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下):示範區會否排擠國內勞動力?又真的能吸引跨國高階人才?

第一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下):示範區會否排擠國內勞動力?又真的能吸引跨國高階人才?
Photo Credit: Fabio Aro CC BY ND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第一場「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公聽會由立法院經濟、財政、內政三委員會於3月31日召開,這場(會分兩篇)主要討論的是港口事業、中國農產品對國內農產品的威脅、如何保護中小企業、租稅減免與公平性、如何建立友善的投資環境吸引高階人才以及對台灣經濟體質與南北差異的平衡討論。

(相關報導:發展帶來進步,也帶來衝擊:「自由經濟示範區」你該知道的幾件事

自由貿易經濟區究竟能吸引多少歐美高階國際人才?

立委尤美女想了解,自由貿易經濟區究竟能吸引多少歐美高階國際人才,還會是只吸引到中國人才,並且有多少外商(不包括中國)能進入投資?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表示「整個設計是希望能吸引全世界各地人才,絕對不會只限於大陸,但究竟能吸引到什麼人,其實是要看我們的條件到底到什麼樣的程度,如果我們條件夠好,我們提供的產業能創造更大的機會,是有可能吸引各地來的人;至於能吸引多少外商,則是要看我們開放的努力程度是到什麼樣的地方。」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許祺昌會計師說「舉生技業的例子來說,生技業的人才較多在美國,不是在大陸,再加上企業所持的角度是它的業務機會如果遠大於增加的稅收,企業也許會來,但高階人才則不管到哪裡,他拿到的薪水其實是差不多的,這時他在乎的反而是他稅後可支配的所得是多少,所以只要示範區條例一通過,相信不會只吸引大陸人才,一些歐美人才也應該會注意到。」

跨國勞動力 vs. 國內勞工就業機會

勞動部郝鳳鳴次長針對跨國勞動力部分說明「本草案並無修訂引用外勞的相關法律,這裡只就白領的部分作局部的開放。有關藍領部分,事實上目前示範區內跟區外勞工的僱用條件及所適用的勞動法規都是一樣的,同時也不因示範區的實施,而有放寬藍領外勞人數或比例的打算,也就是不會多開放藍領的外籍勞工。

「關於白領的部分也沒有涉及法律的修訂,而是從去年的 7 月 31 日開始比照目前現行科學園區的作法,把具有學士學位的外籍專業人士原先必須具備 2 年工作經驗的限制做局部放寬,這在第一階段就已經做了;可看出白領部分也沒有因為是在區內而做不同的規範。」

台北市電腦商業同業公會法務長,也是海南省台資企業協會會長的黃益豐指出「自由經濟示範區究竟需不需要藍領,或是要不要開放白領進來?過去談到藍領,大家都會擔心是否會剝奪國內勞工的就業機會,事實上,聘用外勞的成本,早已超過聘用國內勞工的成本,且台灣年輕人不願從事藍領工作,所以並不是產業要雇用外勞,而是國內勞工不足。」

Photo Credit: Bob Jagendorf CC BY 2.0
勞動地不足,影響台商在台設廠意願

黃益豐進一步認為,政府雖推動台商回流,但台商回流考慮的問題除了土地外,就是勞動力不足,會使台商回流意願降低。

「勞動地不足,會影響交貨速度,就會影響台商在台設廠意願,所以藍領問題並不與剝奪國內勞工就業問題有關,而是與廠商生存有關;無論是白領或藍領,我們要考量的,還是國內人才因學用落差,致使廠商在人才聘雇上產生困擾;另一方面國內勞工不足,企業找不到人,因此希望考量更大的開放。」

「另外,大陸商務人士來台會不會造成影響?從產業來看,即使大陸企業來台,仍會聘雇當地人(台灣人),而大陸人士來台也不會停留太久,反而能帶動經濟消費。」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表示「我們在鼓勵台商回台及國內新增投資上,外勞的開放已經做了相當程度的放寬,至少在目前的評估上,這些廠商所需的人力應已足夠,但很多製造業廠商並沒有用到外勞足夠的人數;由於我們強調是希望服務業能吸引專業的白領人士,所以在藍領上我們就沒有做特別的處理。」

