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早上3個小時交通高峰,北市府需要為此大費周章改道路設計嗎?

 為了早上3個小時交通高峰,北市府需要為此大費周章改道路設計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北市政府在北市西區門戶計畫執行拆除北門高架橋後,計畫整頓北門周遭交通,三井倉庫成為可能為交通犧牲的歷史建物,市府推出十幾個遷移方案,卻遲遲不公布北門周遭交通流量確切調查數字,本文由交通流量數據分析來看,希冀北市府莫堅持於質性論述而犧牲文化遺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理查

臺北市政府為了西區門戶計畫,火速拆除北門高架橋以後,也為了重整路型,形塑「北門景觀意象」,打算「平移」具備歷史建築身份但被閒置已久的「三井物產株式會社舊倉庫」。其中三井倉庫的身世、價值等等討論已經在歷次的都市計畫委員會與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中被提起,筆者就不再贅述。

本文也不是要挑起交通是否與文資衝突或優先次序的爭執(這個爭點大致也在2016/5/4的公聽會中釐清,與會者大多同意交通問題必須優先解決,也提出縮減車道寬度的思考方向),僅是想質疑臺北市政府在過去的資料中,對於交通量需求的論點僅止於晨峰小時小客車當量、交通指揮人力、交通事故紀錄等等,缺乏實質的交通流量數字證據,難免無法站穩腳步。

公聽會
105年5月4日 西區門戶願景文化資產保存公聽會 圖中簡報文字:「我們正在決定下一代能夠看見的歷史。」 Photo credit:Yulin Huang/關鍵評論網

筆者前陣子接觸到臺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的車輛偵測器即時資料,察覺其中含有忠孝西路二段(忠孝橋至北門塔城街之間路段)的即時數據,正是可以回答「到底北門廣場北邊要預留多少車道或路寬?」這類問題的有力參考資料。

這筆資料可以分為忠孝西路往東(進城)與往西(出城)兩個群組,筆者蒐集2016年4月27日至5月17日之間的偵測資料後,將「平均車速」及「總和流量」資訊取出進行繪圖,彙整在這篇文章中分析,文末也將提出相關的議題。

其中比較遺憾的,是資料開放平台中的詮釋資料沒有完整說明資料數值的單位,姑且認定車速單位是每小時行駛公里(km/hr),流量單位是車輛數吧,好有個解讀數字的概念。又,礙於蒐集時間、機器、網路及筆者技術水準的限制,有些資料點位的資料量仍然不足,在圖中以紅色(工作日資料)及藍綠色(假日資料)為底色標示(對原始碼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從github中抓取)。

圖1與圖2繪製的是全天平均車速變化(以五分鐘為單位),進城方向(圖1)很明顯的可以看到在工作日時,清晨5點時的車速是最高的,但進入早上6點至9點的晨峰時段,平均車速就快速降低至接近每小時30公里,在晚上11點以前都保持在40公里以下,並在下午2點與晚上6點左右再次明顯地降低。在假日時也有相似的趨勢,不同的是在中午12點及下午3點時車速有更明顯地減緩,最低約30公里。出城方向(圖2)則是除了下午5點至晚上11點之間車速會降低至40公里以下,全日穩定的保持在40公里至50公里之間。

圖1
Photo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忠孝西路二段進城方向的平均車速 Photo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圖2
Photo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忠孝西路二段出城方向的平均車速 Photo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圖3與圖4繪製的是全天平均車流量變化(同樣以五分鐘為單位),進城方向(圖3)的車流量在工作日時,從早上6點的25輛快速增加到7點到8點的高峰大約175輛,但在早上9點以後就減少,全天保持在75輛至125輛之間,直到半夜12點以後降低到50輛以下。

假日時的平均車流量則同樣在早上6點後開始增加,但遲至早上9點才到達高峰,全天都不超過125輛。出城方向(圖4)的工作日車流量反而是從早上6點以後緩慢地增加,晚上6點及10點才出現高峰,但仍不超過100輛,假日也有相似的趨勢。

圖3
Photo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忠孝西路二段進城方向的平均總和流量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圖4
Photo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忠孝西路二段出城方向的平均總和流量 Photo credit:data.taipei,理查製圖

用數字說話,是當代規劃應該要具備的基本原則。當臺北市政府內部就掌握能夠幫助判斷三井倉庫議題的資料時,反而被府方忘卻,堅持用質性論述為主,著實令人驚訝。

透過這篇文章的簡單分析,也提出幾個筆者認為是臺北市政府下一步應該要思考的問題:

  1. 忠孝西路二段進城方向的車輛只有在晨峰上班時間會達到高峰,在交通減量的願景之下,道路設計仍是要容納高峰流量,還是滿足全天平均流量即可?
  2. 進出城方向的車流及車速分布明顯不同,道路設計方面是否可以採用不對稱的車道數量,減少路幅寬度?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經時事』文章 更多『眼底城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