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Supporter talk-福特六和副總裁陸彥瑞: 在《碧路.藍旅》計畫的第一條路線-深坑炮子崙,我們看見在地人盡心守護養育他們的山林,而外地的志工們也因為認同炮子崙、珍視美麗的茶山文化,進而對這塊土地投入無私的奉獻。讓炮子崙不僅是屬於在地人的山,更是大夥共同的『家山』。 Ford在台灣雖然是家外商公司,但在台建廠已走進了44年,對Ford來說,台灣早已經是一個家。帶著炙熱本土魂的同仁們,從父親到兒子、夫妻到姊妹、兄弟到表親,在這個落地生根的公司裡前前後後、競競業業,一代代持續地耕耘,一起打造了Ford在中壢的家。 我們重視人本,也在乎環境的保護,多年來積極研發符合環保標準的新技術,並資助許多環保保育團體,希望能為這塊土地出一份心力。多年來的努力,Ford獲得「環保署終身企業環保獎」,成為第一個響應環保署達成減碳目標的國產車品牌。Ford也投身支持台灣偏鄉教育的發展,長期支助『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的公益團體,為偏鄉學童縮短教育距離而努力。 2015年Ford投入支持『台灣你好!』計畫,透過鏡頭捕捉在每個台灣角落的風俗民情和熱絡的生命力,用畫面捕捉綿綿人情味,要將美好的台灣找回來。外地志工團之於炮子崙,正如同Ford之於台灣,有奉獻的心,每一處都是自己的家鄉。

唸給你聽

心在的地方,家就在。

循百年古道走進充滿人情味的家山-深坑炮子崙

從台北101旁的信義快速道路來到深坑炮子崙,這兩地的車程只不過短短20分鐘,卻彷彿處於不同時空之中。

循茶山古道拾階而上,腳下的枕木與石階,巧妙地與環境融合,步步踩踏的可都是先民「蓽路襤褸,以啟山林」的汗水與足跡。沿途水田、菜園、土角厝…讓人彷若走入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

這隱身台北近郊的世外桃源,彷若時光凝結之地,保留了早年古樸幽靜的墾拓遺跡與農家風情…,但更令人感動的是許多世居或是外來的人們,在這裡投入日漸濃厚的人情,譜寫出一篇又一篇新的炮子崙故事。

Text: Eileen Hsu & Roger Wang / Photo: Roger Wang

炮子崙步道系統中的茶山古道,為深坑炮子崙地區與臺北市木柵草湳之間往來的古道。一般人對深坑的印象,向來只停留在豆腐與老街上頭,鮮少人知悉深坑早期曾為茶葉販售的重要集散地。早在距今200多年的嘉慶年間,即有人在此開墾、栽種茶葉。淡水開港後,茶葉與樟腦成為北部新興的產業。後因河道淤積,水上運輸式微,深坑的茶產業逐漸沒落、凋零。

「家山」 品一口充滿人情味的茶
沿著茶山古道往上走,不趕路的走法,步行約四十至五十分鐘,即可到達林家草厝。林家草厝為台灣少數僅存、以茅草為頂的百年歷史建物。踏入位於草厝後方的製茶工寮,林家阿嬤熱情的招呼我們喝茶。現煮的蜜香紅茶一入喉,方才奔走山路的勞累立即化為烏有。草厝的後方即為茶園,林家不但仍保有傳統的製茶手藝,更是往來古道山友的茶水休息站。

