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誰能收割民主?而誰又收編了慶典?談總統就職典禮「民主進行曲」臨時撤演事件

究竟誰能收割民主?而誰又收編了慶典?談總統就職典禮「民主進行曲」臨時撤演事件
Photo Credit: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以藝術展演形式表現,卻陷入真假藝術、社運之爭,除了討論總統就職典禮演出收編社運的不正當性外,藝術展演與政治間的微妙關係是否曾被深入討論,究竟是誰收割了誰?本文透過層層提問深入解析藝術與政治間的弔詭立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鼎云(藝術工作者)

香奈兒在巴黎2015春夏時裝周以「History is Her Story」為題,在演出的尾聲,所有模特兒並肩行列而出,舉著各色斗大標語,邁開步伐大喊口號,內容集中性別平權、女性自主獨立等語彙,本來就是攝影記者羅織的場合,此刻他們也成了服裝秀的參演者,衝上伸展台,緊貼著前線最慷慨激昂的抗議者,企圖捕捉最真實的一刻。

這是那場時裝秀的謝幕,觀眾不管是為了精緻的藝術展現而讚嘆,又或者是為了演出的創意歡欣鼓動。總之,抗爭場景上了時裝周的舞台,觀眾報以熱烈喝采,如果時尚產業能作為今日高度自由資本主義的具體象徵,那麼,抗爭的場景早已成為不可或缺的調味品。

German designer Karl Lagerfeld appears with models who stage a demonstration at the end of his Spring/Summer 2015 women's ready-to-wear collection for French fashion house Chanel in Paris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香奈兒模特兒並肩行列而出,舉著各色斗大標語,邁開步伐大喊口號

抗爭的方法與場景重現在各類藝術表現間重現之事時有所聞,近年如展演2012年的卡塞爾文件展的難民帳篷、劇場演出如流山兒事務所與樂塾《女人的和平》而在台灣近年亦有許多創作者,也以直接抗爭為形式或發想內容進行展演。

藝術表現取材抗爭場景並不罕見,講述歷史上爭鬥與壓迫更是時有所聞。說到這,那麼由特定表演藝術團體承辦的慶典、遊行,也應該是藝術表現的一種形式吧!

520總統就職典禮「民主進行曲」中演出抗爭橋段引發爭議,讓反對者再次走上街頭。他們描述政府如何收割了民主的果實,又細數當中有多少未盡之業,其指控方向圍繞著一場事實上還未發生的演出,那就像宣傳多時引頸期待的一部好萊塢電影,卻被有管道搶看的人爆光了雷,甚至迫使它取消演出。那些爆雷的人認為自己代表全體大眾,而片商也離奇地不想惹事生非,竟也順風取消演出。

13267823_688333111307177_6455500731236667294_n
photo credit :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
520總統就職典禮,國道收費員在陳情區抗議

主要承辦製作就職典禮展演節目的紙風車劇團,以遊行慶典的方式重新演繹台灣近十年來推動民主化過程的抗爭民主。乍聽之下似乎是個面對自身所處環境的鼓勵與反省,在展演真的發生之前,又有誰能夠對展演內容如此言之鑿鑿,譫狂道德適切與否呢?無奈,董事柯一正第一時間跳出來以紙風車概括承受擋下流彈,「民主進行曲」的抗爭片段終究只能取消。

是的!旋即「民主進行曲」的抗爭片段演出取消了。演出就在一個「人民」擇選出負責未來四年來治理「人民」的政府,與認為代表「人民」推動社會進步的運動團體們間給河蟹掉了,演出了一場以人民為大旗、以和為貴的鬧劇。這搓湯圓的成本,扎扎實實花的還是人民的稅錢,但演出不會發生。

他們會說,這些正在發生的不公、正在轉型的傷痛,又如何能被一黨之政府給概括攬功?然而,展演還未發生,其藝術語言、形式、象徵等等資訊與意識形態之傳遞,尚未得以被感受、被評論,又豈能驟下斷語。乍看上去,反而像是運動團體們與政府的智產權之爭,即便不是智產權之爭,也是正典詮釋權與話語權之爭。

就職典禮的展演活動是否注定是服務政治,甚至得服務特定執政政黨?還是只是我們的想像過於僵硬?又或者已深悉紙風車劇團的藝術表現必定黔驢技窮?即便如此,或許得等那演出真得發生,再就慶典的內容討論吧!另言,一黨之政府的批評,在目前總統制的憲政框架下,以此為破口,看似有理實則假議題。若這樣對抗的結構都說慷慨激昂地宣稱自己代表著人民,那麼誰又能有權宣稱當中民主進展歸功於誰?

當我們以多麼崇高的設計美學大張旗鼓地批評著福祿猴臃腫的身體與低劣的作工,談論著就職典禮的舞台設計如何充斥著大中國的意識形態之前,特定政治意識型態早已在無形間凌駕了藝術表現,這意識形態看似是以自由為名,而是強制與政治無涉,或是我們依舊習慣藝術應假裝與政治無涉。

事實上,台灣的藝術文化環境,十之八九的生產者或多或少仰賴政府的經濟支援一直是持續發生的現象,接公部門的展演標案也是其中的生存之道,這並不表示意識形態上就非得為政治服務不可。當藝術生產者開始密切地取材社會議題、甚至挪用抗爭場景已成常態。

Performers hold a banner and march during a parade to reflect Taiwan's history as part of an inauguration ceremony of Taiwan’s President Tsai Ing-wen in Taipei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就職典禮 民主進行曲演出片段

更甚者,台灣具指標性的藝術獎項-「台新藝術獎」還曾經直接將「318運動」「大腸花論壇」提名為年度重點作品,雖頗具爭議,然而也不能否認,我們正試著以更多樣的角度看待藝術表現的可能性,也像我們試著努力走向更複雜的民主體制一般。

然而,藝術的表現並不一定得永遠站在意識形態的少數、抵抗的那一方才能取得其正當性。若如此,那也是變向的另一種政治包袱吧!當然那些作品能被批判作法西斯美學、漢人中心史觀、片面攬功頌德等等。

但是,也得讓展演發生吧!在如今過分河蟹的社會裡,「民主進行曲」中被取消的抗爭片段成了一齣沒頭沒尾的當代鬧劇,當我們義憤填膺地爭執著民主的話語權時,誰又收編掉了慶典?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