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專訪《貓狗,家畜,生魚片》導演培利•迪頌:遇見農工男孩-東東

【TIDF】專訪《貓狗,家畜,生魚片》導演培利•迪頌:遇見農工男孩-東東
Photo Credit : 姚羽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貓狗,家畜,生魚片》述說失學橡膠園童工東東的故事,獲得TIDF評審團特別提及獎。菲律賓三寶顏區的小漁村靜謐而美麗,然而少年東東的憂鬱及掙扎,至今卻沒有解答。

文:張馨云(就讀輔仁大學心理系,一不小心栽進東南亞議題,最大的願望是「到你所說的那個國家去走走」。)

年近65歲的導演培利.迪頌(Perry Dizon)身著牛仔外套及棕色卡其褲,銀棕色鬈髮,他來自多元族群交融的民答那峨地區,大學主修文化人類學,他笑稱當時最大的願望是「成為下一個印第安那瓊斯。」

2013年拍攝《貓狗、家畜、生魚片》之前,培利.迪頌和菲律賓知名獨立製片人Lav Diaz有多年合作經驗。曾獲64屆坎城影展最佳影片,並以最佳美術指導在國內影展屢獲佳績,Lav Diaz以長達8個小時的史詩鉅作《憂鬱症》(Melancholia)聞名,而培利便是擔任其男主角。

遇見橡膠園童工東東的生命

三寶顏是民答那峨地區的貿易漁港,盛產漁獲及熱帶作物,也是全國最大量的橡膠出口區。《貓》片的拍攝地點位於民答那峨最南部的三寶顏錫布格省(Sibugay)的漁村,揉合了濃厚的西班牙殖民文化,影片中的節慶場景和天主教教堂便是源自於此。美好的海灘,對外地遊客而言是衝浪及潛水天堂,在當地人眼中僅是日常景色。

貓狗、家畜、生魚片  劇照
Photo Credit:TIDF提供

《貓》片圍繞著15歲的橡膠園童工東東與農夫們、漁村居民的生命片段。在產業鏈中,地主將作物販售給外地商人,受雇工人賺取微薄薪資,數個世紀以來,村民皆過著簡樸、虔誠的生活。2013年夏天,培利赴了好友橡膠園主人的邀約,到農場幫忙,同時度假。他很快地動身,也帶了設備前往,預計要拍一部紀錄片。

培利的專業原是美術指導,懂得跟導演溝通光線和色彩,但拍紀錄片對他而言卻是初體驗,他比手畫腳地說:「我打電話跟在遠處的『攝影老師』請教,甚至還得先找到一個有訊號的地方。我問朋友要怎麼調光圈、換鏡頭,這部分我真的不在行。」

培利在村莊待了40天,剛開始的前5天,村民們眼中充滿對他的不信任,所以他改為放下相機,跟村民一起工作、幫他們煮飯。從第2周開始,村民已經可以習慣培利的存在。「被拍攝對象視為社區的一份子,是過程中最棒的一部分」他神情滿足地說。

跟培利一樣,男孩東東是這個地區新來的人,在他埋頭寫東西時,男孩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來,「嘿!要咖啡嗎?」繞在這個外地人身旁,東東志願幫他跑腿並索取小費。很快地,他們彼此之間建立起良好的友誼,東東並向他敞開心房。培利原本預計拍成一部長篇敘事電影,內容包括東東跟他家人的故事。不過後來他捨棄了原本的大鋼,以東東的故事為主軸。

Photo Credit:TIDF提供

東東和同年齡的青少年有著不同的際遇,爸爸在他出生不久,就到馬來西亞當非法移工,東東從未見過他。他的母親是季節性的臨時工,獨立扶養4個孩子,在三寶顏地區,每到收穫季節,她就會把孩子帶到農場,東東從小就在農場放牛、做粗活,「他們就是從這個農場換到下一個農場,從這個雇主換到下一個雇主,這就是為什麼明明是求學階段,東東卻沒去上學。若你生活在都會區馬尼拉,可能很難想像,但這就是他們的生活。」

影片的結尾,濃烈的橘紅色夕陽暈開了整片天空,「你好嗎?我很好,很好。」男孩的聲音如美麗的餘暉漸漸淡出,影片並沒有交代東東後來的故事,僅暗示他在一年一度的慶典之後,離開了村莊。後來,培利聽說男孩到三寶顏市當地下工人,而該地受到莫洛民族解放陣線(MNLF)的戰火波及,東東現今下落不明。

「很多人看完影片都會問我,為什麼要叫《貓狗,家畜,生魚片》,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寓意?對我來說,東東還有其他的人物,這些眾生的樣貌,他們的生命就像是家畜一樣。生魚片是他們日常生活會出現的東西,我覺得這個名稱頗吸引人,就這麼取了,沒有想太多,可能只是我個人的浪漫吧。」培利笑著說。

領導人坐在宮殿,我們繼續拍好電影

身為導演,培利透過紀錄片呈現出小市民的心聲、快樂和掙扎,當時正值選舉,村落舉目所及皆是執政黨的競選海報,但基礎建設落後所造成的停電問題,仍時常無預警的發生。農場主人的咒罵聲從黑漆漆的屋內傳出,在觀眾眼裡格外諷刺。堂皇光鮮的競選文宣,在居民們眼裡卻完全一文不值。他說:「過去三、四十年來,從馬可仕執政到現在,菲律賓人對政府沒有過一點信任。在執政者輪替的時候,人民會被花大錢的廣告給收買,但是到了最後,這些執政者只是換一個外衣,一切還是老樣子。」

培利補充道:於是在當代,像是東東這一類不被看見的年輕人,他們的發展非常艱辛,民答那峨三寶顏地區過去受西班牙殖民者武力入侵,現在則因莫洛族群、新人民軍(NPA)所發起的抗戰,使當地經濟受阻,片中的非法工人、農人及季節工的處境,也是整個貧窮地區的縮影。


《貓》片雖是他第一次掌鏡,但卻在490部參加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亞洲視野競賽」單元的作品中,脫穎而出,成為唯二入選的菲律賓電影,且在12日晚間的頒獎典禮中,獲得評審團特別提及獎項。對於這個複雜混亂的世界,培利的想法始終很單純,他說:「我只是想呈現這些人的故事,一般人可能不會想聽,但我希望透過紀錄片能夠鼓舞更多人。」

影展前,菲律賓的選舉正火熱地展開,「不管是誰坐在那個位子,我們只是想做一件簡單的事情,那就是拍電影。不管領導人說什麼好聽的話,就讓他們說吧,他們繼續坐在宮殿,我們會堅持拍好電影。」培利帥氣地說,就像是哈理遜•福特所扮演的印第安那瓊斯那樣。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