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女星一吻掀風波,黑袍底下覺醒的女權逃離不了宗教束縛

伊朗女星一吻掀風波,黑袍底下覺醒的女權逃離不了宗教束縛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出生電影世家的萊拉哈塔米(左一),以《分居風暴》(A Separation)一片打開全球知名度,今年獲邀成為坎城影展的女性評審,但也衍生出吻臉頰風波。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第67屆坎城影展5月14日至25日在法國風光舉行,然而18日卻發生了插曲。擔任影展評審的伊朗女星萊拉哈塔米(Leila Hatami)在紅地毯上親吻影展榮譽主席賈可布臉頰的這一幕,被伊朗媒體捕捉,引起了伊朗官方的強烈不滿。

伊朗副文化部長努夏巴迪(Hossein Noushabadi)批評萊拉的不當舉止違反了伊斯蘭教義中的女性價值,讓伊朗國民難以接受,同時表示:「出席國際場合的人應注意伊朗民眾的信用及貞潔形象,別讓世界對伊朗女性留下不好的印象。」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朗女星法拉哈尼(GolshiftehFarahani)的美麗身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根據伊朗對伊斯蘭教法的詮釋,女性不得與家庭成員以外的男性有肌膚之親,而這也不是伊朗官方第一次厲聲指責來自伊朗的國際女星。2012年,伊朗女星法拉哈尼(Golshifteh Farahani),因替法國雜誌《費加洛夫人》拍攝裸照而觸怒了伊朗政府,從此被禁止踏入國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你是否曾想像過,伊朗女性在黑色面紗下的真實樣貌?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朗官方的發言,在女性權益高漲的今日不免令人震驚。而回憶我們腦中對伊斯蘭婦女的印象,似乎只有一片黑色頭巾(Hijab)與面紗(Niqab)下的模糊身影。但真實的她們,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

 1979年後,色彩褪盡的「東方巴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朗前皇后Soraya Esfandiary Bakhtiari的迷人樣貌,在1950年代受到萬人仰慕,照片中的她正優雅地坐在巴黎街頭。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許多人並不知道,1970年代,當伊朗還在國王巴列維統治下時,伊朗首都德黑蘭曾被稱為「東方巴黎」;當時的伊朗女性衣著風氣開放,伊朗王妃甚至被巴黎時尚界推崇為先鋒與模範。由於巴列維國王受美國扶持,讓伊朗國內的宗教情緒淡化,來自西方的酒吧、時尚與好萊塢文化也蔓延在伊朗街頭。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名伊朗女孩經過宗教領袖何梅尼的肖像旁,正是他讓伊朗重回伊斯蘭教義的懷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直到1979年一場宗教革命,流亡國外15年的宗教領袖何梅尼推翻了巴列維國王,建立起一個摒棄所有外國勢力干擾的伊斯蘭共和國,東方巴黎的顏色才逐漸褪去。對伊朗什葉派穆斯林而言,何梅尼是一個苦行禁慾的精神領袖,他摒棄了所有西方的價值觀,以可蘭經為至高法律,使伊朗回復到中世紀的政教合一。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伊朗革命爆發當年,尚未被要求以黑布遮蔽身影的伊朗女性上街抗議,為的就是爭取未來不需要活在伊斯蘭傳統服飾下的自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何梅尼告訴伊朗人民,在伊斯蘭的國度裡,「沒有嬉戲的餘地,每一件事都是認真嚴謹的。」他要求伊朗女性嚴格遵守著裝規範,臉和手以外的身體部位完全禁止暴露,更不得炫耀身材與飄逸長髮,在公開場合需要穿著傳統的黑色長袍與頭巾;而與陌生男性的肢體接觸也被嚴格禁止。

