶必須符合進階等級;至於擁有10萬頭牲口以上的大型和巨型農場,則必須完全符合GFSI食品安全規範,同時取得GFSI符合性規範的驗證。小、中型農戶只是生產規模較小、投資金額較少、基礎設施相對陽春,不代表他們不需要對食品安全做出承諾與努力。

在台灣,當談到農業生產和食品安全時,總是將焦點置於較具規模的農場或食品廠,同時給予家庭農戶和小農相當大的空間,甚至是縱容和同情。然而,從達能的全球操作和實際經驗來看,自給農戶和家庭農場並不能逃避其身為一個農產品及食品生產者的責任,食品安全規範提供了一個讓他們能夠進入食品供應鏈與市場連結的工具。(懶人時報

海外藏富 冰島總理被逼下台

(轉自漂浪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美國「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周日公布《巴拿馬文件》在全球掀起軒然大波,文件踢爆巴拿馬的莫薩克馮賽卡律師事務所,替全球包括現任及前任國家領袖等140名政要,透過境外公司進行金融交易,恐有違法之嫌。文件曝光後,上榜的冰島總理昨請辭下台,成為被此醜聞擊沉的第一名國家領導人。其他人士多矢口否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等政要的親屬也被點名,北京下令全面封殺相關新聞。

這批莫薩克馮賽卡事務所內部文件,記錄該公司替全球逾200國家或領地客戶,登記逾21.4萬境外公司。德國《南德日報》透過匿名來源取得,與全球107家媒體共享,進行1年調查。目前只公布部分內容,完整細節會在5月初公布。據ICIJ官網,有12名卸任或現任國家領導人上榜,但英國《獨立報》等英媒指涉案卸任或現任元首有72人。
台灣參與ICIJ調查的《天下》雜誌,也將公布台灣版《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

《天下》副總編輯陳一姍昨說,台灣版已在收尾,尚在等一個受訪者回應。她強調,目前外界可查到的台灣相關資料,都不是此次文件的內容,而是《天下》2013年參與ICIJ境外公司資料庫的專案資料,已於2014年1月公布。(懶人時報

城堡、教堂、監獄都是值得保留的遺址:從《刺激1995》看台灣古蹟保存的缺失

(從英美的例子,看台灣古蹟保存修復的制度性缺陷。轉自戴秀雄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城堡的長期保存與再利用計畫實施有賴於眾多機構互相合作、緊密的「夥伴關係」:牛津市議會、地方當局的建築保存信託(Building Preservation Trust)、牛津地區的民間力量,包括牛津保存信託(The Oxford Preservation Trust)、奧斯彭集團(Trevor Osborne Group)。光一個保存項目集結眾多各式各樣的政府與民間團體在英國是很常見的,彼此互相協調,互動關係良好,且不各自為政的夥伴關係是多年來成功的關鍵要素之一,也是臺灣目前必須迫切學習的優良文化。

臺灣的修復及再利用機制已被大眾詬病多年,先不論私人擁有的古蹟與歷史建築,公部門運作本身毫無願景(vision)可言,很多時候不得不為了應付而應付,這不是個人的問題,把某些人換掉就沒事,而是體制。在公部門真的很多人想做事,但人才經過3個月的薰陶後就會被強迫同化,不想被同化的就會主動離開。要講「夥伴關係」,瞭解彼此應該是最基本的一步,但光是全國各地的文化局彼此都搞不清楚大家到底在忙什麼,有員工想瞭解都可能會被制止,還嫌管太多,更遑論與民間的互動,猶如驚弓之鳥,避之唯恐不急。

(中略)不是說英國、美國的文資保存都好棒棒,臺灣都很爛;而是從整個政府、社會民間共同合作面相來談,問題存在層層相扣的環節需要被一步步地改進,需要更多人長期投入。整體來看,如果政府想擔任火車頭的角色,很多層面都必須砍掉重練,目前有理想、抱負又有能力的人才是沒辦法進入體制的,有時得靠走上街頭,用激烈的手段推進一絲一毫,恐怕才有些許成效。我們看了《刺激1995》裡面碩大的監獄建築,供劇組搭配劇情拍攝,既搭配時代的氣氛、也能從各種空間細節輔佐劇情前進,這不只是電影團隊的功力,也牽涉了整個文化保存制度以及結構面的厚實累積。

台灣僅存日本時代齋場建築 高市預計明拆除懶人時報

「殺童條款」真的會殺童(錢建榮)

(販毒曾經是唯一死刑,也未真正遏阻毒品。轉自宋小海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自稱保護兒童安全與福利的立委,總是不放棄要在刑法增列一條「殺童條款」:殺害12歲以下的兒童,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甚至變本加厲,要走回頭路的絕對死刑,就在兒童節前夕。

