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監督政府合情合理,為何地方議會卻不敢開放直播?

人民監督政府合情合理,為何地方議會卻不敢開放直播?
Photo Credit: 高雄市政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學生進去直播的時候,學生會有自己的圈子,而他們一定也會很努力地想要讓直播被更多人看到,這時候議會當然就害怕了。

「這陣子感覺好多媒體的新聞都會附上立委質詢的影片喔。」P女說。

「對呀,我覺得這是好事。今天先不論一般民眾對這樣的訊息有沒有興趣,但越多媒體傳播,一般人民若想要了解國會的實際質詢第一手消息,也就會越容易。要求國會透明,應該是民主國家基本的要求。」T女點點頭。

「不過最近我看到一個新聞,才發現我們的地方議會也有不透明的問題。而且感覺非常嚴重。」

「喔!你是說花蓮大學生去地方議會直播,結果被趕出來的事情嗎?」

「沒錯,而且不只花蓮,澎湖也發生類似的事件。進去澎湖議會直播的人雖然沒有被警察架離,但是據說議長一直在看記者席,縣長還沒回答議員的質詢,就宣布散會。看新聞說是因為有人在直播,而有議員反對,所以不開放直播直接散會。」

「我想問個問題,我記得之前你有說過,在民主國家政府與人民都應該要遵守法律,特別是政府尤其必要,這個是程序正義的概念。那像花蓮議會,警察把學生強制驅離,有甚麼法源依據嗎?」T女問道。

「好問題,我覺得我們要從兩個層面來看這件事。第一個層面就是你說的,政府做這個事情,是依據甚麼法的?這個問的是現狀。而第二個層面則是如果於法有據,這個法是否合理?就第一個層面來說,地方議會開不開放民眾錄音錄影,要看各地方政府的規定。」

「也就是說議會開不開放這件事,不是由中央政府規定,而是看地方自己制定的規範嗎?」

「就現況來說,是這樣的沒錯。」P女點點頭,一邊攪拌著咖啡一邊說道。「 以花蓮縣議會議事規則裡的錄音錄影管理規則,裡面有提到,在沒有大會主席的許可下,任何人不可以在議場內錄音錄影。在這個規定之下,主席有權力要直播的學生離開會場。單純以於法有據來說,議會主席是被賦予有這樣的權限沒錯。但是呢...就第二層來說,我覺得站在人民的角度要去思考的是,這樣的限制是否合理?」

「我覺得以民主國家中人民有監督政府的權利與義務來說,這個限制當然是不合理的啊。打個比方,在公司老闆要怎麼監督自己的員工?大概有幾個方向,例如要員工寫工作日誌,或是透過主管觀察員工表現回報,或是就自己在上班的時間自己去觀察員工在做甚麼。員工受雇於公司,那老闆當然有權利了解員工上班都在幹嘛。

民主的意思是相對於君主,君主制度下,國家是屬於單一個人,單一家族的。但是在民主制度下,國家是所有人民的,人民才是主人,也可以說人民是國家的老闆,而不管是地方議員,國家立委,他們其實都是人民的僱員,也就是幫人民做事的公僕。他們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那自然人民也有權力監督他們。所以人民透過直播,錄音,錄影等手段想去達到監督的目的。這完全就是民主國家人民應該有的權利啊。如果我們覺得職員反對老闆監督是不合理的,那憑甚麼議員可以找藉口說不讓人民直接監督?」T女講完口有點渴,喝了口柳橙汁。

「是啊,而且我看花蓮縣議員王燕美的回應,也讓我很搖頭。他說:『除了高雄市外,全台各縣市都有不可錄音、錄影的旁聽規則,花蓮縣議會已經退一步,將議員質詢內容全部存檔,只要上網就看得到質詢、答詢情況。』」

「唉呦,講的好像恩賜一樣呢,他怎麼不說高雄市那樣才是典範,我們應該要學習他們透明開放的精神?」T女翻了一下白眼。

「而且衝著這句話,我去查了一下他所謂上網就看的到質詢答詢情況的資料到底在哪,結果呢,我從花蓮縣議會網站的議事錄議案查詢進去看,那個連結是有議事錄,但你知道嗎,他只有1946~2014年的資料。至於直播嗎,議會是有網路直播啦,但是也沒有歷史紀錄。也就是直播當下你沒看,事後也看不到。」

「真諷刺,這樣還敢想說上網就查得到質詢喔?監督政府就是要監督當下。而且既然網路都有直播了,那民眾進去直播他們到底怕甚麼?」

「他們就是抓準一般人不會那麼仔細去看議會網站啦。不然在我跟你說之前,你知道花蓮縣議會網站有提供直播連結嗎?」P女問。

「說真的,還真不知道耶。我甚至不知道新北議會有沒有直播...也從來沒有看過哪個議會去推廣過他們有議會直播可以看。」T女搖搖頭。

「但是當學生進去直播的時候,學生會有自己的圈子,而他們一定也會很努力地想要讓直播被更多人看到,這時候議會當然就害怕了。而且真要說啦,以利益交換來說,恐怕在地方議會比在立院發生的頻率要更高。你覺得當人民喊出議會要透明的時候,議員他們敢開放嗎?」

「 我想是不敢吧。但越是這樣,我覺得我們就應該喊得越大聲並更關注這個事情,這樣才有機會讓議會跟著變得開放透明。」

「沒錯!」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曾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