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民主」普遍的兩個缺陷,蔡英文不應該成為滿足大眾慾望的阿拉丁神燈

因為「民主」普遍的兩個缺陷,蔡英文不應該成為滿足大眾慾望的阿拉丁神燈
Photo Credit:蔡英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知名的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的主持人羅振宇斷言:「最慘的結果是什麼?民意、輿論綁架了權力,再讓權力做出非常不理智和荒唐的事情。這就是所謂的:民意,綁架權力;權力,出來作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520這一天,蔡英文即將要就職中華民國的新總統,這是屬於台灣全體人民萬眾矚目的一刻。回首蔡英文這一路走來,民意對她的評價褒貶不一,本身就堅決反對的深藍陣營就不談了,想當然肯定是唱衰到底,但我認為值得一提的,泛綠本身內部的支持者對於蔡英文的評價,是很耐人尋味的。

例如前陣子蔡英文當選後,針對兩岸政策提出了一個近似於前總統馬英九過往立場的「維持現狀說」,不但鬧得沸沸揚揚,讓國民黨的支持者趁機火上加油,指出蔡英文的政治就是空心與剽竊;而民進黨的也不少支持者,對於向來在政治上相較黨內同仁不太激進的蔡英文大表失望。

政治議題在台灣的討論中,有光譜漸漸越來越兩極化的趨勢,法國的社會心理學大師勒龐(Gustave Le Bon)在其著作《烏合之眾》(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一書中,就指出會在廣場上歡呼躁動的老百姓,只能接受一些非常簡單能夠挑起情緒的指令,所以當關注政治議題的人,看見蔡英文時要嘛予以讚賞,不然就破口大罵,永遠只有黑與白的兩種極端。那麼對於不符合民進黨主流(或激進派)期待的蔡英文,無論是否最終能夠自圓其說,藍綠對她萬箭齊發的模樣也就沒那麼難理解了。

關於蔡英文這樣的表現,不少人傾向將矛頭指向:「無論喊出如何漂亮的政治口號,依舊不得不向現實的壓力低頭」來解釋,而蔡英文更因此有一段時間被冠上「欺騙」的頭銜。即便之後有針對此事件提出了不少補充性的論述,但對於這一系列事件的解讀仍然是以「選舉前後立場不一致的政治人物,就是錯誤的」的論述作為基礎觀點在運行著。

而對於這種政治人物「經常」出現的現象,致力於推廣科普教育的PanSci 泛科學新聞網在其製作的「科學大爆炸」系列影集,其中一期節目《為什麼我們很難信任政治人物的做好做滿?》中,就以應用數學的「賽局理論」(Game theory)做出了十分強力且充足的解釋。該影片借用「囚徒困境」的故事,點出「假設人是理性又自私的,那政治人物也是一樣」的事實,探討選民與政治人物之間的信任問題是一種博弈關係。在賽局中人民先選擇信任與不信任哪一位政治人物後,便輪到政治人物以自身利益為前提考量來進行良心抉擇,是否要兌現自己當初選前的承諾。

不可否認的,蔡英文的政策的確是需要接受民意的監督,不能夠完全背離一路走來的表現和當初參選的政見,甚至蔡英文就應當是服務人民的公僕,如今這種觀點在台灣的社會中,無疑是一種「政治正確」。但真的要如此看待政治人物的「跳票」行為嗎?筆者有不一樣的視角與大家分享。

筆者認為蔡英文總統在未來四年的執政歲月裡,雖然可以傾聽民意並作為參考,但不應跟著民意隨波逐流,甚至也不能作為主要的參考依據,成為滿足大眾慾望的阿拉丁神燈。而筆者的理由,可以從大眾認為的「民主」普遍的兩個缺陷談起:第一,所有選民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投票,而在不同立場的陣營之間,相互激盪並平衡出所謂的最大公約數,然而實際上誰對這樣的結果都不滿意,因為每位選民都是以一種利己主義的態度去投票;第二,政治人物都是騙子!一旦上台之後,就會讓競選時期提出的政見成為空頭支票,進而背棄了對選民們的承諾。

美國經濟學家卡普蘭(Bryan Caplan)顛覆了這兩個認知,其所寫的《理性選民的神話》(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此一著作中,認為所有選民之所以投票,恰恰不是出於自私的,大多數的選民其實都秉持著自身的意識形態,刻畫在理想主義的藍圖上,為這個國家社稷、為我所捍衛的那一份價值觀去投上一票。而在這民主的進程當中,強大的輿論力量才就此形塑而成,這也逼得政治人物要編織出如夢幻泡影般的謊言在相互比拼:你真以為一般選民是投票給候選人的政策嗎?不是,只是將票投給把故事說得比較動聽的候選人而已。再來,多數政治家當選後看似背棄了選民的承諾,但這反而正是意味著「回歸理性」,不願意被選民和輿論綁架的一種表現。

法國的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曾說:「一切有權力的人都會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易的經驗。要防止濫用權力,就必須以權力約束權力-『把統治者關進籠子』,才能使他只能為社會造福而無法危害社會。」筆者覺得這句話實在不錯!但我認為權力向來都是一種雙向的關係,並非只有上層者才獨享的機制,而到如今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雖然我不敢說經過越來越細膩的抗衡權力而設計的體制中,為政者的作亂能力已經被稀釋到近乎沒有了,但相較過去粗糙的憲政體制,此問題確實是大幅度的縮減。

可是對於輿論呢?這一股力量如洪水猛獸般,乘著網路發達的今天,成為一股新興的物種並展現了極其強大的肆虐力量,其綁架政治家和社會菁英的能力,至今尚未有成熟的解決方案,那麼我們又如何把它關進籠子裡呢?

中國知名的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的主持人羅振宇斷言:「最慘的結果是什麼?民意、輿論綁架了權力,再讓權力做出非常不理智和荒唐的事情。這就是所謂的:民意,綁架權力;權力,出來作惡。」

全世界只要有人類社會的地方,民意綁架政治人物和社會菁英,就是一個普遍現象,只不過嚴重程度的不同而已,故這種源於人類的非理性,是排山倒海的;而在其之後逐漸越釀出的破壞力,也是極其巨大的。所以假如在四年後2020年的今天,民意要是普遍認為蔡英文總統在任期內的整體表現,辜負了大家今天對她的一份赤誠的期待,那麼作為民主制度下的不英明總統,蔡英文當然有責任;而與此相對的,「我們」也難辭其咎。

那麼我們該如何為之呢?首先是我們不能挾大眾之勢,脅迫政治人物以多數決的視角,循著民意所指引的道路來前進;再來,人民不能抱著一種心態,期待自己選出的政治人物是人民的奴隸,以此來迎接新興政治人物的誕生,因為我們很容易因為政治人物的決策不合己意,就大動雷霆地對其冠以「瀆職」的罵名;最後,我們要以選菁英的心態,讓政治人物在制度下誕生,但這個菁英是一個能夠被糾錯的菁英、一個能夠擁有對話空間的菁英、一個不只是傾聽,也能夠提著燈籠並眺望遠方成為燈塔的菁英。

台灣的人民,是怎麼樣的選民?蔡英文總統,您能夠是這樣的菁英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