(中略)事實上,早已廢除死刑的國度,尤其是歐盟國家,兇殺案的數目沒有增加;在每年執行死刑最多的中國,這些強國人間的犯罪,不止是殺人罪,仍然居高不下。誰敢據此推論,斬釘截鐵說,死刑真的有嚇阻效力?社會上永遠都會有情緒不穩、鋌而走險,甚至是病態的人,更別說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殺人情境中的所謂「正常人」。

殷鑑不遠,2001年才終於廢除的「死刑製造機」《懲治盜匪條例》,明定擄人勒贖唯一死刑,即使沒有撕票(殺害被害人)也一樣,這反而給犯罪者殺害肉票的「誘因」。嚴刑重罰不止嚇阻不了窮途末路的犯罪者,還讓犯罪結果更形嚴重,保護人質的法律,卻成了注定致於死地的「兇器」。這種無法達成嚇阻犯罪的法律,根本通不過憲法比例原則的審查。(懶人時報

水兵黃國章之死 20年等不到真相

(關於黃國章案,非常深刻的報導。轉自Shu Ting Chen的臉書,以下引述她的註解)

新新聞2013年的報導寫著,2002年到2012年共有270多名官兵「自殺」,此外,每年死於「意外」的國軍也將近300人。

在洪仲丘之前,有蔡學良口含「長達1公尺」的T65步槍自盡,步槍上頭完全沒有蔡的指紋與血跡(2008)。有李哲宇「攜械逃亡自殺」,軍方公布子彈「從下顎貫穿頭部」,然而解剖現場是「從前額貫穿至腦杓」(2011)。還有陳俊銘用五公分長、沒有握柄的美工刀片,在自己頸部割了三刀、在手腕割了十刀,頸部刀痕最深達四公分深,事發當時寢室內其他四名替代役都沒發現(2012)

在洪仲丘之後,有替代役男陳乃斌在豔陽下割草死亡,死亡前一週,曾告訴母親:「我生活在地獄裡。」(2015)

以上,不用柯南出馬就知道有問題。

如同校園霸凌案,軍隊的問題,總會有人以「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你不能是你沒用,不耐操」作為解釋,彷彿那是種男子漢必經試煉,那是一種深知不會重來,所以無心改革、甚至冷眼看待有心改革的人的可惡心態,畢竟我們都不可能再回到校園,男人也不可能再度服役。

可是,我們的孩子會上學,可能像那幾個失去性命的孩子一起被取笑、不敢上廁所、被迫脫褲子。我們的孩子也可能會服役,有萬分之幾的機會「被自殺」,因為你無法想像到的各種荒謬意外,永遠離開你。

想到這裡,如果你對街頭殺人案憤怒恐懼,怎麼能不對孩子幾乎必定要去的校園、軍隊感到憂心?還是我們真的可以再樂觀一點,我家寶貝沒那麼倒楣的。

也許,這些話不只你一個人想過。

新新聞2013的報導:

軍中還有多少「洪仲丘們」?懶人時報

師研究8年 打造海浪發電

(再生能源。轉自蔡智豪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台灣天然資源不足,加上非核家園已是共識,開發「再生能源」成為台灣重要課題。萬能科技大學航空與工程學院副教授周鑑恆,投入海浪發電約8年時間、發明的海浪發電系統,讓浮在海上的發電機組透過海浪推動發電機發電,號稱是全球少數成功透過海浪發電的系統,昨獲莫斯科阿基米德發明展金牌與特別獎,已有國內外廠商接洽中。

(中略)周說,他研發的「高效直驅式線性海浪發電系統」,可將新型海浪發電機,浮在海上或任何水域,不受海平面上下起伏與潮汐影響;透過海浪推動發電機發電,因系統設計佳,可輸出穩定的電量,是最大特色。

周認為,台灣四面環海,研究海洋發電是最可行且無污染的方法,目前國內外透過海洋發電的技術有很多,包括洋流、海水溫差、潮汐及海浪等,他的系統是國際上少數成功以海浪穩定發電的系統,能獲獎很開心,未來會持續研發提升發電效率。(懶人時報

中國網路防火牆之父被迫當眾「翻牆」網民:人居然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

(糗,而且充滿反諷。轉自閻紀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長期協助中國政府執行愚民政策、鉗制言論自由的方濱興,3日以「傑出校友」身分回到母校哈爾濱工業大學演講,舉行題為「定義網絡空間安全」的演講時,投影幕卻顯示這個網址已被屏蔽(封鎖)。