林家草厝前的一畝梯田,剛插的秧苗翠綠了這個小山谷,這是一群義務看護照料林家草厝與林家三老者的志工們,最近的辛勞成果。

如果你走在茶山古道,遇到扛著瓦斯桶、揹著補給物資的朋友,那就是遇到這些熱心的志工了。這些來自都市的志工群,用著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溫暖這條古道與守著祖先茶園與草厝的老者。先前,他們幫忙翻修草厝年久失修的茅草屋頂,而為了讓林阿嬤這些長輩能洗個安全舒適的熱水澡,還幫忙整建了一間用石頭砌起來的浴室。草厝只能依靠茶山古道的山徑步行抵達,往返約需兩小時。所以這整建過程的每一個木料、水泥等建材,都是靠著人力搬運上山的,沒有捷徑,也沒有省力的方法。目前,林家老者的日常補給仍靠著志工團的協助,這也成為了茶山古道上一段溫馨且持續譜寫中的佳話。

DSC_7022

住在茶山古道入口處一座土角厝的蔡金來,則是這個志工團的靈魂人物,而他們家整修完善的「五星級土角厝」,更是志工團活動的重要據點。由於擔任當地茶業產銷班的班長,所以整個炮子崙都叫他「蔡班長」。推動無毒農業不遺餘力的他,在去年(2015)開辦了「炮子崙小學堂」,帶領外地的志工們一同體驗友善環境的農作,從採茶、製茶到挖筍。甚至在烈日下鋪石造路,整修年久失修的古道。知名生態作家劉克襄同為志工團的一員,他曾形容此地為「家山」。「家山」原本是指住在山區的人們,生活取之於山,山對他們來說就是如同家一般的親切,稱之「家山」。而從外地來此的志工則因為認同炮子崙、珍視美麗的茶山文化,進而對這塊土地無私的奉獻,讓炮子崙不僅是屬於在地人的山,更是大夥共同的「家山」。

用愛土地的心,徒手鋪出炮子崙瀑布步道
   炮子崙瀑布是個秘境,從沒有告示牌、毫不起眼的入口處走到瀑布只需10分鐘。初次造訪的我們原本很納悶:在這裡怎麼會有一條修整的那麼好,沿著溪谷的水泥步道?平坦步道方便人們行走,所以精神可以完全拿來享受沿途的自然美景。

答案在走到瀑布時揭曉了。

幾位大叔大哥大姐,正在攪拌水泥砌一堵石頭牆。他們自發性的從五年前開始,每周一到周五早上都來整建步道,一天做個兩三階就收工,然後就去忙各自的生活。走在石階上,注意看看上面的數字,那代表著施工那天的日期。

想讓大家有好走的路,想讓自己生活的環境越來越舒適,這些在地鄉親不求回報、自掏腰包在做著這樣的好事。如果你來到炮子崙瀑布遇見了他們,記得大聲說句謝謝,或是能挽起袖子幫忙做個幾階階梯更好。

用新想法與土地對話的甜筍王
幽靜的茶山古道入口旁,依稀可聽見潺潺水聲。在跨過有魚兒悠游清澈的溪水流的小木橋旁,木造的簡樸攤棚上寫著「瑞香農園」四個大字。幾把新鮮的蔬菜恣意擺放在菜攤上,菜葉仍滴著水珠,充滿著泥土濕潤的氣息。若想購買,可別急著找尋老闆的蹤影,這裡採取「自助式找零」,投錢、取菜,買賣全憑顧客的良心。因考量到農忙時無暇顧及菜攤,便形成了這項有趣的慣例。

農園主人黃建國與其妻子張瑞香本在城市中從事餐飲業,後因健康狀況亮起紅燈,才選擇回歸山林務農,在養育他長大的這座山,原本種的是茶,但他改種菜。「一開始在門口擺個桌子賣菜,還常被人笑說在山上要賣給誰?。」張瑞香說道「但後來在山友間慢慢賣出口碑,之後還曾有大企業的董事長夫人專程來山上跟我們買菜呢!」

在深坑區農會與新北市政府的輔導與推廣下,假日時茶山古道入口前固定舉辦農夫市集,強調「地產地銷」-農民們直接在農園旁,販售自家的農產品。黃建國夫婦身為炮子崙農夫市集的一員,主要販售綠竹筍、珠蔥及香椿。事實上,綠竹筍可說是深坑地區栽種面積最廣的經濟作物,超過七成以上的農民為筍農。