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開放後,對台灣就業機會的影響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許祺昌會計師針對就業問題回應「關於就業影響,廠商面對人才吸引力的衝擊非常大,因此示範區條例的開放,事實上是在創造高附加價值產業的增長,透過這樣來提供就業機會給我們學生,並把高階人才吸引回來。」

「針對就業排擠的問題,我們認為當示範區條例開放後就能讓該產業有所成長時,必須注意在條例裡面不斷強調的重要觀念亦即『前店後廠』,也就是示範區內的事業能夠委託區外事業進行加工,這樣似乎能夠達到母雞帶小雞的作用,讓示範區的事業增長,從而也能擴大到示範區外,甚至是全國來達成長期的願景。」

「當產業開放之後,事實上有能力、願意冒風險的人就會投入,但這樣的投入,其相對所獲取的報酬相較於固守在既有營運模式習慣的人所形成的所得差距,一定會再擴大。這樣的擴大現象,事實上是以增加其他高薪水的就業機會來作平衡。」

中華經濟研究院王健全副院長則提到創造就業部分「很多人提到目前我們是五大皆空,特別是在國際醫療部分,是因為我們的全民健保虧損,所以實施總量管制,因而造成醫師及醫事人員的薪水上不來,導致護理系畢業者只有3成的人去當護士,再加上國際醫療可以不用吃健保,所以可以釋放更多健保資源給需要健保的人,如此一來反而可以提升薪水,讓這個產業良性循環。

「因此,我們一定要先企業化,讓醫院可以永續經營,也讓醫師、護士能有好的薪水、好的環境、好的醫事設備,這樣才能有能力去維護核心價值並照顧好病人,因此首要推動的就是走向高薪產業來突破低階薪水的困境。」

「服務創新」是未來台灣致勝的關鍵

王健全也表示「台灣從過去的勞力密集產業打到今天的高科技產業,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是以服務創新來驅動的示範區,服務創新就是未來台灣致勝的關鍵。此外,因為臺灣下一波的發展一定是服務加製造所結合的一個技術服務障礙,因此我們下一波關鍵就在於創新來區隔大陸的產品,才會有高薪的機會。」

「但我們卻不一定能吸引到大陸的投資,原因是雖然我們有很多原物料物流是來自大陸,但是我們希望有一些貨物進來,讓臺灣的服務業可以加值、讓製造業可以提供一步到位的服務,當我們可以提供one step service時,就有能力吸引很多外資進來,這樣我們就可以有一個好又完善的價值鏈;所以我們跟大陸合作區的對接,目的不是往大陸傾斜,而是希望臺灣利用大陸的東西,提供一步到位的服務,讓臺灣能有更好的商業模式,以吸引更多外資進來。」

財政部吳當傑次長說「在這一次外籍人才的部分將會進行嚴謹的處理,我們希望吸引國內所欠缺的人才,未來在授權訂定的子法中將會嚴謹地對國內確實有需要且欠缺的人才作一些規範;至於3年滿了之後是否要繼續給予優惠的問題,則需要看短期這3年是不是產生一些優惠以及未來所配合相關的單位作進一步的評估,但前提是要確實產生效果,且不會造成國內人才不公平待遇的影響。」

產業投資誘因吸引產業投資,增加台灣產業競爭力

長期以來廠商都在問,究竟能不能進駐自由經濟示範區?所以需要政府對產業說清楚,也是我們最顧慮的-是否要到自由經濟示範區去設一個點,才能享受這些投資誘因、投資優惠?

台北市電腦商業同業公會法務長黃益豐會長表示「以我代表的產業,長期以來是比較開放性的產業,關心的是競爭成本、生產成本、市場佈局,因此會比較關心投資環境本身的比較;以產業角度看自由經濟示範區,主要看的是其提供產業的投資誘因是否足夠吸引產業投資,增加競爭力。」

經濟部沈榮津次長認為「示範區要的是引進先進國家的關鍵技術跟人才來協助產業的技術升級的跨國合作行為;另外再透過示範區來導入國際物流系統,利用國際物流系統跟國際物流網絡來連結、提升系統整合的能力,以及有助於提升產業跨境合作的具體行為,關於上述的營運活動都會有所支持。」

「示範事業的部分,就是具有前瞻或符合現在產業升級轉型的五大策略,正是智慧化相關的新興產業,如智慧教育、智慧醫療、智慧交通,都是我們在硬體上所具有的先天優勢,並利用硬體、軟體服務去組成智慧化的東西,最後再以這樣有附加價值的跨領域整合能力及系統解決方案的能力來延伸整個價值鏈。」

Photo Credit: The U.S. Army CC BY 2.0
國際化、自由化在國安問題上是否造成衝擊?