無奈之下,方濱興只能架設虛擬私人網絡(VPN),試圖繞過網路防火牆(俗稱翻牆),但儘管他不斷嘗試,瀏覽器還是一直顯示「頁面找不到了」,場面相當尷尬。

方濱興也用Facebook、Google等境外網站做例子,即席示範用VPN。不過專家還是有失手的時候,網路不到一分鐘就斷線了兩次,令他狼狽不堪。最終,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在百度搜尋Google頁面的截圖。

谷歌將向全球提供免費無線網絡(Wifi)服務,中國網絡防火牆將被推倒

專家:中國防火牆乍泄之後谷歌域名系統被「下毒」懶人時報

那些質疑小燈泡的母親「怎麼能那麼理性」「矯情」「精神不正常」的人

(作家成英姝以自身的例子,回應那些質疑小燈泡母親的眾人。轉自成英姝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那些質疑小燈泡的母親「怎麼能那麼理性」「矯情」「精神不正常」的人,你們的問題不在於你們不瞭解人的心理機制,你們嚴重的問題在於你們對他人的痛苦毫無感覺,也毫無意去理解,你們只要求別人的一言一行永遠要合乎你的期待(而不論你的期待有多無知),只要跟你想的不一樣,你可以完全不顧及別人的感覺理直氣壯地去傷害他,攻擊他,用一把無形的刀刺到他心臟上。反正躲在電腦後用這把無形的刀殺人,就算有人真的因此自殺,也不算殺人罪,你不用負擔刑罰,你甚至感覺不到自己有任何錯,而且你覺得受傷害的人活該。

凡是不符合自己期待的事,凡是跟自己想法不一樣的人,凡是看不順眼,就可以任意攻擊加以傷害,反正我就是對的,被你傷害的人是什麼感覺,老子幹嘛要知道…這個思路有沒有一種熟悉感?對,這就是那些殺害孩童的,在捷運上砍人的人的心理邏輯。你覺得你們很不同嗎?

(中略)失去所愛而活下來的我們,逝去者所留給我們的寶物是我們私人無與倫比的貴重財產,無人能奪走,也與其他人無關,小燈泡帶著母親的愛走的,她並沒有真的離開,她對母親的愛以另一種形式仍然留著,這份愛將可以支撐她的母親繼續擁有一個強大而乾淨的靈魂,堅持她的信念活在世上。

===============

小燈泡母親在臉書宣布,因為受到一些言論攻擊,決定關閉部落格

你還可以讀這篇舊文

有些網友的憤怒則在於「為什麼你選擇原諒被害人,就要求別人也要原諒」,但林作逸的訪談中,從來沒有說「我希望、我呼籲其他的受害人(家屬)也原諒兇手並支持廢死」,他只是講述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感受,以及自己對於刑罰政策的看法。

如果這個高呼正義、支持被害人的社會,連一個被害人說出他的真實心聲,都感到被冒犯而妄加指控,維護的到底又是什麼樣的正義,支持的又是被害人的什麼、哪些被害人?說穿了,這個社會根本不允許被害人有他們自己的看法,除非那個看法與多數人的一致,符合角色期待的被害人才是被害人,不符合的被害人彷彿比兇手還可憎。(懶人時報

【追蹤福島核災】政府收保護傘 福島災民想當國際難民

(日本政府打算逐步取消避難補助,藉此要求福島災民回家,無視於災民的輻射污染疑慮。轉自宋瑞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這是日本福島核災災民訴求救濟的全國性運動(原発事故被害者の救済を求める全国運動)的一次集會。由於日本政府將在2017年3月之前,陸續解除「居住限制區域」與「避難指示解除準備區域」(共5萬餘居民),要求先前避難的居民返回,相關慰問金也將在2018年3月前終止。他們希望政府不要無視避難居民意願,要求撤回取消避難補助的決定,並號召全國百萬人進行連署請願。

關於避難指示區域解除與否的問題,又或者,為何避難者會有輻射污染的顧慮,飯館村民救濟律師團團長長谷川健一說:「現在國家表示輻射汙染等級都是用空間劑量的西弗,這只是空氣中(當下的)劑量,但我們非常在意(累積在)土壤遭輻射汙染的狀況。據說政府已經在我家後面山林完成了除去輻射污染的工作。」

「結果我採集樣本去測(委託日本大學生物環境資源科學部糸長浩司教授研究室),一公斤居然有兩萬六千貝克,估計一平方公尺有130萬貝克,而日本放射線廢棄物的標準不過是8000貝克,應該要被嚴格管理才是。」

「除去輻射汙染後的地方還有2萬6000貝克,這是國家標準的三倍以上,這樣高污染的地方,國家居然要在2017年3月後解除避難要求。而且我們村里之後還要再次開放污染地之上的學校,像這樣的事情,我不持續發聲下去不行。」據他表示,儘管村內有不同立場的人,而且剛核災發生時也很溫順,但現在超過半數以上的6000人都很憤怒。(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