在過去女性服裝限制最嚴謹的時候,伊朗的公共場合甚至貼著「穿著端莊樸素的女性如同蚌殼內的珍珠(A oman modestly dressed is as a pearl in it’s shell)」這樣的標語。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朗風紀警察正在街頭逮捕一群不願意遵守女性服裝法律的女子。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然而伊朗女性對於限制並非全盤接收,在伊朗改革派人物穆罕默德.哈塔米擔任總統的8年中,女性的穿著又逐漸大膽,頭巾鮮豔奪目,甚至拋棄傳統長巾而披上了披風式長袍。然而這項風氣卻導致2006年《著裝法》的催生,伊朗政府以增加鮮豔衣物購買難度等方式倡導女性穿上樸素的傳統服飾,在強調「《著裝法》沒有強迫性,只是幫助人民抵抗西方文化的侵略。」的同時,卻派遣風紀警察上街警告穿著不符規定的女性。

Photo Credit: Jeanne Menj & Cie CC BY SA 2.0

伊朗女性的地位在伊斯蘭國家中不算低下,卻也說不上好。Photo Credit: Jeanne Menj & Cie CC BY SA 2.0

在魯哈尼政府當權後,女性權利雖有了進步,改變卻僅只於教義允許的範圍之內。政府推動的新家庭政策要求女性以家庭為重,提高了女性求職的困難,以公權力將女性排除就業市場之外;同時,儘管伊朗大學中女性比例高達60%,可選擇的課程卻遭受限制,難以發揮所長,使得伊朗女性的平均失業率是男性的兩倍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2年由伊朗政府舉辦的女性服裝秀中,大力倡導女性遵守樸素的美德。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此外,法律對伊朗男性也較為寬容,他們不僅可一夫四妻,更可與妻子以外的非處女者享有被稱為「臨時婚姻」的性交權。然而在繼承遺產與爭奪監護權時卻男優於女,女性若沒有丈夫的許可甚至無法出境,種種跡象都引起伊朗男女不平等的質疑聲浪。

靠人不如靠自己,權益覺醒的伊朗女性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群伊朗女球迷站在賽場外,手舉「我們想看自己的國家踢足球」的標語,抗議伊朗法律禁止女性觀看男性賽事。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除了工作與家庭的限制,伊朗甚至禁止女性在現場觀看男子運動比賽,這項禁令讓許多試圖觀賽的女性冒著被懲罰的危險喬裝成男性。2005年6月,大約100名伊朗婦女堵住了阿扎迪(Azadi,意為自由​​)體育場的入口,高唱「自由是我的權利,伊朗是我的國家」,經過與警衛5個小時的對峙後,大約50人被准許進場觀看下半場比賽,她們成為1979年之後第一批被允許進入體育場觀看比賽的伊朗婦女。

「我們想為自己的國家隊加油,但卻像乞丐一樣被擋在門外。難道我們的加油就不是加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來自女性主義組織Femen的全裸抗議者,在伊朗官方機構前抗議伊朗政府以石刑懲罰女性。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伊斯蘭刑法對女性也特別苛刻,法庭上一名婦女的證詞,對法官而言,可信度只有男性的一半;同時女性從9歲起就可以被判罪,男生卻從15歲起才需要負起法律刑責。

2006年,43歲喪夫的伊朗女子阿什蒂亞尼(Sakineh Mohammadi Ashtiani),被控與男子有「不正當關係」被判處以石頭投擲至死的石刑,殘忍的刑罰雖然引起國際抗議聲浪,阿什蒂亞尼仍於2010年被絞刑處死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因為希爾琳為難民、婦女和兒童爭取權利等方面所做出的貢獻,獲得2003年度諾貝爾和平獎,成為自1901年諾貝爾獎創立以來第一位獲此獎項的穆斯林婦女。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0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希爾琳.艾芭迪(Shirin Ebadi),也是伊朗女性地位低下的受害者。出生於1947年的希爾琳,曾在巴列維王朝擔任法官;然而在伊斯蘭革命後,新政府禁止女性擔任法官,於是她被貶為法庭書記;為此希爾琳立志取得私人律師執照,為女性權益發聲。