「這兒的地形和水質很適合竹筍生長」黃建國說道,我相信這裡的水質真的夠好,因為流經他家旁的小溪,就有成群的小魚在嬉戲。堅持不使用農藥與化學肥料的他,曾獲得深坑農會「冠軍筍」與「甜筍王」兩項殊榮。夫婦倆低調的笑稱從不為比賽而種,堅持無毒農業只因自身也吃得安心。黃建國也積極研究各種提升農產品質的新方法,例如:他嘗試用果皮自製酵素,稀釋後澆灌在土裡,幫竹筍〝補一補〞,希望它長得更好更甜。當他打開他的秘密武器:三大桶自製天然酵素時,撲鼻而來的是濃郁水果酒的香氣,讓我們都快醉了。

04-2

「現在的農夫,不能只單靠一種作物就想養家,做法與觀念都要改變。」黃建國說。綠竹筍長的過大,就賣不出去了,怎麼辦?沒關係,轉個念,把它拿來醃製做脆筍,一點都不浪費,現在也變成他們農園的一個暢銷商品。

「現在炮子崙年輕人越來越少了,待在這的大多是像我們這樣的中、老年人」黃建國感慨道「地方的農業經營需要有區域特色,最好是能吸引遊客自行來山上買菜。對一些年事已高的農人們來說,也不需要額外花費時間、體力下山賣菜。」

語畢,夫婦倆熱誠的招呼我們至菜攤後的農園。園裡除了綠竹筍外,還種有小蒼蘭。這是這幾年來在此地推廣的新作物,之前炮子崙地區辦活動時,小蒼蘭花束作為歡迎賓客的禮物,也作為除農產品之外的另一種經濟作物。張瑞香快手的摘了幾朵扎成花束送給了我,黃色小巧的花瓣隨風搖曳,看來嬌弱美麗。在滿山綠林裡,吐露著幽微的清香,如同這山中的農人般,兀自地活出最自在的姿態。

外地人落戶寫出新的炮子崙故事

麵包窯的修行-伴山農莊
群山環繞的炮子崙裡,坐落著一間雅致的農莊。踏入屋內,五十坪的空間及挑高設計,讓整體環境看來寬敞舒適。裡頭的裝潢與擺設皆出自陳雨達、陳慧穎夫婦倆之手。兩人原先是在城市裡從事木工與室內設計,但卻因緣際會落腳在炮子崙的小山莊裡,自行築窯、手作麵包,開啟了一段山林中的烘焙修行之旅。
   

DSC_73422

「當初本來是想把這裡作為木工教室,卻因為一本書開始了我們與麵包的緣分」陳慧穎說道,她指指書架上頭一本名為「普瓦蘭麵包之書」的書。翻開書封的第一頁,上頭寫著法國普瓦蘭家族製作麵包的輝煌歷史。文末寫道普瓦蘭(Poilane)的第二代繼承人開著直升機載妻子前往離島的別墅時,不幸墜機身亡。營運大任便傳承給現今的第三代。「那時候看到這段時,心想原來賣麵包也能發展得這麼好,還能夠開私人飛機去小島度假。」陳慧穎笑道。這或許是玩笑話,但他們就這樣開始一頭埋入烘焙。

在仔細研讀完「普瓦蘭麵包之書」後,兩人也深為麵包所蘊含的文化深度所著迷。「每個國家都有自身的穀食文化,麵粉經過發酵後製成麵包、饅頭,餵養了幾世代的人類。」她說道「其實簡單的麵粉加水,就能製作麵包。最難的是控制品質。」剛接觸烘焙時,曾有老師傅建議他們添加一些膨鬆劑、香精,會讓麵包更加酥香鬆軟。但夫婦倆卻堅持不添加任何化學的改良劑,自行觀察麵糰的特性、上網研究、查詢書籍等,嘗試著自己培養天然酵母菌種。

