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及世衛︰除草劑「嘉磷塞」不太可能增患癌風險

聯合國及世衛︰除草劑「嘉磷塞」不太可能增患癌風險
Photo Credit: Charlie Neibergall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在上星期的聯合會議,重新檢視了3種農藥的研究數據,認為

「嘉磷塞」(glyphosate,又譯作草甘膦)是全球最廣泛使用的一種除草劑,由生物科技及農業公司孟山都於1970年代發明,並以Roundup之名推出市面,專利自2000起到期。

自從孟山都推出耐受嘉磷塞的農作物,讓農夫能夠在不危及其農作物的情況下噴灑除草劑,嘉磷塞的用量便大增,引起過度使用及殘餘農藥影響健康的憂慮。

世衛、糧農組織聯合評估3種農藥

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自1963年起,便成立國際專家小組JMPR,定期就殘留農藥舉行聯合會議,檢視數據及研究,制訂農藥的每日可接受攝取量。

在上個星期,兩個組織召開專家會議,檢視嘉磷塞、大利松(Diazinon)及馬拉硫磷(malathion),此前JMPR曾分別於2011、2006及2003年檢視過這3種農藥的數據。

JMPR指出,在2015年3月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評估了這3種農業的致癌性,並列為「可能對人類致癌」——留意IARC只檢視研究的證據強度,而非風險高低。由於上次檢視後可能出現新的數據,因此JMPR在上星期舉行會議,審視IARC獲得的資訊,判斷是否有需要更新標準。

結論︰不太可能有致癌風險

會議的初步報告指出,有一些病例對照研究顯示,接觸嘉磷塞跟非何傑金氏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的風險有正面關聯,然而唯一的高質素大型世代研究中,並沒有發現任何關聯(無論接觸劑量為何)。

報告指出,根據大量對不同生物——特別是哺乳類動物——的研究,加上職業環境接觸嘉磷塞的研究證據,會議的結論是,人類在日常餐單下接觸到的嘉磷塞劑量,不太可能帶有基因毒性(損害DNA),或增加患癌風險。

JMPR維持嘉磷塞及其代謝產物的每日可攝取量在每公斤體重1毫克內,而基於其低急毒性(acute toxicity),會議認為無須為嘉磷塞或其代謝產物制訂急性參考劑量。

歐盟去年獲相同結論

去年歐盟重新評估嘉磷塞,歐洲食物安全局(EFSA)的結論,同樣是嘉磷塞不太可能對人類致癌,也不太可能帶有基因毒性。因此在歐盟的規管下,EFSA不建議把嘉磷塞琍為致癌物。

EFSA亦把嘉磷塞的每日可接受攝取量,訂為每公斤體重0.5毫克。EFSA表示,在歐盟委員會的要求下,已考慮到去年IARC的報告,也參考了大量證據,包括IARC沒有參考的研究——這是EFSA跟IARC結論有別的其中一個原因。

世衛自打嘴巴?

把嘉磷塞列入「可能對人類致癌」的IARC,是世衛轄下的組織,現在JMPR的結論又認為嘉磷塞「不太可能對人類致癌」,使世衛看起來有自打嘴巴之嫌。

事實上並非如此,JMPR在常見問題中解釋,我們首先需要區分危害(hazard)及風險(risk)兩個概念。在研究或會有危險的物質時,科學家需要確認其可能導致的危險,例如是增加患癌風險、影響神經細胞抑或傷害遺傳基因等,這過程稱為「危害分類」。

IARC主力針對患癌風險,根據科學家研究所得的證據把不同潛在致癌因子分類,因此其分類是關於「科學家目知有多確定這種物質致癌」。即使被IARC列入第1類的因子,也不一定危險,需要視乎劑量,例如陽光——接觸太多紫外線會增加皮膚癌風險,但不等如我們要活在黑暗之中。

簡單來說,IARC是研究「在任何情況下」有關物質會否增加患癌風險。而JMPR或EFSA所做的,除了研究潛在危害之外,也負責判斷相關物質的風險,例如決定最高攝取量,以便各地監察機構制訂政策。此外,後兩者也是因應IARC的報告再去檢視相關數據,也有參考其他研究,因而得出不同結論。

當然,今次世衛及糧農組織的結論,不代表農業界可以任意使用嘉磷塞,相關監察機構仍需處理過度施藥以及生物累積的問題。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