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營運長與柏克萊畢業生談喪夫之痛:有時候你想要一個A,但只得到B該怎麼辦?

Facebook營運長與柏克萊畢業生談喪夫之痛:有時候你想要一個A,但只得到B該怎麼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級的畢業生們,在你離開柏克萊時,建立起你們的恢復能力。在你們的內部建立起恢復能力。當悲劇或挫折發生時,懂得你有能力超越它們。相信我,你們有這個能力。常言道,我們比我們想像的更脆弱,但我們也比我們想像的更強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挺身而進》的作者、臉書營運長Sheryl Sandberg在15日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2016畢業生發表畢業詞,她在演講中,提及丈夫David Goldberg去年驟逝一事,以此帶出面對挫折和巨變時的韌性。

這是Sheryl Sandberg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談論失去丈夫後的心情。

星島日報報導,Sheryl Sandberg的丈夫Dave Goldberg去年在墨西哥度假,在跑步機跑步時意外摔倒去世。她說,當時她被「悲痛的迷霧所吞沒」。

在演講中,她說丈夫的死把她整個人改變了,「我認識到悲痛的深沉和失去的殘酷,但我也同時體會到當生活要將你拖下深淵時,你必須在低谷處一躍而起,打破上方的迷霧,跳出來,重新呼吸新的空氣。」

她說,雖然失去了丈夫,但也同時感受到了朋友的鼓勵和善良,感受到家人的愛和溫暖。她意識到,無論面對任何挑戰,人都能選擇充滿正能量的一面去生活,可以說,生活中最大的諷刺是,大家都可能遭遇到失去很多的同時卻也得到很多的時刻。

鉅亨網報導,Sheryl Sandberg表示,在丈夫去世的幾天後,她無法克服自己的悲傷之情,這限制了她的思考能力,甚至呼吸能力。

在回到Facebook上班之初,她仍然感到很艱難。她表示,在第一次會議上,她感覺自己置身陰霾中,而想法是:「這些人都在說什麼,這些事情有什麼重要!」

在隨後的幾周到幾個月時間里,Sheryl Sandberg得到了朋友、心理專家和科學家的支持。

在此次演講中,Sheryl Sandberg重點談到了心理學家馬丁·賽里格曼(Martin Seligman)的理論:當悲劇發生時,克服悲痛意味着你需要承認,悲劇不是你自己的錯,而你沒有必要試圖掌控生活中的每個方面。悲痛之情不會一直持續。

Sheryl Sandberg表示:「我深入了解了悲傷這種情緒,以及失去的殘酷。但我也了解到,當生活給你打擊時,你可以做出反擊,找到出口,重新開始呼吸。」

虎嗅網報導,以下是她的演講全文節錄:

...

每個人都已經經歷了一些挫折。你想要一個A,但你只得到了一個B。

...

戴夫去世幾個星期後,我和我的朋友菲爾談論一場需要父親參加的親子活動,戴夫無法參加。我們想出了一個暫時用別人代替戴夫的計畫。我哭著對他說:「但我想要戴夫。」菲爾摟住我說:「選項A是不可用的。所以,我們只能用選項B代替。」

在某些時候,我們都是在以選項B的方式活著。問題是:我們該怎麼辦呢?

「作為矽谷的一員,我很高興地告訴你我這麼說是有科學依據的。在花費幾十年的時間研究人們如何面對挫折之後,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發現,三個P——個性化(personalization)、普遍性( pervasiveness)和持久性(permanence)——是我們從苦難中振作起來的關鍵。」桑德伯格說。

第一個P是個人化——相信自己是有過錯的。這與承擔責任不是一回事。我們應該明白,並非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自己。

當戴夫死了的時候,我有一個非常常見的反應——責怪自己。他是在幾秒鐘內死於心臟病突發的。我翻開他的病歷,不停地問我自己:我本來可以做些什麼,那樣戴夫就不會死了。直到我瞭解了三個P,我才接受我不能阻止他的死亡這個事實。他的醫生們沒有發現他的冠心病。我是學經濟學的,我怎麼可能發現?

第二個P是普遍性——相信事件會影響你生活的所有領域。你知道有一首歌叫《一切都是極好的》?還有它的反面《一切都是可怕的》。人們往往以為,如果我們生活中出現了吞噬一切的悲哀,我們將無處可逃。

兒童心理學家鼓勵我儘快讓我的孩子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於是戴夫去世十天後,他們又回到學校,我則回到工作崗位。我記得我在丈夫去世後第一次參加Facebook的會議,精神陷入恍惚。我心裡想的都是,「他們所有人在講些什麼,這些和我有關係嗎?」但後來我被捲入了討論,並且有一秒的時間我忘記了死亡。

那短暫的一秒使我看到我的生活中還有其他並不可怕的東西。我的孩子和我是健康的。我的朋友和家人都那麼可愛。

失去伴侶往往會產生嚴重的負面經濟後果,尤其是對女性而言。因此,許多單身母親和父親都會為生存而奮鬥,繁忙的工作往往不允許他們有照顧孩子的時間。但我有經濟保障,我有時間照顧孩子,而且我有一個很好的工作。漸漸地,我的孩子們開始在晚上睡得安穩了,越來越少哭鬧。

第三個P是永久性——相信悲傷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幾個月來,無論我做什麼,我都感覺令人窒息的悲傷將永遠存在。

我們往往覺得自己現在的感情是無限延伸的。我們感到焦慮,然後我們為自己的焦慮而焦慮。我們感到悲傷,然後我們為自己的悲傷而悲傷。實際上,我們應該接受我們的感情,但我們也要認清,它們不會永遠持續下去。我的拉比告訴我,時間會治癒我,但現在我需要向前一步。

...

而當挑戰來臨的時候,我希望你們記住,在你們內心深處保駕護航的是你學習和成長的能力。你們並非天生具有從災難中恢復的能力。像肌肉一樣,你可以鍛煉,當你們需要時就可以用到它們。在這個過程中,你會弄清楚你到底是誰,而且明白你可以成為最好的自己。

...

建立恢復機制。如果別人可以做到這一點,你也可以,因為柏克萊的學生都是想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人。永遠不要停止這樣做。在我們的彼此聯繫中,我們發現了我們的人性——我們的生存意志和我們的愛。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