國安問題,是政府需要去思考的,必須要有些管制措施。最後要考量與顧慮的是,如何協助國內產業,不要讓技術外流。

台北商業技術大學財政稅務系黃耀輝教授「國際化對台灣是安全的,一旦國際人才、越多國際資源在我們這裡,對台灣將會更安全,台灣應該有更開放的心胸,不要怕競爭,反而對我們的地方經濟有很大的幫助,因此大陸所謂的中國因素,將不會對我們的政治、社會安全造成衝擊。」

「也因為台灣過去走向國際化、自由化,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因此無須對國際化、自由化有很大的疑慮,甚至國際上也有許多小國崛起的案例,從荷蘭、新加坡的例子可以告訴我們自經區的概念,基本上就是自由化、國際化,尤其這是我們單向走向開放,將能提高我們的吸引力,所以不必擔心會引狼入室或造成國安問題。」

自由經濟示範區規劃方案-金融部分

金管會黃天牧副主任委員表示,就去年所提出的國際金融業務條例,主要是為了提升國內金融業的競爭力,因此不能認同用博弈化來形容將來自由經濟示範區的金融部分。

「根據行政院核定的自由經濟示範區規劃方案,金融這部分就是用虛擬概念、法規鬆綁、全區開放、人才兩流這四個原則做規劃。現有國際金融業務條例中的 OBU 分行是一個虛擬概念,對於境外部分及外幣商品部分做大幅鬆綁,這樣的好處是因為境內要有消費者保護法、投資人保護法,至於境外居民及外幣商品不涉及台幣部分、不涉及央行外匯政策部分,給予大幅鬆綁。對於這些法規,金管會都做了修正,在 1 月底就已經修完。」

「經由財政部的協助,使得國際證券業務子公司在稅務上有一些優惠,對於以往境外人士習慣在香港、新加坡買一些證券等國際商品的部分或是承銷業務部分,可以拉回台灣的 OSU 去做。另外,透過法規的鬆綁,就可以把 OBU 跟 OSU 的業務做非常大的擴張,讓它服務境外的客戶及外幣商品。」

經濟部次長沈榮津也對於桃園航空城會帶動炒地皮、偽投資這部分做出說明「在新設的園區內,私有土地、建物及轉售、轉租、設定地上權的處分行為時,都要經過管理機關的核准,如果沒有依照規定使用,管理機關可以照價收買,或依所有權的原取得價格購回,就可以有效防止這種情形的發生。」

台北商業技術大學財政稅務系黃耀輝教授指出「就社會分配面來看,並不會造成所得分配惡化,因為圖利的都是外國特有,而我們缺乏且急需的專業人才,同時還要經過專業人士把關審查,簡單來說,它就是一個興利政策,其弊端可說是少之又少,況且我們自經區的設計對社會分配的負面衝擊,已經做好區隔及防火牆的設計。」

「反而,自經區此種片面開放提高吸引力的作法,相對於服貿的影響,更應該越早做越好,且不論地方政府的色彩為何,對其地方經濟絕對都會有所幫助,各地方政府現在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善用自經區所賦予自由化、國際化的機會,趕快把握機會,提出自己的規劃、構想,一起來拚經濟,這才是比較重要的部分。」

整體面

台北商業技術大學財政稅務系黃耀輝教授說「就服貿協議係採雙向開放整體來看,台灣真的需要具備一個正確的觀念,應建立起自信心來面對自由化和國際化,若只因政治因素就反對、害怕的話,就代表我們對自己的經濟實力或軟實力缺乏一定程度的信心,而無法有所成就。」

國發會管中閔主任委員強調「整個示範區規劃的好處是我們並非封閉型的規劃,其他的東西都可能成為未來的選項,由於牽涉龐大,因此我們在整個示範區未來的推動上並不會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是需要更縝密的規劃,也需要各部會一起討論,我相信各部會可以對此再做進一步審視。」

Photo Credit: Fabio Aro CC BY ND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