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搞清楚這個問題,別想申請上頂尖商學院

沒搞清楚這個問題,別想申請上頂尖商學院
Photo Credit: Katie Sayer@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申請者,把essay當成一個考題,試圖想找「正確的答案」。我認為,一旦你沒有在享受申請MBA的過程,你寫不出心裡的聲音,你的essay無法讓學校更了解你,Adcom只會看到你在寫「你認為他們想看的東西」。這其中的差異,如果我看得出來,Adcom也可以。

歡迎來到週一的「申請陪伴」專欄,我每個週一都會陪著目標想在今年申請MBA的你,想想現在要調整的心態、要做research的地方、要執行的細節、要準備的文件;希望在這專欄裡的每篇文章,都能讓你更清楚申請過程中會遇到、需注意的事項,幫助你順利進入理想的商學院。

上週三,我幫一個學生做免費評估,針對學經歷討論MBA落點,我都會問想要申請MBA的人,為什麼想要申請?那個學生回答:「我想要做管理顧問。」我再問他為什麼想做管顧,他說他聽朋友說過工作內容,聽起來「滿有趣的」,我問他哪裡有趣,感覺他沒有太多想法,停頓了很久。

其實這種情況不少見,對於只是在諮詢階段的學生,我也都會很「手下留情」,但是和我合作過的學生、經歷過模擬面試的學生就知道,如果只是因為想做管顧、想出國工作、想與世界菁英為伍,就要申請MBA,那就算我現在手下留情(我不會,我會一直逼問你),到面試也會被打槍的。

為什麼?因為做管顧、想出國工作、想與世界菁英為伍,這些都是 “what”,不是 “how” or “why”。

申請MBA,先找心中的三個同心圓(或許做每件事情都是)

一旦我和這個諮詢的學生開始合作,我會反過來問,我不會只問他MBA畢業後想要做什麼,我會問:你在乎什麼?你人生理想要完成什麼?很多人是「想要改變世界」—哪個部分的世界?環保?教育?政治?或者有些人想要「幫助別人」—幫助哪種人?窮人?開發中國家的人?這些都是好的問題、好的方向;這些是同心圓最核心的 “why”。你甚至要知道你為什麼要改變教育,幫助窮人,因為那是未來你在受阻時,讓你繼續前進的動力。

知道要改變教育,那要怎麼改變?這時候我們討論 “how”,改變教育需要工具,因為有策略的進行才事半功倍;改變教育需要人脈,希望連結西方的教育思想到亞洲的教育體制;改變教育需要先有影響力,因為政府體制下的教育最難改,有影響力就或許可以影響政府。這是同心圓中間那層 “how”。

你要想清楚大方向(why)以及所需要的能力(how),再往下走。

再來才是聊到,或許歐美MBA是其中一個途徑,可以讓你建立東西方人脈,或許管顧業也是其中一個途徑,我會先和他解釋管顧這份工作是什麼。舉例讓他知道,企業客戶有什麼疑難雜症,管理顧問怎麼抽絲剝繭、做分析、給建議,所以管顧業可以訓練他做任何事情可以有策略導向,或許做到管顧業的高層,就能有政府影響力,進而投入教育業,這是釐清同心圓的最外層 —“what”。

我發現,大概八成以上的學生,都有 “what”,或許有 “how”,但很少人有 “why”;我也發現,每年申請上HarvardStanfordWharton這些頂尖商學院的學生,幾乎都有 “why”。或許有些比較模糊,但是他們從大學以來,一直都有一個核心思想,做許多事情也是圍繞這個核心。也難怪Stanford萬年不變的第一題essay是“what matters most to you, and why?”

請你好好享受申請MBA的過程

我之所以熱愛我的工作,是因為我每年可以參與很多學生自我探索的過程,我需要修改essay、履歷表、推薦信,但那些都只是工具,南陽街代辦也都會做(Google translate也會),但是多數的時間,我都和學生用在討論每件事情的3個同心圓。

我念過Wharton,可以告訴你什麼是MBA可以給你的,我待過顧問業、金融業,可以告訴你產業裡的不同職位,分別可以讓你如何成長,所以我們也討論產業趨勢、世界/國家的經濟局勢,因為唯有把自己放在國際舞台、擁有國際視野,才能申請到頂尖的商學院。

我曾經有學生,本來完全不知道家族企業在做什麼,因為申請MBA,和爸媽討論家族企業的願景,進而喜歡上家族企業在做的事。發現家族企業可以幫助自己完成心中的那個 “why”,甚至可以更早完成,不用等到自己做到哪個其他企業的高階經理人,因為已經有爸媽幾十年來奠定的基礎,加上自己在MBA獲得的視野、解決問題的能力,幫助家族企業帶往下一個目標。他畢業後,實際上進入家族企業,爸媽還請我吃飯作為謝意。

許多申請者,把essay當成一個考題,試圖想找「正確的答案」,「因為大家都寫管顧業,那我要不要寫別的比較特別?」「現在是不是一定要寫創業,才能申請的上?」我認為,一旦你沒有在享受申請MBA的過程,你寫不出心裡的聲音,你的essay無法讓學校更了解你,Adcom只會看到你在寫「你認為他們想看的東西」。這其中的差異,如果我看得出來,Adcom也可以。

盡早問自己3個同心圓

很多成功的學生,都是在大學或更早,就開始有一個「初衷」,像我前面舉的例子,如果你很早就知道自己想改變教育,你選的社團、參加商業競賽做專案的發想、進入的公司,甚至申請MBA之前創的業,都可能圍繞著這個初衷。不管是增強自己某方面的能力,還是達到某階段性任務,你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大喊著「因為我最終想要改變教育」,這是學校欣賞的,頂尖商學院就是想要這種校友,因為你就是未來可能出現在Forbes、Times雜誌封面的那種領導者。

本週出了這個難題,試著問自己 “why”, “how”,最後才問 “what” 吧。下週我會告訴你,這3個同心圓,怎麼組織成你的essay架構,see you next Monday!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