DSC_71141

「酵母是我麵包的靈魂」陳雨達說道。他打開一箱近來培養的酵母,臉上滿是欣慰的神情。湊近一瞧,盒裡頭正啵啵冒泡。「我做麵包時,酵母跟麵粉的比例通常抓一比一。別人也許使用兩克商用酵母,我卻會放到一千克的天然酵母。雖然培養酵母很花費時間,但也造就了我們家麵包的特殊口感。」因為這樣的堅持,陳雨達的麵包無法大量生產,因為關鍵在於酵母的數量,唯有養出了足夠的酵母,他才能做出多少麵包。

要烤出好麵包,擁有一座好窯是必須的,而這也是每個麵包師最大的夢想。

當心中興起要蓋一座窯時,擁有木工師傅背景的陳雨達開始蒐集資料、觀摩現有的麵包窯,最後他決定挑戰蓋一座白窯!當時他僅能找到一張白窯的照片,更別說有更細節的構造圖可參考,不過他憑藉著過去的工程經驗(他蓋過Pizza窯),自行摸索研究、克服種種難題,最終打造出台灣唯一的白窯。坊間一般多見黑窯,因白窯的結構複雜、製作難度較高。黑窯直接在窯體內燃燒木材,待窯內達到可烘烤麵包的溫度時,還須先將窯內的灰燼清出才能將麵糰送進窯內烤,操作上費時費力相當不便;而白窯則將燃燒室置於窯面下,透過精密計算的空氣對流,以及爐喉輸送強大火力為窯體加溫。而且只要溫度一到,無須清理灰燼就可烘烤麵包。白窯也因能隨時調整窯內溫度,所以在使用上也較彈性。「造白窯最困難之處是沒有範本可供參考,就連國外的資料也相當稀少。」他說道「只能自己去研究窯的對流、斜度等原理,前前後後花了快一年的時間才完工。」

DSC_7327

「磚窯的耐火磚裡頭含有礦物質,遇熱會產生遠紅外線,讓麵糰從中心開始受熱,而非一般電烤的由外而內加熱,烤出來的麵包風味自然不同。」陳慧穎補充道。這麼一座絕世好窯自然也吸引了各方製作麵包的好手,今年(2016)三月,世界麵包冠軍吳寶春就帶領來自新加坡、韓國的麵包師傅,在伴山農莊進行一場烘焙的交流會。眾人選用台灣小麥及在地食材,利用陳雨達打造的白窯,烘烤出一個個香氣四溢的麵包。

從培養天然酵母菌種、揉麵團,到自行建造白窯,夫妻倆歷經了三年的摸索與碰撞期。這期間,即使身負養育孩子、家中長輩的經濟壓力,仍咬緊牙關借貸創業。

DSC_67201

懷著對烘焙的浪漫憧憬,兩人在這曠野綠林中開啟一段麵包的修練之旅。身為炮子崙的新住民,這對城市夫妻在此發掘了事業的第二春。咬下一口紮實的手工麵包,富有嚼勁的口感,蘊含濃厚的麵粉香,那是夢想發酵的美好滋味。

在傳統古樸中感受新舊交融的美好 
人們來到炮子崙,不但可以走訪百年草厝,品上一口人情味濃厚的熱茶。還能夠採買到新鮮的蔬果、享用香氣四溢的窯烤麵包。無論是在地的農人,或是新一代的住民,皆秉持著「職人」的精神,堅持自己熱愛的事物。看似傳統古樸的炮子崙,因為這些在山林間默默耕耘的人們,呈現出新舊交融的美好風貌。

DSC_715321

Ford Taiwan FB: https://www.facebook.com/FordTaiwan

Ford 官網: http://www.ford.com.tw/

Ford Love Taiwan移動全紀錄: http://lovetaiwan.ford-campaign.com.tw/

本文獲inDetail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www.indetail.com.tw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Ford』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