儘管受到政府打壓,甚至被沒收銀行帳戶與諾貝爾獎章,希爾琳仍致力於倡導女性人權。她表示,

「伊朗女性在反對政府的最前線,她們比男人更勇敢,因為她們不僅受到非民主國家政權的壓制,還要承受法律和社會對女性的歧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今希爾琳褪去頭巾,在世界各國為女性與弱勢繼續爭取權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希爾琳相信教育才是通往自由之路,然而伊朗法律卻規定女孩在13歲就能結婚,嚴重影響女性權益。她尖銳地指出

「伊斯蘭革命後,女性從此被剝奪了自我意識,變成了毫無能力、神經錯亂的次等生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伊朗女忍者培訓學校中,學生們被教導如何使用危險武器,並學會與自己對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此外,伊朗還出現特殊的女忍者培訓風潮,自1989年首所女忍者培訓學校成立開始,至今已有3500名伊朗女性接受過忍術培訓。忍術女教練法蒂瑪.穆阿邁爾則對此表示,忍術能幫助伊朗女性達到身心平衡,學會尊重自己,是伊朗女姓面對婚姻及社會歧視下最好的解毒劑。

面對女忍者熱潮,西方媒體則表示

「在一個對待女性如孩子般的社會,運動、尤其是武術,對她們而言,是一種表達獨立自主與力量的方式。」

「勿強加西方價值觀於伊朗女性之上」,伊朗政府反駁歧視女性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朗政府相當排斥西方價值觀入侵伊朗人民的思想。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面對外界對伊朗女性地位低下的批評聲浪,伊朗政府表示,一切法律與社會規範,都源自於對真主的信仰,宗教與伊斯蘭價值並不妨礙女性參與各類社會活動,如今伊朗女性不僅可證明自己在社會領域的能力,女性在家庭中的工作也被視為一場聖戰。而伊朗政府也大力抨擊美國、北歐等西方國家的女性不僅淪為男性的洩慾工具,甚至在家庭問題上迷失並陷入錯誤,嚴厲譴責西方的價值觀,將「落後、次等」等形象強加在伊朗女性之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朗女警們拿著催淚瓦斯以及警棍,壓制抗議的女性。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面對人權意識高漲而走上街頭的女性,伊朗官方甚至培訓了一群女警,在伊斯蘭教義「男女授受不親」的前提下,專門對抗這些女性抗爭者。目睹抗議現場的伊朗攝影師表示,女警們痛毆手舉「我們是沒有權的人類」、「我們要廢止反女性的法律」等標語的女性,最後更逮捕了數十名抗爭者。

「看見女警們痛毆女性,才是真正的災難。」目擊者這麼說著。

西方價值與伊斯蘭教義,伊朗無法逃避的現實難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伊朗模特兒們試穿著設計師訂製的華服,儘管她們必須學會遮掩自己的頭到腳趾,卻仍不放棄追求美的機會。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儘管法規與社會風俗沉重依舊,如今,在大城市或開明家庭長大的伊朗婦女,她們接受高等教育,披著色彩絢麗的頭巾,試著努力開創自己的一片天空。居住在英國的伊朗女記者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甚至創辦了「伊朗婦女的秘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粉絲團,讓伊斯蘭婦女勇敢上傳摘掉面紗與頭巾後的美麗照片,享受自己選擇的自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然而,居住在伊朗偏遠鄉村、出身低微的女性,仍必須遵循著來自宗教、法律與社會風俗的規範,度過生命中的每一天。

我們或許不該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伊朗女性,忽略根植於她們心中的文化與宗教,自以為是地教導她們什麼是自由;但是,過去伊朗人們嚴格遵守的宗教價值,在如今物慾橫流的社會正逐漸喪失,卻是今日的伊朗所必須面對的現實。